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强行换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瓜子牙 书名:远古盘氏
    ‘吱~’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妇人打扮的女子,着朴素,有二十七八岁模样。其面颊秀美,给人一种温婉柔和的感觉。

    “小天,外面冷待会就别出去玩了!”女子进门后快速把门关上,虽然很快,但是还是一股刺骨的冷风吹了进来,让刚刚从被窝里探出脖子的小孩再次缩了进去。

    “恩!”小孩乖巧的点了点头,突然看见女子的手已经冻得发青,“娘,快把手放被窝里暖和暖和!”说着把被窝掀起一个小口。

    “还是小天疼娘!”女子调皮笑了笑,“但是不要后悔哦?”女子走到边,将手用力往里一插,“哇,好暖和!”

    小孩打了个激灵,“娘,你的手好凉!别放我肚子上!”

    “那放这?”

    “哈~哈~娘别挠我!”小孩开始在被窝里翻滚。

    “娘,别闹了!我投降!”小孩笑的满脸通红。

    女子罢手,给小孩盖了盖被子。“你先躺着吧,今天给你煮汤喝!”

    “恩!”小孩在被窝里缩了缩脖子。

    这小孩叫盘天,今年七岁,那女子是他的母亲林玉莲,是村里面公认的美女,而且人又贤惠,深受村里人欢迎。父亲盘震海是个猎人,天还没亮就出去了,说是看看下的上有没有抓到猎物。他们一家在村里属于外来户,据盘天所知他们是五年前搬过来的。至于为什么搬过来,从哪里搬过来,盘天一点印象没有。按他母亲的说法是,盘天那时候还不是记事的年纪。盘天也曾追问,得到的答案却模模糊糊,最后只能不了了之。父亲狩猎技术很高,家里从来没有断过。在北方严寒的冬天能够饿不死已经很幸运了。父亲为人很,常常将打的猎物分给那些没粮食过冬的村民,还常常教一些狩猎的知识给同村的猎人。因此一家人很受当地居民的欢迎。

    “小天,老婆!你看我逮到什么了!”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男子冲了进来,一野兽皮毛缝制的大衣上沾满了雪花,肩上还挂了一只野兔和好几只山鸡。

    “海哥,老是毛毛躁躁的!”正在做饭的李玉莲埋怨的看了盘震海一眼,把门关上,接着帮盘震海拍掉上的雪花。

    “爹,你回来了?”小天欢快的叫了一声。

    “嘿嘿~”盘震海傻笑了两声。“小天,不想知道我给你抓了什么吗?”说着向怀里摸了摸。

    “爹!什么好东西?”盘天有点按耐不住,子探出大半个被窝。

    “你看!”盘震海眨了眨眼,从怀中摸出一物。

    “雏鹰!”盘天兴奋的从上跳了下来,鞋也不穿就跑了过去。抱过雏鹰,不释手的样子。

    “小天!快穿上衣服,别着凉了!”林玉莲对这爷俩有些无语,“你们这爷俩啊,都一副德行!”。

    盘震海干笑了两声,“老婆,饭好了没?我饿了!”

    “就知道吃!”林玉莲瞥了他一眼,“好了,过来帮忙盛汤!”

    很快,一家人围在桌旁。“小鹰,来喝汤!”盘天小心的抱着雏鹰,将勺子里的汤吹了吹,放在雏鹰嘴旁。刚开始雏鹰还有所畏惧,不多久就开始无所畏惧的喝了起来,嘴敲的勺子‘啪啪响。’

    “爹,你说给小鹰起个什么名字好呢?”盘天抚摸着雏鹰的羽毛,抬头问,“叫墨羽怎么样?”

    “恩,好听的!”盘震海放下手中的碗,溺的摸了摸盘天的头。

    “快吃吧!饭菜快凉了!”林玉莲提醒道。

    ‘碰’正在这时候,门突然开了,冷风夹杂着雪花肆无忌惮的在满屋游走,原本温暖的小屋瞬间变成一间冷库。

    盘天一家人怔怔的望着门外,仿佛被定住了。门外传来“咔吱~咔吱”的声音,一位灰衣的老者如天人一般踏雪而来。

    看清这位老者的面容,盘天的眼睛一闪,一段段的破碎记忆在脑中不断拼凑起来,接着双眼双眼因愤怒而变得通红,大口喘着气,费力的喊道“恶魔!还我娘来!”说完盘天就像冲过去,突然发现自己的子被某种力量束缚住了,不能动弹。“恶魔!还我娘来!”

