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鏖战恶来崩擂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陆小灵 书名:吾乃吕奉先
    作为一个堂堂男子汉,谁都想在乱世之中大杀四方成就丰功伟业,在历史上留下夺目璀璨的一笔。然而吕布却是来自后世,天生儒雅又对世间充满好奇和美好的向往。他极其排斥做一个杀人魔王,莫非这是他的怯懦吗?在一个乱世如若需要争取天下,在天下布武的同时也必须辅之以仁,而此时的吕布便是一个怀大仁之心征伐天下的人,这绝非怯懦,试问当今天下有谁有勇气抱着真正的仁慈之心争天下,稍不慎就可能反被其害,所以吕布才是真正的大义大勇。

    吕布随丁原走出何府,丁原走不多久笑叹:“你已经不是我从前的布儿了,从前的布儿鲁莽急躁,且好武厌文,行事言谈多有骄纵,最关键的是他并不善于对未来做出预见和判断!你现在变了太多,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不亏是义父,朝夕相处了数年互相了解很深,这才没几天就被丁原看出了异端。不过穿越之事属天命,还是避而不谈为好。

    “布年岁稍长,自然更懂人事,义父何必怀念。这洛阳好不闹,我且去随意游玩,晚些再回驿馆。”说罢,吕布便改道穿进了繁华的洛阳街市之中。

    丁原独自哀叹:“哎……看来你非池中鱼,我这小小池塘已然有些容不下你了,估计不知哪天你便会一跃成龙,飞上云霄去了。”丁原毕竟见的世面多了,见的人也多了,他对此并不意外,只希望自己的布儿未来成为人上之人时,还会记得自己就够了。

    再回头说吕布,自从来到这个时代最初在阳邑县光顾着打仗没空观光旅游,进了并州城立马就被张辽带走喝酒,再而又跟义父到了洛阳,压抑已久的探索猎奇之心今天终于可以好好释放一下。

    洛阳城规模庞大,往南走到头出了广阳门就到了较为繁华的商业集市,人群熙熙攘攘,车马驾驭其间,川流不息,一片欣欣向荣。

    吕布忽见前方有一大擂台,台上有两人各持兵器正蓄势待发,好似空气凝结一般。而台下则是人头攒动纷纷围观不下数百人,不时有人起哄让他们速速动手。吕布看着十分有趣,便也挤进了人群想要看个究竟。

    路人甲说:“哇!假如谁能打赢擂台那可就太走运啦!那获胜奖励可是令人垂涎三尺的好货啊!”

    路人乙说:“谁说不是呢!假如我武功好,拼了命也要夺下这个宝贝啊!”

    吕布听完很是心潮澎湃浮想联翩,是不是赢得人能得到奇珍异宝咧?赤兔马?青钢剑?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宇宙原子能大钢炮?哎呀哎呀,越想越歪了。

    没等吕布内心YY完,台上两人已经交起手来,一人握一柄板斧劈头盖脸向对方砍去,另一人持一把环首刀高接低挡伺机反攻。虽然两人使尽浑解数,短兵相接,乒乓作响,却实在他俩武艺平平,看来索然无趣。最终板斧男板斧抵于对方颈处,点到为止分出胜负。

    那板斧男得胜之后,骄傲之色写于脸上,对着台下大声喊道:“还有谁敢上来与我比试?尽可上来自取其辱!我三板斧定叫你跪地求饶!”吕布心中好奇,到底那个神奇的珍宝是什么呢?

    于是笑呵呵地对板斧男回道:“我与你耍耍。”

    台下观众顿时有兴高采烈有了兴致,且看吕布英姿伟岸,更是期待不已,顿时掌声不绝于耳。

    只见吕布一跃而上,带着几分戏谑地上下打量着对方,再将手中方天画戟往下奋力一扎,戟深深钉入擂台木板内,自可竖立。吕布随后两手握拳,展开搏击架势。台下看到此举,欢呼雀跃更胜,围观阵势更加庞大。那板斧男看了此举气不打一处来,举斧指向吕布:“小子瞧我不起?看我如何教训你!”

    吕布也不回嘴,手掌回拨示意快来。只见那板斧男立刻冲来,左劈右砍招式连连,吕布倒是轻松惬意,体敏捷地左晃右躲如同玩乐。板斧男见此景更为恼怒,呲牙咧嘴嗷嗷直吼,扑砍来凶猛更甚。

    眼见对方越来越恼,越来越急,却板斧招招劈空,已如困兽之斗,眼神凶狠却气喘嘘嘘,顿时吕布觉得好笑之极,站在一旁笑不能止,调侃道:“你可算了你已砍得几板斧?跪地求饶?自取其辱?哈哈!有趣有趣!”

