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穿越后的第一句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无敌阿呆 书名:绝品宝器
    “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宫装少妇一双美目瞪得圆圆的,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嘿嘿,为夫没骗你吧。”男子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陪笑着。

    在两人眼中,地上的那堆块正在在慢慢蠕动着,那些流散的腥红液体也在向中间倒流。没过多久,白色的小兽凝形完毕,一个翻之后,惊奇地再次站了起来。

    “难以置信!真是难以置信!不行,我要再试试!”少妇说着,就要再次挥剑。

    “呜呜……”小兽心中一惊,赶紧可怜地低鸣出声。

    “算了,婉妹,这小家伙好像也有什么限制,别真杀掉了。”男子赶紧开口劝阻着。

    “也对,这种复活的能力,没有一点限制还真是逆天了。”少妇点了点头,手中细剑转眼间又变回了发簪。

    “咦……这小东西有些古怪呢!”一声惊异的轻呼蓦地从门口传来,男子和宫装少妇循声望了过去。

    “孩儿拜见父亲大人(公公)!”夫妇俩赶紧行礼。

    “别忙,我先看看!”中年男子放开牵着小女孩的手,随即单掌一挥,一道淡淡白芒从指尖迸发而出,快速向前斩去。

    我#%¥%%%&!小兽目光一泠,刚刚凝结好的子噗的一下又分成了两半。

    眼看着小兽向中间合拢的两半躯,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恩!不错!真不错!这小家伙就先借我研究研究罢。”

    “这可不行!”年轻男子慌忙摇头,“这是我特意留给小瞳的。”

    “这样啊?”中年男子有些迟疑地望了眼自己怀中的小婴孩,眼看着后者放光的双眼,心中也就打消了带走小兽的念头,“也罢!这小家伙就留给小瞳作本命异兽吧。凭借着这个古怪的能力,至少命是可以得到保障的。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能力?”

    “嘿嘿,这个只有等成长起来才知道吧。”年轻男子在一旁干瘪瘪地陪笑着,“对了,父亲大人,你今天怎么突然有空到我们这儿来了?”

    “哦?你我问为什么,那你说我是为什么呢?”中年男子扭过头来,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嘿……嘿……,这个孩儿自然不知。”年轻男子讪讪回应着,心中突然升腾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你不知?你这混蛋!我再不来,你要把我的宝贝孙子折腾成什么样子?!”果然,中年男子毫无征兆地爆发了!

    “这——我也没怎么着啊。小瞳是我儿子,我疼他还来不及呢!”年轻男子一脸的憋屈。

    “哼!你少给老子装糊涂!就说今天是怎么回事吧?!”中年男子的语气显得咄咄人。

    “没咋地啊!”年轻男子更觉委屈了,“我不过带他去后山玩儿了一会儿。”

    放!那叫玩儿吗?!小婴孩在心底怒吼道。

    “放!什么叫玩儿?!”中年男子心有灵犀地大吼出声,“玩儿的话会搞得浑是血?!”

    “咦——你怎么知道?”年轻男子下意识的一声惊呼,眼神很不友好地望向了正幸灾乐祸的小丫头。

    “吖,又不是我说的,再说我也不知道吖!”小丫头立刻摆动着俩手积极辩解着,但见年轻男子似乎认定是自己了,于是只得将背后的靠山推到了前方。

    “爷爷!你看爹爹冤枉我!你说啊!是谁告诉你的!”小丫头拉着中年男子的胳膊不住撒欢。

    “恩!这事儿……不是璃儿讲给我听的!”中年男子明显地不习惯于对小辈说谎,话还没说完,脸色就已经变得不自然了。

    “哎,你怎么这样……明明说好了的!”小丫头在一旁撅起了小嘴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好吧,我信你……”年轻男子眼皮跳了跳:才怪!

