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化身奉先知天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陆小灵 书名:吾乃吕奉先
    吕潇玄此时此刻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本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什么转眼份从一个公司小白领变成了一名将军,而且看似官衔还不低的架势。但是又担心直白相问会对自己有所不利,于是他转而笑着和那位魏将军打趣:“魏将军,我可要考考你,可知我吕某的过往历事?”

    “哈哈,将军您的威名可是响彻云霄啊,魏续我早有耳闻,当年令堂黄氏晚间偶得一梦,梦见一猛虎扑而来,她见状急呼丈夫驱赶猛虎,怎想那老虎却温顺地卧于您父母旁。不黄氏感有孕,怀胎12月未见生产,万分焦虑。某西北上空彩虹映现,光彩夺目,随而五原山地崩裂,地动山摇之时黄氏生,随卧于布匹之上产下一男婴。因出生布上,故起名吕布!”我,是吕布!我是吕布吕奉先!?一个大大的惊叹号打到了吕潇玄的心中,他没想到自己落入时空间隙之间被置于东汉末年,而自己化成为了当世名将吕布。顿时他脑海中回想起了在卧虎山游园之时,那个仙风道骨的算命人之言,说他奇运将至,福祸难料,并嘱咐他不可迷失了本心。吕潇玄虽然还是一些不甚明了之处,但看来,目前所处的环境已经基本掌握了,既然暂时没有能够回去的办法,就走一步看一步吧。他突然又想起那道人交予他的三个锦囊,当时他塞进了口袋,此时衣着一换,他急忙上下摸索,幸好于前怀袋中摸到了锦囊,看来这奇运与这锦囊,与现在的处境都是有些极为密切的联系的。他又谨慎得将锦囊藏好,待无人之时再作查看。

    “啊——!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吕潇玄依稀听闻前方草垛间传来了一女子急促尖利的呼救声,他立即策动马头往前疾驰寻找喊声的源头。果不其然,在道路一旁不远处的树丛间,看到两个头裹黄巾的男人正一步步向一个妙龄女子接近。两人脸上猥亵可憎之面目,吓得那女子紧张地抱着自己的盘缠,退倒在一棵树下呜呜哭泣,她无助地伸手阻挡着即将要发生的恶行。两男子听着哭泣之声更为亢奋,瞪大眼睛,半张着嘴发出的笑声,已经疯狂地撕扯起了女子的衣衫。忽然两男子感到在他们两个猥琐的影上出现了一个更高大孔武的影,他们还没来得及回看来者何人,就被同时像拎小鸡仔一样双脚悬空高举了起来。“我以为黄巾皆是平民百姓为推翻迂腐王朝而起的义兵,不想也有你们这等邪小人!”说完两人被摔出了好远,顿时趴在地上吱唔起来,抬头只见那拔男子英气人,对他们凶狠得一瞪眼,两人皆皆吓得胆颤心惊抱头鼠窜,连滚带爬地逃进树丛间去了。

    吕潇玄一回过,瞧见那女子容貌秀丽,那双哭红了的眼中有说不尽的哀怨和凄美之色。再而发觉她衣衫已残破,玉肢香肩皆袒露无疑,潇玄心知此时代的女子还没开明到如此地步,于是避嫌地撇过头看向别处,将自己着的大红披肩解下,俯下去裹在女子上。起初那女子惊魂未定,不敢相近,但看了潇玄这一贴心举止,心知此人乃是正人君子,便松了口气,缓缓在潇玄搀扶下站起来。

    “姑娘你还好吗?没有受伤吧?”

    “多谢将军而出救小女子于危难之中,敢问将军大名,不必要报答!”

    “在下吕潇……潇……吕布,字奉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锄强扶弱劫富济贫,学雷锋做好事本就是我们每个市民所应该做的,无须报答了。”

    那女子听完一通稀里糊涂的话,转泣为喜,低头掩面含笑,心中想到:此人就是吕布将军!曾听爹说起过,此人虽有万夫不当之勇但却少谋略多变,可今天一见他眉宇之间透着淡淡地柔和儒生文雅气质,实而有些不符。而且他说话风趣,相貌也俊朗,可说是万里挑一的英雄男儿。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脸红羞怯自己那胡思乱想。

    “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小女子名叫孔绫,请将军不要问我为何落难于此,是何出,我自有难言之隐,还望将军见谅。”

