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入并州见丁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陆小灵 书名:吾乃吕奉先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肆无忌惮地洒在了吕布的脸上,他还未睁开双眼便闻到一股淡雅的沁人心脾的芳香,朦胧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头乌黑光泽的长发,有个小脑袋好似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他二人昨晚聊着聊着,迷迷糊糊地就在城门楼上依偎着睡着了。此刻孔绫似乎也苏醒过来,拿小脸在吕布臂膀上磨蹭了两下。

    “冷吗?”

    “冷。”

    吕布将外袍罩在了孔绫上,从后面抱住了她。“还冷吗?”

    “冷。”此刻的孔绫脸颊泛红,颔首羞却有抱着几分期待。忽然右边脸颊被吕布偷偷地吻上了,她顿时不知所措,在她的道德价值观上,这个吻可是非同小可的大事。心里思绪瞬息万变,潮起潮落,如同一只小兔东突西窜,没了定

    还没等她缓过神来要作反应,那始作俑者吕布,早就慵懒地向城楼下走去,回头不忘说句:“平遥太谷饼,想吃就快跟上。”

    “死吕布!就会欺负人!”孔绫自己站起来嘟着嘴随着难以名状的心绪远远跟上了吕布,上裹着他的外袍使她不再觉得冷了。

    过了晌午,军士皆已完成了整备,军粮充实,辎重完妥,即可准备出发返回并州城向主公丁原复命。行军四,眼前出现了一座高耸气派的城池,这还是吕布第一回见到并州城。其城墙结构端庄稳健,精致古朴的城门楼悬于城墙之上,而其城墙四角皆有楼橹,应该是用于加强城墙拐点的防御架构。在城池之外,有围绕城下的壕沟内留有积水,就是俗称的“护城河”。并州城乃是并州的心腹之地,所以这才如此气派。

    军至城下,卫兵见是吕将军的队伍,便放下了吊桥,只见城中驰出一骑,此人面如紫玉,目若朗星,正气凛然,绝非凡夫。此人行至吕布前:“恭喜奉先于平遥打败郭太黄巾,主公特令文远前来迎接奉先凯旋而归!”

    文远!?张文远?张辽?厉害厉害!过了快半个月了,终于见到一个名人了!吕布此刻心中那叫一个心花怒发激动不已啊,他那不可节制的好奇心令他对这个张辽非常感兴趣,巴不得立刻秉烛夜谈好好了解一下这位威震四方令江东小儿止啼的人物。

    跟随张辽,大军一路进了城中,周围百姓瞧见了凯旋的吕布并没有露出多少欣喜之色,这些吕布都看在眼里,他理解这些苦难百姓所需要和渴求的是什么,并非是战争的胜利。因为他们出去征战,带去的可能是他们的父亲、兄弟和儿子,度用的是他们的粮食和钱财。想到这里,吕布对于自己的目标更为急切了,“水深火兮凭空出世谁与争四方,太平盛世兮拂袖绝尘需谁治天下。”通过那场战斗的胜利让他越来越坚信自己是可以成功的。

    并州城主干道笔直延伸到前方,一座规模较大的便是丁原的议事堂,门前两尊精雕白玉石狮显得英伟不凡,红墙青砖雍容华贵,与百姓之舍大相径庭。

    张辽引吕布等将入了府内,那丁原已立于中庭门前,笑望着吕布:“我的布儿果然是人中豪杰,勇武无敌啊,来,我已设了庆功酒宴,速速落座吧!”

    “布仅是尽了本分而已,多谢义父美意!”

    众将纷纷落座,魏续不忘吹嘘拍马:“禀告主公,本次吕将军率我等巧以地形之变大破黄巾,斩敌八千,俘虏万余,真是大快人心啊!”吕布一愣,心想哪有斩敌八千,真是够能吹!

    “甚好甚好!不过这万余俘虏留着作甚,耗我钱粮,皆给我驱赶出城!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丁原格急躁,行事多鲁莽直接,他可未将这万余人的命看做一回事。

    吕布倒是极为关心这万余俘虏的问题,处理不好可能成为将来的祸根。于是提议:“义父,这些俘虏皆为饥困百姓,走投无路才起兵造反,本无善恶之别。不如将他们稍作安顿,老少体弱者以民待之使其耕作,其余壮年可加入军中补充军力,不知可行与否?”

    “此事就交予你去处理,不必再向我请示。不谈这些,听闻奉先你在阳邑县偶救得一美貌女子,快带上来让义父瞧瞧!”

