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变异体质

    红|袖|言||小|说独孤皇岈充耳不闻,径直在边坐下,手指探入怀中取出一把闪烁着银色光泽的小刀,抓住桑桑雪白的手腕,避开动脉轻轻的一划——

    立即,一丝鲜血溢了出来!

    但是几秒钟,被银色小刀划开的细小伤口竟然慢慢的消失了,桑桑手腕上的伤口,神奇得没有一丝瑕疵!

    要不是手腕上还残留着那一丝血丝告诉独孤皇岈事实,他还真以为自己没有划下去过!

    “……果然是家族里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变异体质,银材质伤害免疫。”独孤皇岈眼神复杂的收起小刀,俊美脸庞笼罩上了难得的郁,深沉地盯着桑桑肩膀上那个狰狞而血模糊流血不止的深深咬伤,只是……血脉先变异而不是先觉醒?这个况,恐怕整个家族历史上都没有吧?

    现在帮她觉醒?

    可是对他而言,她一辈子都不觉醒反而是好事,比较容易控制吧?而且,现在,也似乎不是帮她觉醒的时候……

    “莲娜,距离晚宴发表她存在的时间还有多少?”放下桑桑的手,独孤皇岈银色冰魄眼眸闪烁过一丝邪异的诡谲冷光,俊美五官之中隐隐散发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森然!

    “四十三分钟。”莲娜看了看手上的腕表,报出精确的数字。

    “那么,让她血脉半觉醒足够了。”独孤皇岈邪邪一笑,再一次取出那把银色小刀,撸起西装衣袖,避开动脉,在手臂上用力一划!

    顿时,殷红的鲜血如小溪一般溢出!

    “少爷!”莲娜惊呼一声,却见独孤皇岈朝她摆了摆手。

    “莲娜,去准备另外的可以遮住她肩膀上这个咬伤的有袖晚装。”他微冷着嗓音,将血流不止的手腕移到桑桑肩膀的伤口上空,眯着眼眸看着从手臂上的伤口溢出的鲜血,顺着手肘尖滴落,一滴又一滴的滴到桑桑肩膀的伤口上!

    异变,却在他的第一滴血滴落的之后就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亿情人:撒旦,疼疼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