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万事俱备造时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陆小灵 书名:吾乃吕奉先
    自那夜陈公台将四方略告知于吕布,吕布便开始着手各方面的行动。在其余的问题上,吕布以为都还没有到刻不容缓的地步,但是经济钱粮的方面,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着有哪家富豪愿意资助他的大业,殊不知一位大财主便在他的边。

    一,有一衣冠高贵的四旬男人前来拜访吕布,还带来了五大马车的绫罗绸缎,金银器皿和珍奇异宝。那些金光闪闪的财物照得吕布有些晃眼,他却不知眼前这位男子到底是谁。

    那四旬男子进了门后开口说道:“在下甄逸,甄宓之父,在此拜见吕将军了!将军一表人才,一英雄之气令人赞叹,小女能得将军戴实属幸事!今略备薄礼前来拜会将军!”

    吕布一听原来是老丈人,其实他与甄宓并未婚嫁,原本他们二人算作是私奔而走。可是没过几吕布便一跃龙门,成了董卓麾下的重臣,甄家也不该造次只得作罢,言语间认同了两人的关系。

    吕布这才突然意识到一个天大的机会正摆在他面前,莫非“卫鲁甄糜”四大富商中的甄就是小宓的甄家?这可真乃天赐良机,既然自己的名义妻子是甄家小女,那么甄家与自己就可以算作是一条船上的。吕布连忙请甄逸进屋详谈。

    言语交流间,吕布逐渐将自己的想法透露了一些给甄逸,而甄逸毕竟是个高明的商人,像他这般的大商贾,整个冀州的商业大多都归甄家所有。如果能够得到一些强势诸侯的扶持,那么他们做起生意来也就不会有诸多障碍和危险了,又有哪群山贼敢抢劫政府保护下的商队呢?

    两人觥筹交错间,便达成了非常默契的协议,一方提供必要的钱粮物资,一方提供政治和军事上的有力支持,双方互利共赢,都得到了自己所想得到的东西。

    甄宓后来与自己父亲相见,只瞧那甄逸眼中满是怜和疼惜之,多番嘱咐安排,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过得好过得幸福。临走时甄逸更是眼眶泛着泪水,甄宓本是感触无多,毕竟并非自己真正的父亲,可是听着那么多暖心朴实的话语,也甚为感动。

    甄逸走后,吕布笑呵呵地看着五大车价值连城的各种礼品,一把搂过了甄宓,又好气又好笑地问:“你家那么有钱,为什么之前都不告诉我!?”

    “我觉得还好吧……一直都这样啊。”甄宓很淡定,她确实是贵气之命,从前是洛氏千金,转世而来又成了四大富豪甄家小女,此命不知要羡煞多少人。

    吕布脑中开始盘算起,目前各项计划皆在有序的实施,只需再等几个月,一来可以让高顺的陷阵营和龚都的狼卫训练有些成效;而来他便可以开始着手引导董卓走向他的毁灭之路了……

    光如剑,岁月如梭,一转眼已至190年,万物萌生,草木繁荣,河流解冻,阳光普照。而那董卓在此期间不断地一次又一次触及全天下的容忍底线,他享特权,先是赞拜不名,而后又剑履上,朝堂百官皆心里不满却皆畏惧其势,无人敢出言反对。

    司徒王在百官之中威信较高,每每董卓想得寸进尺,便度至王面前,阳怪气地问道:“王司徒觉得本相国这么做,妥与不妥?”王皆浑颤抖,每每也总回应:“老臣……以为……甚是妥当!”百官威望之所在亦如此惧怕董卓,何况他人?

    半年之内,吕布检阅了“陷阵营”和“狼营”。两支军队虽然都在高顺和张辽的训练下有了很好的提升,算是中规中矩,可是离吕布所想的还有些距离。吕布立于点将台上,将手下的方天画戟重重杵在地上,高声喝道:“你们这群没精打采的废物!你们给我听着!我吕奉先有我自己珍惜和护的人在,我要保护他们,我要给他们幸福,所以我骑着赤兔马举着方天画戟四处作战!你们这幅样子对得起你们的父母妻女吗?你们这样还怎么能够保护得了他们?!啊!诸位将士!请你们相信我吕奉先!我只要有一群虎狼之师,天下便没有任何诸侯是我的对手,我会创造一个崭新的能够让你们的家人幸福安定的生活!所以!你们这群没用的家伙!给我打起精神!男人,应该要像狼一样凶狠!为了你们的家人!都TMD给我吼出声来!!!让我感受到你们的愤怒!”

