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归顺董卓建功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陆小灵 书名:吾乃吕奉先
    就在吕布飞奔出温明园的同时,董卓顿时哈哈一笑,指着李儒翘起了大拇指。原来他们根本不知甄宓躲藏在何处,只是为了要杀丁原,故意设计骗走了吕布。可见这李儒果然极为险狡诈,一眼就能够看穿吕布的软肋,并加以利用,不得不说其谋略攻心之术甚为高明。

    只见那傲慢的董卓也不言语,就轻轻地朝侍卫们挥了挥手,两名御林侍卫立刻冲上前去将那丁原压倒在案几上,五花大绑后粗鲁地拖出了温明园。

    丁原口中不停地叫道:“你这西凉猪狗之辈!狼子野心人皆尽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董卓呵呵一声冷笑:“等你做了鬼再说吧!”

    亲眼目睹了执金吾丁建阳如此凄惨的结果,其他大臣皆是胆战心惊,一部分的刚直君子心中忿忿不平,决意弃官隐居;而另一部分的懦弱小人则心中惧怕董卓,盘算着应该如何献媚奉承,不仅可以保住小命,说不定对上了董卓的胃口,还可加官晋爵也说不定。

    宴席散去后,李儒找了僻静之处对董卓建议说:“相国,今天见那吕布,果然如传闻一般,英武非凡,有万夫不当之勇,然臣听闻他虽勇武,却是个见利忘义之徒。相国您现在坐拥天下兵马,而未来若有人敢反抗相国,目前就那李傕郭汜之辈实在难当重用,若能得此威猛之将,那些叛贼岂不皆可视为鼠蚁,然相国之霸业无忧矣!”

    董卓眼珠一转,顿时贪婪幻念涌上心头,笑着问:“那依你所言,该如何行事?”

    “先勿将那丁原杀掉,关押于死牢,或许未来会成为筹码,至于具体办法还需从长计议,且容我思量,相国勿忧。”李儒说完便退下了。

    董卓一人望着这美不胜收的温明园的一汪池水,心里涌动着他那吞噬天下,玩弄天下,毁灭天下的庞大野心。诚然,从现在的局面来看,不管是谁都没有能力与他分庭抗礼,若是收得吕布,那么他便真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再回头说吕布那边。甄宓看着悔恨不已的吕布,心中也很是心疼,慰曰:“奉先,这不是你的错,是那董卓太过猾。就算今你保得住义父,那明天呢?后天呢?我们不可能躲上他一辈子的,总要有了结的一天。”

    这时,门外赶来一焦急万分的侍卫,吕布一看是刚才随自己一同护卫义父去温明园的侍卫之一。立马问道:“义父现在如何!?快快告诉我!”

    “吕将军,主公他被董相国关进了死牢,暂时还没有斩首的消息。”

    吕布稍感放心,他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只有从自责的悲伤绪里走出来,才能冷静地思考对策。

    而那平时哭闹折腾的甄宓在这个时刻却乖巧起来,命人拿来自己的古琴。那双如玉脂般的手抚于弦上,只听一曲《高山流水》从她指尖缓缓道来。起初其音色柔美轻盈,令人心绪平复,呼吸顺畅;而后又由那细流涓涓婉转至浑厚优美的壮丽雄伟之音,振奋人心。整曲旋律悠扬流畅,风格淡雅清新,音韵古朴雅致,顿时令吕布如醍醐灌顶般冷静下来,并且有了几分自信之色。

    不得不说,这位从前的蛮千金,心地本就不坏,如今为了自己心之人,更是尽显可乖巧之处,不尽让天下男儿羡慕起吕布来。

    ……

    怎想到了第二天,吕布竟独自一人进了皇宫,求见董卓。令他出乎意料的是那董卓倒是甚为亲切,好似昨的不愉快从未发生过。吕布虽然心中厌恶那脑满肠肥的家伙,可是他必须要满脸堆笑,像条哈巴狗似地谄媚笑言:“骑都尉吕布,拜见董相国,今特为昨冒犯行为前来赔罪,望董相国切勿介怀。我早闻相国乃是当世救国之才,一直盼望可以辅佐听命于如同相国这样的英雄之辈,可惜之前一直未有机会,故今特来向董相国表明心意。”

    董卓本就打算要利吕布前来投靠,却没想到这吕布不仅是个见利忘义之辈,还是见风使舵的识时务者。不由得心生欢喜,觉得自己离九五之位不远了。

    “哈哈哈——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吕将军乃是闻名天下的稀世勇将,在那丁原帐下哪有什么建功立业宏图大展的机会,到现在仍是这小小的骑都尉,实在很是可惜,今你这般前来真心实意投我董卓,只要后你尽心尽力,我保你飞黄腾达,位极人臣!”董卓这番话多有虚夸,可是反正空头支票不要钱,不开白不开。

    “布这就拜见相国了,不!是主公!”吕布闻董卓应,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期待之色,虽然他知道这么做,天下人尽将视他为卖主求荣忘恩负义之辈,可他却是无怨无悔。

    虽然这事就此定下了,不过作为一步一步踏上权利巅峰的贼董卓,他是何等的险毒辣,何等的诈狡猾,何等的深谙世故,可不是会被这只言片语所蒙蔽的,自然心中堤防着吕布,甚是怀疑他的忠诚。

