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略施小计征兵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陆小灵 书名:吾乃吕奉先
    最近几天因为再没有那么多烦心的事,吕布的伤势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睡了个大懒觉直到中午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哇!什么!嗯!?小宓!你睡我榻上干嘛!?”吕布一下子惊起,发现甄宓玉臂香肩外露,正睡在吕布的怀里。

    只瞧甄宓慵懒得看了眼吕布,又闭上眼赖在他上说道:“等下我就让你的小孔绫知道,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嘿嘿——!”这个死甄宓,闭着眼睛笑起来,又妩媚又憨傻,真是耐人寻味呀。

    吕布傻愣愣地看了她一会儿,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喜欢,俯下子又亲了她额头一下,便穿衣起了。刚踏出房门,吸了两口新鲜口气,正觉肚子有些饿,就闻到了不远处有很想的食物香气,一时饕餮之大起。吕布便一路嗅着香味寻找过去,在回廊上遇到了端着一碗腾腾的粥的孔绫。

    “大哥,你起啦!你好睡懒觉喔!我刚才给你煮了粥,你闻闻,很香吧?这叫山珍蕨菜莲子膳粥。给刀伤刚愈合的人喝最好了,既不油腻也不淡味,非常好吃,来来来!”孔绫一边介绍着,一边就把吕布拖进了自己房间。

    吕布很是窝心,美滋滋地喝着孔绫给他准备的粥,一脸享受的样子。孔绫冷不防问了一句:“大哥,昨天你……们睡得好吗?”

    吕布差点没把粥喷出来,他本来打算用顺其自然的方法让两个女孩子变成好朋友,这样他就可以少很多的烦恼。不过就目前而言,况很不顺利,他更是不知如何选择,一个是从前便有因缘如今前缘重修,而且甄宓对他着实有有意,得轰轰烈烈;而这个神秘的小丫头孔绫,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却是乖巧伶俐,很善于讨好吕布,而且她懂吕布的心,曾在平遥城楼上陪伴吕布度过了最为自责愧疚的一晚。

    吕布尴尬一笑:“睡得好的,不过我完全不知!”

    “大哥,孔绫的命是大哥救的,所以孔绫愿意一辈子照顾大哥,为大哥煮饭洗衣,为大哥做一切都可以。甄姐姐高贵端庄,天仙之貌,我自知不如她,所以大哥不用太过介意,只要别将孔绫赶出家门就好了。”孔绫说着说着泪水就在眼眶中打起了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仍是谁都会不由自主地去疼惜她。

    “大哥保证,会一直一直陪住小孔绫的,不用担心。”随机吕布又在孔绫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吕布本还要说些什么,突然听见高顺在园中呼喊着自己,便知他们的计策经行的很顺利,消息看来已经来了。

    “吕将军,张将军已然得手,董相国想必马上就会听到粮草辎重被劫的消息,我们这就进宫去吧!”

    “哈哈,很好!我们这就出发!”

    进了皇宫,直接去到了议事堂,果然看到董卓正大发雷霆地训斥着粮草押运官,一卷竹简重重摔在浑颤栗,两腿发抖的粮草押运官上,喝道:“那帮黄巾贼匪!看老夫怎么将他们活活捏死!!居然劫粮草劫到我董卓头上来了!”

    吕布见时机正巧,立即跨步上去,双手一拱道:“臣也刚听闻消息,请主公莫要恼怒!这些黄巾贼匪有胆量敢劫主公您的粮草,说明他们还是有些实力在的,让他们在关东继续猖獗下去,未来我军的粮草运输会出现很大的影响。所以臣请命出战歼灭这支黄巾乱党,以绝后患!”

    董卓本就恨得牙痒痒,吕布主动请战,立刻便答应下来,并吩咐要将他们尽数杀光,不要留一个活口。

    吕布又问:“主公,我麾下共只有四千不到的兵马,实在是不够应战,而自知布刚入主公麾下,不敢擅自募兵,还请主公定夺。”

    “我知你忠心,募兵之事,老夫应了,你且去吧!”