    “行了!老夫知道你不信,我也不想在这事上纠缠。你倒是快给我交待,你最近到底在折腾些什么——咦,婉儿!你怎么了?!”中年男子本在义正言辞地教育自己的儿子,但目光一扫及一旁的儿媳,口中摹地发生了一声惊呼。

    年轻男子心底“咯噔”一声,向着自己妻子机械地转过了脑袋。

    “曈曈怎么了?你快给我说实话!”宫装少妇眼神冷冽地盯着自己丈夫,长长地睫毛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一层寒霜。随着这质问骤起,一股无形冷风自少妇上冒出,几人顿觉室内的气温止不住地向下跌落。

    我勒个去的!这妞是什么人呢?这么牛!小婴孩一点没有为人子女的自觉,反而被对方的古怪能力给吸引住了。若是天,呆在她边岂不是有福了?可惜呢,现在已经是秋天了!

    “啊嚏!”于是小婴孩果断地打了个喷嚏。

    “婉妹!快冷静下来,要不小瞳就着凉了!”年轻男子见状慌忙呼喊道,“况且小瞳没事,那些血都是这小家伙的!我刚才不是告诉过你吗?这血就是那时候不小心溅到他上的!”

    “是这样?”少妇闻言,眼神关切地望着小婴孩,目光中的寒冷也逐渐消失不见,“曈曈,来,让娘亲看看!”

    宫装少妇话说着,向着自己的宝贝儿子伸出了双手。

    小婴孩这下子纠结了!虽说对方名义上是自己的母亲,但看年纪比自己的女友也大不了多少。这个,嘿嘿,要不要占下便宜呢?……哎,还是不要太畜生了。

    少妇过俩手,却见小婴孩伸出只胳膊不住遮挡着,整个人将中年男子抓得紧紧的。

    “哈哈!我的乖孙子果然还是想粘着爷爷。婉儿,就先让我抱抱,老夫也好久没抱过小瞳了。”中年男子对于小婴孩的是大感欣慰,乐得一张老脸上爬满了皱纹。

    少妇见对方都如此言语,只得作罢,有些讪讪地收回了手掌。

    “也不是我想说你,看看你都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做事依旧没有一点分寸。”经过刚才的一段插曲,中年男子的语气也明显地缓和了不少,“还是多抽时间把心放在两个孩子的教育上才行啊。”

    “这——父亲你讲不讲道理啊?”年轻男子的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自从你上次说过我们之后,我们就已经改了许多了。你看,现在连婉妹每天都在坚持刺绣,别的不说,每月用掉的针线就是几大把。”

    “刺绣?作那些女工干嘛?不是有下人嘛!”中年男子眼神迷惑地落在了不远处的布匹上,“咦,这只火鸡秀得还蛮真的!”

    宫装少妇闻言顿时大囧。

    “错了,那是凤凰,凤凰……”一旁的年轻男子轻声提醒着。

    “诶?凤凰呐,也还是不错。不过——”中年男子的目光下一刻就落到了那把报废的细针上,不由得眼皮一抖,“婉儿也没必要勉强嘛!把时间用在孩子上多好?”

    “我们不就是这样在做吗嘛!”中年男子苦着脸道,“自从你说过我们没为人父母的自觉,不管教孩子。我就开始带着小瞳去后山了。可是你现在还是指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最后的一句,年轻男子很自然地嘀咕了过去。

    “我说过那些话吗?……哦,记起来了……我是那么说过。不过——”中年男子稍稍脑筋一转,就想了起来,“不过我说的管教不是这个!混蛋啊,素质教育,素质教育懂吗?!”

    中年男子说到激动处,绪又上来了,一手指着手旁的小丫头,直嚷嚷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突然来你这儿?还不是这丫头又把老李的孙子给痛扁了一顿!老李告状都告到我那里去了!你们再这样惯着,这丫头迟早得惹出祸端来!”

    “爷爷!不嘛!璃儿又没犯错,是他先招惹我的!”小丫头一听不乐意了,鼓着张小嘴愤愤嚷嚷着,“爷爷不讲道理,璃儿以后都不理你了!”

    “哎呦,我的小宝贝儿!爷爷错了!”中年男子一见小丫头生气了,慌忙蹲下子将她同样抱进了怀中,“爷爷就知道是那小李子的错!以后还有人敢招惹你,告诉爷爷,我帮你抽他*的!”

    我草……怀中的小婴孩一时不知作何感想。

    “咳、咳,父亲,不能再惯着了。”年轻男子唯唯诺诺的发表着自己的建议。

    “行了!老夫心中有数!小孩子嘛,调皮一点没关系的!”中年男子说得理直气壮的,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对对方的训斥。

    “还有,小瞳也别带去后山了。他现在才一岁多,想当年你三岁时我才把你带去!就那样你还不是吓得滚尿流的!”

