这个吻

    小桥耸耸肩,对不远处那位目光炯炯的黑人大汉挥挥手,转走进超市旁的Starbucks中。这时候已经快要8点,早错过了取车的时间,偏偏LA不像纽约,随手就可以招来一辆出租车。点了杯最甜腻的焦糖咖啡,她百无聊赖地搜索着移动电话中联系人的名单,打算找个人过来接自己回家。

    铃声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闪烁着浮现在荧光屏上。

    她茫然地点了一下按键。

    “嗨,知不知道我是谁?”

    温润低沉的声音里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郦小桥的嗓子有些发涩,在这种时刻,她最不希望听见的就是他的声音,最希望听见的,同样是他的声音。

    “傻瓜,这么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

    “我在圣塔莫妮卡的餐厅订了位子,想请你吃顿饭。”傅誉明温和地说。

    “我不去。”小桥立即拒绝,想了想又问,“哎,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现在有空?”

    “白瑗告诉我的。我们刚刚碰过面,现在他们都去Sugar跳舞了。”

    “白瑗那个家伙……她还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我跟她也不熟。她哥哥郁泰山是我的同学,我是上周刚认识她的。”

    “哦,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去跳舞。”

    傅誉明笑了笑,“本来是要去的,不过我已经推掉了那边的约会,就想请你吃顿饭而已。”

    小桥叹了一口气,“誉明,我不饿。况且我现在也不在家里。”

    “那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小桥茫然地看着座椅前走来走去的顾客,一瞬间竟有些恍惚,“我在哪儿呢?”她默默自问,“这些年来,我究竟走到什么地方去了……”

    “小桥?小桥你还在听吗?”店里的信号有些不好,傅誉明低沉的声音混合着沙沙的杂音,好像从某个被她遗忘的时空中传来。

    小桥握着移动电话走到室外,坐在人行道边的长椅中。

    “我在玫瑰木街,我的车送去附近的修理厂了,”她轻轻回答,“刚才错过了取车的时间……”

    话还没有说完,“嘀——”地一声,信号消失,原来是电池耗尽了。小桥合上电话,默默地低下头,双手抱紧膝盖。

    没过多久,感觉到有人在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头发,抬起头,傅誉明正含笑看着她。

    “外面凉,怎么不进去等?”

    “怕你找不到我……”

    傅誉明笑着摇摇头,“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饭。”

    “我真的不去了,我想回家。”小桥闷闷地说。

    “那好,我送你回家。”

    “餐厅那边怎么办?”

    “一会儿我打电话叫他们取消。”

    “哦。”

    傅誉明帮小桥打开车门,看着她坐好了,这才绕回驾驶座。“真不吃东西?前面有家店的Macaron很出名,我去买一点让你带回家吧。”

    “我不饿。”

    “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这样下去我不放心。”

    “誉明,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

    他无所谓地笑笑,“习惯了,看到你高兴,我就高兴。”

    “可是你都要回国了。回去之后,很快就会遇到一个好女孩,然后结婚生子,好好过你的生活,何必还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

    “怎么不说话?”

    “在我眼里,所有的女孩加在一起,都比不上郦小桥。”

    “别开玩笑了,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么,年底我就要结婚了!”

    傅誉明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问道,“你手上的戒指呢?”

    小桥怔了怔,低下头,呆呆地看着自己左手空空的无名指。

    “要结婚的话,怎么连订婚戒指都不戴了?”

    “我……”

    “小桥,你相不相信,我一直都是喜欢你的。从十三岁那年,你第一次坐在我旁的座位上开始,直到现在这一刻。或许以后也会如此吧。就算你突然出走,一个人无声无息地跑来加州读书,现在又宣布订婚……对我来说,一切都没有改变过。”

    小桥蹙着眉低下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文艺腔。”

    “文艺腔”是傅誉明从前最喜欢揶揄她的一个词,没想到现在反被用在自己上。

    “或者,我应该说‘我你’?可惜‘’是一个太大的字眼,恐怕你更加不肯接受。”

    他不再说话,小桥也安静下来,两个人各怀心事,默然坐在疾驰的汽车中,看窗外璀璨流动的灯火。

    就这样一路无言,没多久,车子便驶进了公寓停车场。

    小桥悄悄吁出一口气,伸手解开安全带,对傅誉明点了点头,“那么,下次再见吧。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以后要是有空的话,上去喝杯茶。”

    话一说出口,立即就后悔了。

    果然,傅誉明轻轻压住她的手,低声问道,“我今天就有空,只是不知道你的厨房里有没有多余的杯子?”

    小桥尴尬地笑了笑,她刚才不过是敷衍着说句客话而已,根本就没有邀他上楼的打算。

    那双深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地凝视着她,好像暗夜的海潮,眼底闪过某种令人心悸的光芒,如同投在激流漩涡中的星辰倒影。

    小桥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假装镇定的面孔。

    “你……”

    她动了动嘴唇,搭讪着想要再说些什么,傅誉明忽然伸手止住了她的言语。淡淡的烟草气息扑面而来,他低下头,一个温柔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

    他的唇温润炽烈,而她的却冰凉战抖,在这一瞬间,小桥的头脑中一片空白,她紧紧地闭上眼,任由对方俯在自己的唇齿间流连求索,厮磨纠缠。

    他的吻越来越深入,小桥感到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滞了,她的手指沿着紧锁的车门缓缓滑动,逐渐抚上侧边的玻璃窗,夜已经深了,停车场里冰凉如水的空气包裹着车内逐渐升温的气息,在这面玻璃隔板上凝出一层薄薄的水汽,触手一片冰凉。郦小桥纤细的指头划过白雾,在雾面上留下缭乱的痕迹。

    寒冷的触感令她清醒过来,一回过神,立即发现自己正软软地倚在车座边,傅誉明的吻已经离开她的唇畔,依次落在她的颈项间,沿着线条柔和的锁骨辗转而下,逐渐深入。小桥吃了一惊,暗暗挣扎起来。

    他的怀抱微微发烫,似乎有一股奔流的力在他的膛中翻腾,随着嘴唇与她肌肤间的接触,终于觅得了出口。感觉到了小桥的抗拒,他倏地抬起头,黢黑的眸子里闪着她从未见过的星光。

    “誉明,你……”

    “嘘,不要说话。”

重要声明:小说《爱,在阿拉斯加冰川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