    自从成了董卓的手下,朝中官员看吕布的眼神就变得鄙夷而畏惧,他则是笑而未有多言。董卓分配吕布负责夜间寝宫的守卫工作,吕布倒是尽心竭力丝毫未有懈怠,因为当下董卓在朝在野树敌过多,所以行刺之事极有可能发生。吕布在寝宫门外来回度步,小心谨慎,以防不测。

    只见寝宫一侧的围墙顿时出现几道黑影,却又一闪而过,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吕布紧紧握着方天画戟,仔细听着周围的响动,注视着四周的一草一木。突然,草丛灌木间窸窸窣窣的不断作响,转而顷刻之间蹿出十余名着黑色夜行衣的刺客,一同闯进董卓的寝宫。

    吕布与他手下侍卫皆迎敌而上,正打得不可开交之际,只听房门咯吱一开,有两名刺客已经冲进了寝宫!吕布立即摆脱面前的敌人,转追入,而之前正酣然大睡的董卓被外面的呐喊厮杀声吵醒后,看见两名刺客正冲向手无寸铁的自己,顿时惊慌失措,举起榻枕扔向刺客,却无济于事。

    而这紧要关头,吕布急忙赶上前去,如老鹰扑食般飞一跃从背后一戟挥翻其中一个刺客,而另外那刺客已经把浑发抖的董卓到了墙角,举起明晃晃的刀砍了下去。

    “扑哧——!”一声,鲜血喷溅在了董卓的脸上,董卓看到吕布用他那勇武庞大的躯裆下了砍向自己的杀招,那些喷溅而出的鲜血皆出自于吕布。那把刀硬生生砍进了吕布的肩头,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令董卓更为震撼不已。吕布另一手捏住刀背,张嘴大吼一声,将那柄刀从自己上硬是拔出,顿时又是一阵血溅四方。在那刺客还未回神之时,吕布捏着刀背顺势如闪电般抹过刺客的脖颈,眼中却未有一丝凶恶之意,而是泛着丝丝悲哀……

    刺杀行动被平息了,多数刺客见侍卫越来越多,便尽数撤退了。

    董卓事后急忙唤来御医,为吕布医治伤势,那御医检查了下伤口,惊奇地言道:“吕布将军真是天生神体啊,那柄刀全力劈下,却伤不及骨,实属万幸啊!”

    当夜御医为吕布包扎伤口时,董卓一直陪在旁,还亲自拿出绢布为吕布擦去忍痛而出的汗水,脸上尽是关切之态,倒是让吕布有些受宠若惊,出乎意料。

    第二天,吕布躺在榻上修养,在一旁细心照料他的甄宓眼睛红红的,目光一直躲开吕布肩上的刀伤。虽然那伤不在她上,可是她却心如刀绞,一看见那皮开绽的伤口,眼泪就不自觉的哗哗流下。正所谓,伤之彼,痛之我心。

    “你个傻瓜!你个傻瓜!来了这个时代整天就知道充英雄!英雄有什么好!我不要你当什么英雄!我就想要你好好的陪着我,伴着我!不准你出任何事!”甄宓呜咽着抱怨。

    “傻妞,这是天命,我就是为了拯救这个时代的百姓脱离水深火才降临的,或许现在会受伤,甚至被误解被辱骂,但是直到我完成我的理想的时候,天下所有人,包括后世之人都会知道,我吕奉先并非无无义的‘三姓家奴’,而是怀着大仁之心的正人君子!”

    “你要救黎民百姓,那为什么要助纣为虐投靠那色鬼董卓?还要为那狗东西挡刀!?一戟将他刺死不就都太平了吗!?”甄宓就是一个傻傻的痴女子,对于权谋和时局,又怎么会懂。

    “董卓现在不能死,死后那些迂腐大臣继续沿用着迂腐的政策治理着这个已然**不堪的国家,就算再延续多久,百姓也是永远的痛苦下去,不能解脱。只有进入乱世,开创一个新的格局,建立新的政权和体系,才能给黎民苍生真正的幸福!”其实有一点吕布没敢告诉甄宓,那就是——他是故意被砍伤的,至于为何?这便知晓。

    “圣旨到——!”门外走进一名慈眉善目的公公,笑呵呵地进来对吕布说道:“相国吩咐了,吕将军不必起接旨,卧榻而听即可。”随后那公公清了清嗓子大声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吕布将军英勇舍保相国安然,令朕甚为欣慰。遂命吕布官拜中郎将,封都亭侯。望臣心弥励!钦此——”说罢,那位公公又笑逐颜开地对吕布说:“还没完呢!董相国还将自己的宝驹‘赤兔马’也赐予了将军。除了这些以外,相国还特地让老臣带一句话给将军:‘望吕将军你好生对待甄家小姐,不用再有什么顾虑了。’哎——相国真是对将军护有嘉啊!我也不多打扰将军休息了,这便走啦——”

    吕布谢过那位公公后,脸上洋溢出了得意的笑容,他终于得到了他现在最急迫需求的东西——董卓的信任。

重要声明:小说《吾乃吕奉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