    “额……这个,我们别说以前的事了吧?”年轻男子害怕自己童年的糗事被完全抖出来,赶紧可怜兮兮地妥协道,“你说不去,那我就不带他去了,行了吧?”

    “恩!”中年男子点点头,对儿子的顺从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肯定,“还有,你们是让他睡在寒玉里的吧?这个又是为什么?”

    “这个……嘿嘿,后山那只冰狼王不是一直没被收服嘛!所以我就在想——”

    “想个!你年轻的时候没搞定的事,现在就往儿子上推?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中年男子双目一瞪,将年轻男子剩下的话回了口中。

    有啊,您老人家不就是嘛!年轻男子无言沉默。

    “再说了,冰寒体质不一定就能收服冰狼王的,那还是得看个人机遇。”中年男子继续说道。

    那我小时候那十几年的冰冷睡眠岂不是白白遭罪了?年轻男子继续沉默。

    “这事就这样吧,别让他睡那儿了。小孩子,冻坏了怎么办?”中年男子眼见后者一直沉默,直接给此时画上了句号,接着讲怀中俩小孩往地上一放,继续缓缓道,“其实,这次我来也不只是为了教训你们,山里有件事,我要先和你们知会一声。”

    “父亲请讲!”年轻男子听闻此言,躯一正。之前在自己长辈面前的完全处于下风的势头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隐隐的干练。

    “事是这样子的,前些天……”

    屋子中的大人们就山庄的事陷入了讨论之中,不过没过多久父子俩就又对上了。而且一旦涉及公事,年轻男子也变得立场坚定起来,不再肯做丝毫的退让,这使得讨论的气氛变得空前的烈!

    但这种吵闹再激烈,相对于怀中的两个小孩则是完全没有影响。

    小丫头无聊地伸出手掌想要逗弄自己的弟弟,可小婴孩总是挥舞着小手抵挡着前者的扰。

    若真是怜的拍拍脸颊,捏捏脸蛋也就罢了,可这丫头下手特狠,每一次在小婴孩脸上落手都是大力地一拧,也难怪后者不愿了。

    姐弟俩这般暗自较量一番,因为三名长辈在场,倒也没什么过激的举动。但小丫头几番被小婴孩拨开手掌,心中开始不满了。再一次受挫后,小嘴一鼓,一只小手直接抡园,一巴掌盖了下去。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骤起,惊得三名长辈一下打住了。

    小婴孩没想到对方竟真敢下黑手,被这么突兀地打了一耳光后,竟然一时没法应过来,整个人彻底傻眼了!

    “璃儿!你找揍啊!”年轻男子的感表现得极为强烈。

    “混账,怎么说话的!”中年男子瞪了儿子一眼,扭头冲小丫头眯眼一笑,“璃儿,可不能欺负小瞳哦。否则爷爷以后就不你了!咱们可是一家人呢,就算要欺负,也要欺负外人才行!来,给弟弟陪个不是。”

    “哦……”小丫头撇着嘴角有些不满的样子,但还是友好地向小婴孩伸出了手掌,“小瞳,对不起哦,姐姐以后不打你了。”

    话说着,一只小手在对方胖乎乎的脸蛋上再次拧动起来。

    “这就对了嘛!”中年男子竟还欣慰地点着脑袋。

    “呀——你——”小婴孩气急地瞪了中年男子一眼,紧接着一把推开小丫头的手掌,一手指向正嬉皮笑脸的后者,“你——你——”

    “啊!小瞳会说话了?!”年轻男子面露狂喜,不惊叫出声。一旁的少妇和中年男子见状也是满面的激动,几双眼睛一动不动地紧盯着那张粉嫩的小口。

    在如此多目光的关注之下,小婴孩也没有让几人失望,在长时间憋出个模糊不清的“你”字之后,众望所归地吐出了几个清晰地字眼:

    “你妹啊!”

    呃更新我尽量~~~希望朋友们多支持越多支持阿呆就越有动力~~谢谢或许只是您的一次点击或一个推荐就能让在下兴奋好久~~

重要声明:小说《绝品宝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