    吕潇玄倒也没有那么八卦,此女子确实有几分姿色,但是他也仅仅只是做了一个绅士该有的行为,点到为止,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心里还是记挂着王梦婷,也不知道她现在下落何处,这兵荒马乱的时代,希望她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才好。随后吕潇玄带上孔绫赶回大营时,天色已黑,他也折腾了一天浑乏力,在护卫的指引下进到营中最大的一个帐中,看来这个营完全是归吕布调遣的。少许进食后,为孔绫稍微安顿了下,他便让侍从们都出去了。他现在需要好好的给自己一个安静的环境,思考整理下目前的状况和未来该如何去运作,不然在这人命如草芥的年代,纵是吕布,也估计活不长远。于是他掏出了那位道士交给他的第一个白色锦囊,上以黑线绣“天乾”两字,现在应该便是奇运降临之时,打开后囊内只装了一块玉石,别无其他。潇玄倒入手心,细细观摩起来。说到玉石,吕潇玄还算小有研究,这块玉粗一看便非常不简单,不仅质地极其细腻,温润而泽,且玉中甚为通透,杂质极少,再观其颜色,白如截脂,精光内蕴,美不胜收,听其声响,如金磬之余响,绝而复起,残音陈远,徐徐方尽。这块玉果然非同小可,可谓稀世美玉。潇玄将玉透过烛光看去,居然惊奇地发现玉中有字若隐若现,再拿近细察:“水深火兮凭空出世谁与争四方,太平盛世兮拂袖绝尘需谁治天下。”两排小字游于玉中,虽小却分外清晰。

    吕潇玄一边又一边反复体会着这两句话的深意,他渐渐地明白,原先他那种希望天下永远和谐,永无纷争的想法似乎有些幼稚而可笑。我想起了今天遇到的那些黄巾军士们脸上的表,他们并非像史书中写得那么凶恶,肆虐乡里危害地方。他们的愤怒和咆哮都是因为长久以来东汉政治**,使得百姓生活在饥寒交迫,受尽凌辱,不堪劳役的绝望状态中。而黄巾起义的始作俑者张角他巧妙地利用大众内心积压的怨恨和悲伤,将他们的战斗勇气点燃起来,给予他们一个可以依赖的信仰,让他们相信跟着张角去革命,推翻了大汉王朝他们的生活就可以幸福了。说到底,百姓们或许是愚昧的,可是他们所向往的只是能够过上安居乐业的子而已,他们已别无奢求。吕潇玄终于意识到自己该用这吕布的份去做什么了,他打算亦或寻找一位真正仁义的领导者为其征战天下,亦或自己成王霸之业。总之想要将百姓从水深火之中救出来,就必须“天下布武”,才可得到真正的太平盛世,到了那时天下四海升平,也就可以无为而治了。

    “我吕潇玄,命不可变,而运时变,既然我托奇运之意来到这个世界,那我就顺应天意,以我吕布吕奉先的意志去创造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给万千百姓吧。”这一刻,吕潇玄不再是吕潇玄,他已经真正成了三国勇武无敌的猛将吕布。

    然而在之前和魏续的交谈中,吕布还出了一些报,目前他还在并州刺史丁原帐下,任骑都尉,职级类似太守,但属武职。在丁原手下,有张辽高顺侯成等将,而魏续和宋宪乃是吕布的部将。此次出兵来着阳邑县就是为了镇压起义的黄巾党,而今天本是吕布和魏续前去探查敌,不想偶遇一支黄巾先头部队,而那个吕布又是有勇无谋孤军深入,最后把个烂摊子交到了吕潇玄手中,大致况就是如此。

    目前最令吕布担心的事有二:其一,他只是个上班族,偶尔打打魔兽星际红警,对于真正的战争了解很少,更加不精通古时战法;其二,他拥有的仅仅只是后世的历史经验,他可以预见一些未来,但是在当这些历史事件因他而发生了改变,后面的历史都会改变,这是否会成为一个灾难,到最后连自己都无法收拾了呢?想到这里吕布觉得自己太过多虑了,是福是祸,就看天意,至于他,只需将过程做到最好便就够了。随后,浓浓的倦意涌上来,他确实是累了,不一会儿他便打起了鼾,做起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梦……

重要声明:小说《吾乃吕奉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