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关羽断刀斩华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陆小灵 书名:吾乃吕奉先
    十八路诸侯原本来势汹汹,劳师动众会盟于虎牢关外。却被吕布于虎牢关下一战震慑得连连退兵至距关外三十里以外方才敢安营扎寨。炊烟袅袅,夜色降临。三月末的天气依旧有些寒冷,而关外一片平原,风势猎猎,一团团篝火跳动于木柴间,诠释着一种别样的活力。

    诸侯军的将士们都生火做饭忙的不亦乐乎,盘腿环坐在一起议论纷纷的无非便是今亲眼目睹的战神吕布的种种传闻和轶事。有些将士兴起便添油加醋,风生水起地说起了吕布从前的种种传说,听者皆惊呼不绝,心中想象的那个威猛形象近乎于神。

    而此时董卓人在洛阳城中,他心中依旧安心不下,毕竟数万大军虽然被吕布退,可依旧是兵临城下,未有散去的意思。他连忙遣人唤来吕布与华雄,过了没多久华雄先至,而吕布则领着陈宫一同前来了,稍作引荐:“此乃公台兄,我一门下客,有谋略故而随我前来。”

    董卓上下打量了陈宫一番,问道是一无名之辈,便未有理睬寒暄。他郑重地拍了拍两位大将的肩膀感叹地说:“哎——老夫这几真是食之甘味,夜不能寐啊!关外的这些个乱臣贼子将我的心闹得呦!我今夜奇袭他们的营寨,二位将军皆有万夫之勇,谁愿前往替老夫解忧?”

    吕布本也想速速交战,按照计划将诸侯盟军击退,随后才可以着手下一步的计划。于是乎他再便迈前一步开口请命,谁知他刚要向前,陈宫突然用手极其隐蔽地一把拽住了吕布的衣角,眼神余光向吕布眨了一下,吕布这便会意了,看来公台自有对策,于是他便站定未再有动作。

    华雄心中对这半路加入的吕布早有不满,他原本乃是董相国帐下第一猛将,自从这嚣张的吕布拜入董相国麾下后,自己便被冷落了不少。从前董卓经常遣人送些金银珠宝、歌舞女给那华雄,还时常在众人面前夸赞说“西凉猛将当属华雄”。一想起那时的自己多么的威风气派,走到哪里都被尊敬崇拜,然而这一切的赏识和重视都在吕布这个家伙出现之后被抢去了,军中无人会去理会董卓手下第二猛将是谁。

    此次奇袭无疑是一个证明自己价值的绝佳良机,于是华雄二话不说立刻站出来,单膝一跪双手一拱,信誓旦旦地说:“我华雄跟随相国征战多年,沙场之上功勋卓著,相国亦是对我恩宠有加,待我如子一般。故而今我愿领五千甲士趁夜奇袭敌军军寨。那群乌合之众我定叫他们知道西凉将士的大刀威力!相国勿躁,我这便去了!”说罢回轻蔑地看了眼吕布,提刀而出。

    华雄出城之时,正好是一更天,也就是夜晚八点上下。华雄引着五千甲士借着漆黑的夜色从侧边城门而出,皆不做声,悄悄前行,逐渐靠近了诸侯营寨。驻于最前的便是这次讨伐的始作俑者曹军的营寨。华雄左右观望这营寨四处的哨台布防,得意地笑曰:“想那曹阿瞒也不过如此,工事如此薄弱无章,极易冲垮。再瞧那岗哨上的军士都已倒头呼呼大睡,仅有几个巡逻岗哨则也懈怠地围坐篝火旁扯皮聊天,毫无警觉,可见曹浪得虚名,不通军事,不善治军。我今便好好地给他上一课!

    领着军士们再逐步近,仔细听那寨内安静无声,想必敌军士卒今出战疲劳,皆已酣然入睡,毫无反抗之力。

    华雄心中暗喜:哼哼!待我奇袭成功,斩下袁绍曹等人的首级后,定叫相国刮目相看,让他好好弄清楚谁才是第一猛将!于是他迫不及待地高举令旗,猛地向前一挥,顷刻五千甲士顿时起冲杀入寨,顿时喊杀大作,大肆冲进寨中。华雄一人奔在最前口中喊声如雷,撞进大帐之中顿时一惊!军营的士卒大帐竟无一人,空空如也,而那篝火却还冒出一丝余的烟气。华雄先是脑中空白一片,不知敌人都去了何处。突然才醒悟察觉到自己已然中了曹诡计,夺门冲出帐外,刚下令立即撤退。可是眼前已经是一片火光冲天,而四周敌军步卒装备严整,气势如虹地从四面八方包夹而至,军寨的入门早已变成一片火海,奇袭军士皆困于营中,无路逃生。