    顷刻之间,台下万余军士皆群激奋,他们高举着手中的武器,用尽力气振臂嘶吼着咆哮着发泄着。喊声响彻云霄,气魄震慑山河,威风之势无人可挡,整个校场如同火山积蓄千年终于裂土喷发而出,这些将士们心里的积怨,压抑的痛苦和悲伤都在这一刻发泄了出来!他们的脑中回想着儿女挨饿的可怜;父母重病无人医的悲哀;妻子被兵匪污后惨烈自尽的惨状,他们再也无法压抑和控制他们的满腔怒火了!这一刻,吕布终于在这些将士脸上看到了他要的东西——如同狼一样锋利坚定的眼神!

    从那以后,吕布的军队也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军魂与信仰。一支军队只要军魂犹在,那么这支军队就将悍勇无比,大杀四方,永不退缩!即使战至一兵一卒,也要与敌同归于尽才可罢休,这便是王者之师的军魂所在了!

    张辽、高顺和龚都也都是激动地无能自已,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高举挥舞着,嘶喊着。在他们心中,这个吕布的形象更加的高大,更加让他们钦佩和拜服。他们越来越坚信,跟着这个男人去闯天下,他们将会有一番激不拘,洋洋洒洒的豪迈人生!

    再说到董卓,一他从朝堂回来后便一直面色黑沉,一言不发。吕布瞧见后便上前问道:“相国为何事气恼?”

    “哼!那刘辩小皇帝反了天了,我让他封我为郿侯,他居然敢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不合适!哼!真是胆大包天!气死老夫了!”董卓拍桌顿足,好像恨不得将那刘辩小儿生吞活剥。

    吕布向前迈近一步,在董卓耳畔低语了几句,董卓听着表大变,转怒为喜,眼珠一转顿时好像如获至宝一般高兴,拍起手掌仰头笑道:“奉先啊奉先,高明啊高明!如此一来,天下尽听我一人之言啦!哈哈——”

    吕布心中暗笑,非我高明,真正高明的是陈宫,一切的计划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或许溺于权利漩涡里的人大多都会如此愚蠢吧,毕竟惑太大以至于**超过了理智,做出了毁灭自己的行为。

    翌在朝,董卓对朝上百官以压倒的口吻说:“当今天子暗弱无能,不足以君临天下!我废之,奉陈留王刘协为帝!可有谁不从乎?”

    阶下尚书丁管再也忍不住了!立起来指着董卓训斥道:“国贼董卓!你祸乱朝廷,危害百姓,窃居龙庭,****,可谓无恶不作!如今居然废天子,大逆不道!我这便与你拼了!”说罢丁管赤手空拳便要冲上前去扑向董卓,怎想刚刚近,董卓抽出佩剑狠狠地一捅,手再一松,一具尸体翻滚到台阶下。朝堂即可鸦雀无声,再无一人敢言,皆奉旨拜服。

    此事很快便天下皆知,骁骑校尉曹此时正在陈留散家财招兵勇,听闻到这个消息后着实气恼,却也因为实力微薄不知该如何是好。而此刻一卷竹简由一小童送至曹府上,曹打开一阅:“当今朝野,贼当道。文武百官,无人敢言。天子年幼,董卓掌权。百姓罹难,道义沦丧。天理不容,谁与声张?骁骑校尉,曹家孟德。讨逆檄文,广发天下。诸侯齐聚,会于关东。冲破虎牢,进得洛阳。营救天子,以保汉业。汝之武功,名垂青史!”此简未有署名。

    曹读后,恍然大悟,心中思量起来。虽然心里也有些疑惑此信来历,可是思来想去对己而言有利无弊,此乃是一绝佳良机,于是便未再深而细想。遂而提笔书写讨贼檄文,命人抄袭数份,暗中秘密发至各地诸侯处。

    此时此刻吕布府上,黄莺在树枝丫间歌鸣,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而他正与陈宫对弈于花苑之中,两人美酒互斟不亦乐乎。时而院墙之外熙攘纷乱,百姓皆议论不决,院内此两人则抬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重要声明:小说《吾乃吕奉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