    老者脸上略显吃惊,接着一副狰狞的样子,“小家伙,没想到你竟然记得老朽!哈哈!”说完朝盘天一指,一道白光没入盘天前。这时无论盘天怎么吼叫都叫不出声来。

    “你是谁?”盘震海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惊,然后愤怒的吼道,“你对小天做了什么?”说完,盘震海奋力的动了动子,却发现自己的体也不能动弹。

    “小天你怎么了?”林玉莲在震惊中醒来,看见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的盘天急的大哭了出来。

    “你们急什么?他又不是你们的儿子!”老者不肖的看了林玉莲和盘震海一眼说,“我不会杀他!”

    老者狞笑望向盘天,接着说,“老朽会让他生死不如,要怪就怪他的父母吧!怪他们把你生下来!”

    “你为什么这么做?”盘震海愤怒的瞪着老者,“他只不过是孩子!就算是你跟他父母有仇,你也应该找他的父母算账,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好汉!”

    “求求你放了小天吧!”林玉莲已经涕不成声,“只要你放了孩子,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就算是死我也愿意!”

    “哈哈,你们的命在老朽眼里一毛不值!”老者凭空扔出一只半死不活的白虎,观其形体有壮牛体积的两倍般大小,毛鬃鲜亮而又坚

    “这时什么怪兽?”盘震海从大脑中寻找眼前怪物的信息却是一无所有,但从其威压上判断绝对是封将级以上实力,何况这还是在半死不活的况下。

    “这可是封侯初级的霸天虎!”老者得意的捋了捋胡须,“这可是老朽在域外战场服役的时候好不容易抓到的!”

    “封侯初级?”盘震海深深地吸了口气,接着满脸疑惑,“域外战场?”

    “哈哈,域外战场不是你等可以了解的!”老者得意的笑了笑,“那是强者的战场!”

    “你们两个安静点吧,”老者脸色一正说道,“这次来并非来取小家伙的命,只是为了取走其上的族脉之血。”

    “这跟杀了有什么差别!没有血人能活吗?”盘震海怒视着老者,满脸因恼怒变得通红。

    “哈哈,这你放心!我会给他换上兽血!”

    “你是个畜生!”盘震海眼神一怔,脸变得狰狞起来。

    “你们可以安静点了!”老者轻轻一拂衣袖,两股劲力分别向盘震海和林玉莲袭去,接着后者便晕了过去。

    “小家伙,好戏开始了!”老者狞笑的望向躺在地上的盘天。

    盘天睁大眼睛,冷冷的看着老者。

    “不要怕,老朽换血很熟练的!不会疼!”老者凭空拿出一把小刀和一个玉瓶,抓起盘天的右手,轻轻的在其手腕上划了一下,然后将玉瓶放在伤口下方。

    盘天只感觉手腕一凉,原本“砰、砰”跳个不停的心脏再次加快。

    “流的太慢了!”老者没有理会盘天杀人般的目光,左手往瓶底一拍,玉瓶的吸力瞬间大了几倍。原本断断续续流出的血液汇成一条粗线注入玉瓶。

    盘天感觉全量正在快速的向手腕聚集,呼吸也变的紧促起来,眼前的老者变的越来越模糊,口憋闷难耐。盘天张开口,用力的呼吸着。

    “竟然能住!”老者诧异的嘟囔了一句,“血应该流完了!”说完将硕壮如牛的霸天虎轻松扯了过来。也用刀在其后腿上划出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一缕黑色的液体流出。老者迅速将盘天手腕上的伤口与其对紧,接着用力在霸天虎上一拍,盘天便感到一股炽的液体通过手腕向全蔓延,接下来满刺痛席卷而来。“唔~”盘天再也无法忍受,想喊出来,却无法出声。