    华雄这时已然惊慌失措,突然看到数骑大将冲杀过来,猎猎作响的迎面而来的两面军旗上清晰地写着“夏侯”和“关”字,再定睛一看,来将之一正是那曹手下大将夏侯渊挥刀而至,华雄举刀相拼,被其策马顺势带倒。而另外那一员将军亦快马杀至,只见此将人高马大着实雄伟,且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上眉卧蚕,相貌堂堂,气宇轩昂,英气人。其手中大刀呼啸而来,毫不留

    华雄见状惊为天人,只得本能地想要举起武器作势招架,横在前。只听到尖利地一声金属撞击,华雄手中之刀断成两截砸在了地上,而那华雄也形同此刀,当场首异处!那张血淋淋的脸上,还清晰地看见一双瞪得滚圆的眼睛,一脸的无可置信模样。

    华雄所部五千甲士尽数或俘或死,几乎无一人幸免。在尸横遍野的营寨里,曹与刘备立在一旁,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皆是一脸不出我所料的神态。原来曹早就有所预料,他知董卓必然心中焦躁不安,定会派人前来偷袭,故而联合了刘备,每各出一将领兵数千伏于假营寨外。而这华雄便不幸地成为了今守夜的夏侯渊与关羽的刀下亡魂了。

    消息很快就回报到了董卓那里,那时刚至二更天,大约夜晚十一点上下。董卓听后暴跳如雷,心疼不已,虽然最近他对华雄稍有冷落,可是这员大将一直跟随自己东征西战,感也是非常深厚的。如今就这样尸骨无存地被斩杀了,实在是悲伤万分,更是咬牙切齿怒火难消。

    董卓双手干搓了一把脸,稳定了下绪后,看着一旁神色镇定的吕布和陈宫,董卓问道:“如今可该如何是好?此般他们大获全胜,明看来又要来犯,该当如何应付?”

    此时陈宫站了出来,神严肃地说:“相国若是真想退敌,我有一计,可是却很是为难,故而迟迟不敢进言。”

    “你且大胆说与我听,我定然不会怪罪于你。”

    “相国可知为何吕布将军不敢与那些诸侯兵阵交戈?实在是因为手中兵力残缺,新募兵勇皆不可当用,此时吕将军纵然可呼啸于万军之众,麾下却只那寥寥千余骑而已,实在难以成事。我乃吕将军一门下客,却大胆假想若是将军出战,领一万精骑于那十八镇间冲杀挥舞一回,数万诸侯军尽会丢盔卸甲狼狈而退,再不敢进犯相国!”

    “你这儒生胆子倒是很大,却说得有些道理。我着实用人有些过于胆怯小心了,奉先平里恪尽职守,关键之时更是舍命救我,其忠可鉴。我却未曾拨于他一兵一卒,实乃老夫用人之错也。好!吕布听令!”

    吕布低头跪听,心中暗赞:公台真是善于攻心的细巧之人,心思细腻言语婉转,未有提及董卓半句,却将他说得自认理亏,实在高明高明!

    “本相以吕布为奋威将军,假节,仪比三司,进封温侯!另拨西凉精锐铁骑一万于奋威将军吕布作其本部人马调用!”说着董卓一脸信任地将虎符交予吕布。

    “谢相国赏识之恩!吾吕奉先必以退敌而报相国之恩!”吕布双手接过金光灿灿的虎符,心中顿时已经爽上了天,一万西凉铁骑归吕布作本部人马,便是说打完了这场仗,这些人马依旧是归吕布的,实在是一个巨大的军事实力的飞跃。一切尽如公台四方略所言顺利进行着!

    言罢,吕布与陈宫便退了下去,陈宫催促吕布速速上马去调集那拨下的一万精骑,马上要采取行动。于行路间,陈宫解释说:“眼下将过三更,将军待至四更天,再率五千精骑去突袭诸侯营寨,定可大获全胜!现在时间紧迫,行动细节以及这此中玄机,我事后再解释给你听。”

    真是一语惊人,吕布听完便有所领悟,懂了六七分,遂而看着公台脸上的自信之色笑道:“公台啊公台,你的谋略天上实有敌手可与你匹敌,可你这攻心奇术真乃一绝啊!”

    只瞧这两人驱马快步驰向城中军营,知四更之时诸侯营中将是何种景,静待下回分解。

    ps:本书目前渐入佳境,历史新人新书榜上有名,往各位读者可以支持我的这一本书。你们的推荐和点击,就是我努力和坚持的力量源泉!真心感谢各位了!

重要声明:小说《吾乃吕奉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