    台下观众看得也是乐趣无比,板斧男越是发狠便越发的可笑,顿时众人亦随吕布一道捧腹开怀。

    半个时辰过后,那个板斧男仍旧未伤到吕布分毫,而他自己已然体力透支,汗如雨下,摇摇晃晃地几乎都快站不稳了,四肢无力以至于板斧都无法握住“嘭嗒!”一声落了地。吕布此时笑眯眯地到他面前弯腰拾起板斧,刻意恭敬地双手呈上递给他。全场观众顿时笑声掌声震耳聋,令那板斧男羞愧难当,爬逃开去。

    吕布立于台上,傲然自若,心想他这般潇洒打擂,台下应再无人敢来挑战,心中不又幻想起那珍宝到底是何物,顿时期待又兴奋。

    擂台司仪见台下观众左右互望,互相怂恿推荐,却无一人敢上台来,便登台宣布结果。突然惊见台下一高达威猛的赤膊莽汉,手提双戟跃至台上,面色冷峻却目光咄咄人。吕布瞧那莽汉,高约八尺,手臂粗壮有力,气势也甚为惊人,稍有重视。不过他仍然自信满满不取方天画戟,打算赤手空拳摆平对手。

    “这位衣壮士,若不畏死,便速速出招!”

    只见那莽汉逐步近吕布,快要近时突然右手持戟直刺吕布小腹之处,速度之迅捷,力道之劲猛出乎吕布所料。吕布急忙后撤半步将将闪开冰冷的戟锋,那莽汉左手之戟又划一字挥斩过来,吕布双膝一弯,如灵猴般跃起一个后空翻这才躲过了刚才的致命一击。站定再看,吕布前皮制护衣被拦腰割破,顿时有些吃惊,不曾遇过如此勇猛之辈。

    “黄毛小子!可知道爷爷的厉害了?还不速速乞降?”

    “吾乃吕奉先!你是何人!?”

    “我乃陈留典韦,快拿起武器与我一战,让你见识一下你爷爷我的双戟威力!”

    吕布一听居然是典韦,曹未来的贴护卫,天生神力,双戟足有八十斤重,可单手举起坠之旗杆,被曹赞为“古之恶来”。这等当世猛将忽然出现在了洛阳,看来这里真是藏龙卧虎啊!随即拔起方天画戟,与他郑重地一较高下。

    台下观众看到两人皆勇猛无敌,又实力旗鼓相当,顿时叫嚷起哄之声一浪高过一浪,皆迫不及待地想看这猛虎斗恶龙的好戏啦!

    说时迟那时快,吕布戟猛得冲着典韦挥去,典韦见戟来速极快,将其拨开。怎想,两戟相接,皆势大力沉不可动摇,摩擦之处吱吱作响,火星直冒。吕布再大喝一声,随即虎躯一震,一股劲道沿戟杆传去,一下将典韦震倒在地。吕布提戟再刺,对方疾速翻转躯躲其锋芒,那戟一下刺穿擂台,扎出一个大窟窿!随即典韦又卧地挥击攻吕布下盘,吕布凌空跃起,半空中腾了,高举方天画戟,用尽浑之力顺势劈下,好似沉香力劈华山之势!典韦面向空中,只见一黑影疾速坠下,便奋力交叉双戟硬顶而上。只听“嘭!”地一声,电光火石间三根戟锋交错制衡,典韦下擂台木板皆不堪承受如此怪力,断裂塌陷一坑。眼看典韦将要落了下风,可他咬紧牙关,头上青筋迸出,抽出一戟回刺过去,吕布只得提戟闪开,典韦也顺势起

    两人不相伯仲的万钧之力和同样精湛绝伦的武艺使台下原本喧闹的观众皆目瞪口呆,惊讶而观,不能言语。

    吕布未给典韦任何喘息之机,空旋长戟借以力道,径直向前迈出三步,逆锋而上,只见一道冷艳的寒光从下而上猛得一挑,典韦左右举戟作压制之势,又听“嘭!嘭!”两声,相持之间,吕布被压得双脚顿时踩碎了地板,深陷进去。此等景好似两头发狂的公牛,以犄角舍命相撞,皆毫不保留,卯足全力,战场已是一片狼藉。

