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囚禁地下室1

    滴答……

    滴答……滴答……

    冰冷的水痕从潮湿的巨大石块组成的天花板缝隙间渗出,凝聚成水珠,在冷寂寥的空气中悄然掉落,在潮湿的长了些许青苔的冰冷粗糙湿透地板上溅开一朵小小的水花。

    潮湿暗,发霉,是这间房间里唯一的主调。

    唯有那高高的墙上,有一方小小的气窗,投进唯一的光亮。

    “好痛……”桑桑在全骨架像散了一下的痛楚中幽幽醒转,声音干哑,喉咙渴得像火烧一般。

    还隐隐发疼。

    好暗……这里是什么地方?用力的眨了眨酸涩的双眼,鼻端传来的暗潮湿味道让桑桑很厌恶,桑桑扶着晕眩的头,一手撑着地,撑着发虚的体坐起来。

    入目是昏暗得几乎看不见室内状况的空旷,一扇冰冷的巨大黑铁栏栅将桑桑与潮湿的石头阶梯分隔开来……

    “地下室?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记得……唔……”干涩的声音与喉咙干渴的灼感让桑桑皱起了眉头,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她混沌空白的脑袋,蓦然,她瞪大了双眼!

    “我没有死?!”她难以置信地双手抚上自己纤长的优美脖颈,脖子上隐隐作痛的肌肤告诉她独孤皇岈的残暴的确是真实的,而她没被他活生生掐死还活着也的确是千真万确的!

    那个撒旦暴君一样的男人,居然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那个恶魔一定有其他的恶毒企图正在暗中部署,她被关在这个冷潮湿的地下室极大的可能就是他折磨她的另一个前奏。

    想着,桑桑闭了闭眼睛,深深呼吸了几下,冷静地思考着。

    唯今之计,她也只能见招拆招,以不变应万变了。

    因为,她没有任何选择权。她的母亲在他的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一亿情人:撒旦,疼疼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