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囚笼2

    红|袖|言||小|说我们的家?

    讽刺,是囚笼吧!桑桑嘲讽而轻蔑地笑了,笑得极其的妖娆!

    “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就是独孤桑桑,洛桑桑这个名字,在今晚,会彻底的告别你。”他煽的轻轻啃咬着她的耳垂,森冷低笑!

    “记住,你要喊我‘哥哥’!”

    他唇上的弧度很是愉悦。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还要来的坚韧骄傲,单纯的羞辱办法是没有办法摧毁她的,要想彻底的摧毁她,就得先摧毁她的心理防线!‘哥哥’这个称呼,在他强要了她之后,对她而言,本就是变相的折磨和侮辱,也是最快最狠的攻击武器!

    独孤皇岈,你算什么哥哥?有哥哥会**自己的亲妹妹么?

    你的存在,简直就是对‘哥哥’这个称呼的一个污辱,你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加变态,魔鬼!

    桑桑眼含讽刺地看着他,并不说话,略带苍白的美丽樱唇上笑花依然妖娆绝美。

    经历过被迫由女孩转变成女人,而且大起大落之后,才十八岁的她,心智被迫飞速成熟甚至是苍老,也因为这样她上本来所带的那股青涩已经完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妩媚的冷然,一种对男人而言,非常、惑的纯天然散发的妩媚妖娆!

    “来,现在‘哥哥’带你好好地参观一下我们的家……”睇着她那张与她母亲洛欺水几乎八分相像的美丽俏颜,银色的冰魄双眸忽然染上一缕极其深沉可怕的冰冷,戾光流转如水银,独孤皇岈缓缓地笑了,那笑容之中,竟然带着凄厉的痛!

    说完,不等桑桑反应过来,他就狠狠的攥住她的手腕,毫不怜惜的拖着走!

重要声明:小说《一亿情人:撒旦,疼疼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