    孔绫一事吕布出于保护她的考虑,本想瞒过,现在丁原主动开口,也只能应,但心里着实担心起来。不一会儿孔绫着一袭红罗丝绣衫,轻移莲步,款款而来,实有名门大家闺秀的气质。

    行礼毕,孔绫饶有深意地望了眼吕布,说到:“小女子孔绫幸得吕将军搭救,于此以歌舞为众位将军助兴。”言罢,放下中庭帘栊,笙簧缭绕,见绫独舞其间。后有诗云:

    红牙催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古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须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丁建阳。

    舞罢,丁原仍未回神,痴见孔绫果然容颜秀美,口中不觉言:“真乃天仙也。”不得不说,席间所有人都被孔绫婀娜的舞姿和美貌所吸引了,吕布则在心里回味其几前清晨的那一个吻。

    孔绫舞罢再次回眸望了吕布便下堂了,丁原面露不舍吕布皆看在眼里,之后席间丁原少言语,神恍然。吕布心想:我可不是王,随便就把自己亲近之人送来送去;而孔绫更不会像貂蝉那般逆来顺受任凭摆布;可那丁原就有些不靠谱了,不就是跳个舞吗?衣服穿那么多件,多无趣啊,至于如此着迷不舍吗?简直就与豺狼董卓无异。

    想罢席旁张辽敬酒来,吕布与之畅谈甚欢,互相谊见长。张辽虽然不如吕布勇猛,可亦是英雄豪杰义薄云天,且熟读兵法堪称当时名将。吕布自己一直想寻找一位亦师亦友之人,可以让自己尽快更加熟悉目前的环境,同时进一步学习作战经验。交谈之下,张辽觉得吕布自从这次回来大变,谈笑间言语机敏睿智,且英目剑眉之间还透出了从前未有的儒雅气质,以往令人生厌的傲慢之气如今却是几分有趣的桀骜之气,倒是让张辽士别三刮目相看。

    宴席直至深夜才罢了众将皆尽兴而归。

    第二过三杆,吕布还卧于榻上颇有几分宿醉之意。此时户外有人来报:张辽将军前来有要事相商。吕布一个翻下榻,整好衣衫会文远于前堂,得知他此来是因一件大事即将发生:原来此时当朝大将军何进为暗中诛杀十常侍的宦官之乱,而密谋商议招西凉刺史董卓入洛阳讨伐宦官,此次便是请丁原等地方大臣一同进京商议此事。

    张辽处事心思果然较为缜密,他认为此事万万不可行,早闻董卓乃是豺狼之辈,若是入驻庭朝廷危矣,而天下将势必大乱。他劝说丁原面见何进务必道以厉害,切不可行此起祸之事,但又觉得自己官阶地位仅是一随军从事(级别等同副将),官微言轻,不能改变丁原的想法。昨与吕布相谈,深觉其不同凡响,志同道合,两人皆渴望天下安定,百姓富足,于是打算相邀两人一同前去。

    吕布听后,他亦然深知董卓入宫势必危害天下苍生,可是东汉朝廷昏庸**,宦官当道,到底是选择顺应历史,令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之时辅仁达之主得取天下,届时再广行仁义,造福黎民;或是选择扭转历史阻止董卓进居洛阳,维持现状,虽不会大动干戈四处狼烟,可百姓依旧被一个腐化的政府统治着,过着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的苦难生活。

    “奉先,你且作思量,同我前去,不然主公起行就万难改变了。”张辽拉着吕布就往外走,此事确实刻不容缓,关系重大。两人马不停蹄赶到丁原处,丁原见二将神急切,忙问所为何事。张辽即开门见山论事之利弊,加以详实尽言之。

    然听罢丁原却摆了摆手:“文远奉先,我知你二人皆是忠君民之士,可是如今宦官当道祸乱朝纲,大将军深忧再不除去十常侍,其权势将尽被夺取,那时别说黎民百姓要遭殃,就连我等也将可能因为大将军的失势而人头落地啊。所以你等勿要再言,静待董卓前来讨逆罢了。”

    “布以为主公言之有理,不过我担心这次进京十常侍居心叵测会与主公不利,布愿随您一同前往护于左右,不知可否?”吕布见劝说无用,心里便盘算起了另一个计划。张辽也看出其用意,同谏:“奉先说言极是,万事小心为好,奉先有万夫不当之勇,护主公左右可保万无一失。”

    “如此甚好,布儿你这就打点一下,明一早随我一同赶赴洛阳!”

    “诺!”吕布心里已然预知,此次洛阳之行必然将会惊天动地,就看他是否可以扭转乾坤了。

重要声明:小说《吾乃吕奉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