    “这可是我第一次给人换兽血!”老者兴致高涨的望着盘天。此时的盘天脖子以下腰以上的躯变得通红,而脖子以上及腰以下部分却是惨白之色,甚是骇人。原本不能动的体弓了起来。盘天的脸也因疼痛而变的扭曲,充满血丝的双眼外凸,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豆大的汗滴从脸颊划过,上的棉衣已经被汗液打透,紧紧的贴在上。

    “成了!”老者见盘天的体慢慢变得全部通红,马上将其手腕与霸天虎的后退分开,迅速捏了个手诀分别在盘天手腕和霸天虎后退一拍,只见伤口慢慢复合,留下一条浅浅的疤痕。

    接着老者凭空一抓,半死不活的霸天虎便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老者拍了拍手,满意的看着地上的盘天,就像欣赏自己完成的作品。

    盘天努力的睁开双眼,冷冷的盯着老者,张了张口。

    “小家伙!想报仇就来圣找老朽!老朽封号为嗜血王!”老者拍了拍衣袖,转走出小屋,“但是恐怕你没有什么机会了!过这一关再说吧!”说完,老者便消失在门外,只留下那寒风肆虐的吹着。

    盘天静静的躺在地上,神色黯然的望着屋顶,已经全麻木的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知觉。“我要死了吗?娘你还会回来吗?”

    一个模糊的记忆漂浮在眼前!

    那是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多的积雪将大地装饰成银白色。一大一小两个影从远处走来,近来一看,原来是一位女子和一个小孩。女子姿婀娜,乌黑的秀发没过腰间,秀丽的容颜,犹如天外仙女。小孩约莫四岁大小,双眼灵动,冻得通红的双颊,加上厚厚的棉衣,显得甚是可

    “天儿,冷不冷?”女子停了下来,蹲下子拂掉小孩上的落雪,温柔的说。

    “娘,不冷!”说完,便用力的朝手心哈了几口气。

    “天儿真乖!”女子怜惜的抓住小孩呼呼的小手,扣在手心。

    “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小孩用充满期待的眼神望着女子。

    女子的眼神变得黯然,“爹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不会回来了!娘陪你好不好!”

    “你恐怕陪不了他了!”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谁?”女子面色凝重的望向远处的一个角落。不久便走出一位着华服的中年男子,面色冷酷!

    “如果就你一个来了,是带不走我的!”女子看清走出的男子之后,脸色缓和起来。

    “那还有我们呢?”女子话刚说完,角落里又走出两位白须老者,其中说话的便是嗜血王。

    “两位长老?”女子脸色变得苍白,将小孩紧紧的抱在怀里。

    “凌依雪,你屡次轻蔑族规,不听族内长老劝言,私通他族,竟然还有了孽子,罪该当诛!”嗜血王眼中杀机毕露,大声吼道。

    “嗜血王,我等只是奉族长之命捉其回去,请勿多说无用之语。而且该不该杀并非你能定论,族长自有安排!”另一位长老双手负于背后,脸上无一丝表。说话老者的地位似乎比嗜血王高,目光平静的看了嗜血王一眼。

    嗜血王听后,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六长老,你就放我我跟孩子吧!”凌依雪自知无法抵抗,跪了下来,满脸凄凉。

    “雪儿,跟我回去吧!念在你爷爷的份上,族长不会难为你!”被称为六长老的叹了口气道。

    “六长老,孩子是无罪的!若是带回去,他们会杀了他!”凌依雪紧了紧抱着孩子的手,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一丝泪水流过面颊,双眼祈求的望着六长老。

    “娘,别哭!我不怕!”小孩伸出小手,擦掉凌依雪脸上的泪水,喃喃道。

    “孩子直接杀了得了,跟他罗嗦什么!”嗜血王在边上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把孩子找个地方安置下,你再随我们走如何!”六长老沉吟了一声道。嗜血王见六长老没有理会他,哼了一声走开了。

    “好!”凌依雪不舍得望着小孩。

重要声明:小说《远古盘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