    观众皆以为吕布双脚深陷不可自拔将要落败,却不知吕奉先乃天赐神力,张口嘶吼“啊————!!!”顿时山摇地动,晴空天际劈下一道惊雷,响彻天际,不绝于耳。吕奉先半蹲子蓄势待发,一时间血气上涌涨红着脸,紧咬着牙,卯足了劲一脚踢起,竟然将百斤之重的整块擂台踢得一字裂开!须臾一阵尘土飞扬后,半边擂台破碎如瓦砾残垣般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然而典韦不巧未能站稳将要堕坠下擂台,吕布急忙伸戟以戟上小枝钩上典韦手戟,半悬于空。两人目光交汇,一种英雄惜英雄的默契油然而生,不相视一笑。

    “奉先兄弟武艺高强!我典韦自愧不如!不如这一战打得着实痛快,改有缘,你我再来一战,我定要打败你!哈哈!后会有期!”言罢,便离去了。

    “典韦兄!一言为定!我随时奉陪!”吕布来到这个时代,还是第一次遇到与自己实力相当的猛将,赵子龙、关云长、张翼德、甘兴霸等,皆是勇武之辈,未来若是为敌,看来都不好对付啊!

    再看台下观众见擂台倒塌,皆如鸟兽逃散开来,回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对刚才两人打斗场面难以置信,一片哗然。

    擂台司仪此时也是瞠目结舌,一时有些语塞:“这……这两位好汉果然都相当勇猛啊!既然这擂台都已经……已经……倒塌了,应该再没有哪位英雄要上来了吧?”见无人应答,如此两位天神般的人物激战过后,任是他再有胆量,也不会自寻死路上去了。

    “既然无人再战,那这位英武非凡的吕公子,便是这场比武招亲擂台赛的最终胜者!各位用最烈的掌声恭喜这位吕公子抱得美人归!”

    “那个……比武什么擂台?”吕布拉扯着司仪的衣袖,小声尴尬地问道。

    “比武招亲啊!我家小姐乃是甄家大小姐甄宓,美貌动人,活泼,真是恭喜吕公子啊!”

    吕布顿感天降巨雷砸中头顶,难道刚才观众口中令人垂涎的“好货、宝贝”就是甄宓小姐!?真是猥琐之人言猥琐之词,害死人呐!

    “……突然想起,我是出来打酱油的,你瞧我打着打着,怎么把正事忘记了,我先走了。嗯!不用送了!”

    刚便要走,忽闻后头传来一女子声音:“你还没有见过本小姐,就想一走了之,不怕后悔莫及?到那时你后悔了求着娶我都没戏!”

    吕布听后倒是觉得格外惊奇,如此乖张格的女子在这个时代可堪称稀有。回头远而望之,此女子皮肤白洁如朝霞中的旭,浮然飘忽之美似风吹落雪一般舒畅;吕布再走近细看,她材高挑,异于一般女子,气质优雅,其发丝黑亮齐整,柳眉弯且细长,唇红齿白,绝美之色;再观其披紫彩百鸟朝凤罗纱衣,佩精巧高贵头饰,下一袭薄雾般的长裙翩然多姿。

    “这位甄小姐,很是倾心于你的美貌,不过结婚之事非同小可啊,不能以武功高低来选择,还请小姐慎重三思!”

    “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一看就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要可以自由恋,哪还轮得到你!”

    “我就算头脑简单,至少我四肢发达可以造福社会!你大无脑才是真正的悲哀。”如今的吕布可是口齿伶俐,舌辩群臣皆不在话下,区区小女子,又能乃他如何。

    不过话说回来,此刻吕布回想起刚才那女子的话,总觉得怪怪的,似乎有些熟悉,有些不同于这个时代的感觉。突然,他终于意识到了!

    “梦婷!是梦婷吗!?你是梦婷吗?你居然也来到了这个世界,变成了甄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梦婷!”

    “……”此刻甄宓沉默不语转过去,回头抛下一句:“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说罢便要离去了。

    “甄宓……洛神赋……洛神……洛熙媛!”吕布喃喃自语地联想起来,再想刚才那般刁蛮乖张的格,最后的失望之色,真是觉得自己太笨太木讷了。立即一个箭步追上洛熙媛,拉过她的胳膊拽进自己的怀里。“熙媛,别走,你需要我!”

    洛熙媛哭喊:“梦婷梦婷!只有梦婷!被你害得穿越到这么个鬼地方!你还是梦婷梦婷!我不就不是人吗!?我哪里不如她了!?”

    吕布不再辩解半句,只是深深地,紧紧地,毫无保留地环抱着甄宓这个外刚内柔的痴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吾乃吕奉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