    吕布应诺后,便退下了。别看这么一问一答,董卓答得轻描淡写,好像是件小事没有必要询问他的意见一般。实则不然,董卓可不是会被随便糊弄的主儿,何况他边还有个李儒,一旦发现有人私自募兵,那到时好不容易挨刀换来的信任便全部打了水漂。所以吕布等人的一举一动都必须小心谨慎,丝毫不可懈怠毛躁。

    回到自己府上,先前假扮黄巾劫走粮草的张辽已完成了任务在府堂中等候,见到吕布便报告:“所有辎重物资皆妥善存放于城外暗仓中,请放心将军放心。”

    吕布微微点头,这就要下达军令:

    “高顺将军听命,此次围剿黄巾贼匪,你不用出战,去各地为你的‘陷阵营’募兵,将队伍扩充到五千,并负责训练兵士。”

    “张辽将军点齐你本部一千虎贲步兵,明一早便随我一同前去围剿黄巾!”

    “这……吕将军,这股黄巾军势可不弱啊,我担心三千兵马不足以抗衡。”高顺担心地建议道。

    “哈哈——区区黄巾,高将军可知去年我于平遥古城率领五千兵士大胜两万郭太黄巾的事?明一早我便发兵,定然摧枯拉朽早早凯旋而归。你且放心去做好募兵和训练工作,未来这个‘陷阵营’可是我的中坚力量啊!”吕布未有接受高顺的意见,在他看来目前扩充军队才是最为重要的事,围剿黄巾不过是为了募兵而做的幌子,何须在意。

    当夜晚,吕布一人闲来无事,便一人骑着赤兔马去到了离洛阳不远的万山湖散心。他驾着赤兔缓缓行于湖边,瞧见前方湖边有一悬台,台上有一中年人正在钓鱼,不由得有些好奇地靠近观看。

    把马栓好,走到那中年人边坐了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嗯——真是空气清新环境怡人。兄台——咦?兄台为何独自在此钓鱼,还效仿那姜太公直钩无饵垂钓?”吕布仔细一看才发现此人仪态沉着,双眼闭起好似在思索什么问题一般,他并没有理会吕布的问题,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吕布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双腿蜷起,双臂环抱,蜷坐于旁。脑中则开始回想起自己来到这个时代以后发生的各种事,遇到的各种人,虽然其中夹杂着许多悲伤和辛酸,还有诸多的残忍,但是也让吕布懂得了很多,看透了很多。不自觉地口中复述出了那句“水深火兮凭空出世谁与争四方,太平盛世兮拂袖绝尘需谁治天下。”

    “哈哈——”一声开怀的大笑倒是把吕布吓得不轻,“我说兄台,能不能别这样一惊一乍,人吓人,容易吓死人。”

    “你能够说得出这番话,看来你对于这时局的分析可谓极其透彻,眼光独到,在下可以断言,当今能如你这般预见时局者不会超过五人。”那中年男人非常充满自信地说着,好似他已经完全看出了那两句的深意,更对当下的时局看得非常清晰明确。吕布此时才看清了那中年男人的眼睛,那是一双深沉的,里面藏着一股说不清的狂乱气息,好似注定了他的不平凡。

    吕布有些惊讶,因为他自己能有这番预见完全属于历史事实,所以并不稀奇;可是对于眼前这人,他不仅智慧不凡,且能够真正拨开迷雾看到未来的发展趋势,可谓大才之人!

    “先生您既然在此效仿姜太公,想必也是等着愿者来寻吧?”吕布有心与他结交,此等人才正是他所急需的能够为他出谋划策,定立宏图方略的人物。

    “我乃西羽居士,隐居山林,未有出仕之心。”依旧是那样的深沉淡定。

    “西羽居士,你既然也知天下纷乱民不聊生,还百姓富足天下,只得破而后立,为何却不愿意出仕辅佐仁义之君,行此道呢?”吕布甚为不解,明明与他志向相同,却宁愿隐居山林过着清贫子,都不愿发挥其才能救济天下。

    “你可知行此道需承受多少常人不能承受的苦难?并非我不愿出仕,只是未遇仁主罢了,当下只求明哲保。”

    吕布不再劝说,他也知自己居于董卓之下,此人更加不会出山帮自己。若是未来自成霸业后还与这西羽居士有缘,到了那时再请他出山吧。吕布这便起离开,而那中年男人已久面色淡然深沉地闭上眼睛,直钩垂钓着。

重要声明:小说《吾乃吕奉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