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夙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樱雪诺 书名:逍游宫
    “啪”一声脆响石落喧海,原本闹非凡的宴席如同被勒在悬崖边的奔马,顿时满座寂然,针落闻声。宴客们为之所惊,皆停杯投箸。空气窒息成一幅画面,仅有的声响是自那碎出的酒腐蚀地板时所发出的蛇吐信子般的“咝咝”声。

    “大胆,冷雪垠,本座敬你的酒你竟敢不喝!”上座紫衣男子气急而起,拊掌拍裂了前的雕木方桌。紫衣男子量颀长,气势十足。微显秀气的脸也被冷漠孤傲的神色涂淡,却是个高高在上的人儿。

    “碎了城主敬的酒竟是死罪,属下真是敬酒没有吃到吃了罚酒。”被唤作冷雪垠的男子白衣孑然,淡然立在桌边。书生气较浓的脸是工笔勾勒出的,精致而淡雅。冷雪垠面挂常的微笑,但此此景里那看似平淡的微笑却怎么也平淡不起来。

    ‘毒蛇’已将地板啃出了个坑,渗人发毛的撕咬声惊得满座冷汗直溢。却谁也不敢稍碰一下这绷紧将断的弦。

    紫衣男子负手直立,怒气已销杀气不减。“一杯酒果然毒不死你啊,雪垠。”清冷的男声有似天际线般的平直,让人辨不出一丝的感

    “雪垠随城主征战多年,如今城主已全全拿下月星辰。‘敌国破,谋臣亡’,若雪垠是城主亦会如此。不过既我为鱼,那就是另一种境况了。”冷雪垠生极淡,永远是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的语调。

    “多话无益,本座今天定要取你命。”凛冽之气如飞瀑直下,无帝剑出,银光亮。湛星阁宴厅似一瞬之内凝冰结霜。紫衣人剑出甚快,眨眼间紫影闪过,鹰般的扑向猎物。

    宴客之众为扑面而来的杀气制住,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半年前,紫衣玉艳寒一人之力同战上届、月城主,其可怕程度非常人可想。他想要拿下虽头脑极好却武艺平平的冷雪垠简直易如反掌。众人敛声屏气等着冷雪垠将死之幕。

    骤起的白烟迅速扩大,迷惑了整个湛星阁。众人大惊,一时不明所以,慌忙掩住了口鼻。

    幸而白烟虽浓烈,却并未掺毒。

    方才的生死一线被完全打乱,玉艳寒的杀气也似湮在了越来越浓的白烟里。时间颗颗漏去,白烟缓缓散去。玉艳寒高挑的子显现在方才冷雪垠所立之处,只是冷雪垠的影却再也寻不到踪迹了。

    所有人都以为城主要冷雪垠的命已是势在必得,而冷雪垠所立之处几近是宴席之中,四周皆是人。可他竟如幻术戏法般凭空消失。众人不哗声而论,却皆不得其道。

    玉艳寒握紧了手中之剑,眉目深沉。凭他对冷雪垠的了解,冷雪垠必定事先在湛星阁内设了机关。攻陷月星辰时,冷雪垠带队自月星辰后的僻路小道而袭。他则正面迎战当时的、月城主。本来小道僻远而深不可测,本需多花些时,可冷雪垠却早他半个月入了月相辉宫。半个月后他才大功告捷,入了月星辰的主宫。想必就在那半个月漏洞里,冷雪垠便已为自己找好了退路。

    “众人听令,便是要将湛星阁掘地三尺也要给本座找出冷雪垠遁逃的密道。”玉艳寒冷扫全场,狠狠令下。

    “城主,是否下令捉拿叛贼冷雪垠?”玉艳寒手下第一副将桐提议道。桐墨黑,俊气不少,却也不少习武人的粗犷。

    “不必了,他既能逃出去,又岂会让本座捉到。”玉艳寒收了剑,拂袖而去,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

    雪垠啊,雪垠,你我兄弟一场,如今却走到这般田地。我虽不信于你,你却也始终防患于我。若说我绝,你却也是个无之人啊。

    人潮流动闲声嘈杂的街市里,一个白衣人突然坐在一家小茶馆的木椅上,店小二儿殷勤地拿着抹布上来为白衣人擦干净桌子。那白衣人一白衣银边华丽不俗,却带着风帽垂着白纱让人看不清面目。

    小二儿为男子端来一壶清茶,摆好两个杯子,可男子仍是没有脱掉帽子的打算,小二儿觉得好奇,就多留了一会儿,“公子要给你倒好茶吗?”小二儿殷勤的笑着,五官像是都挤到了中心。

    “也好。”男子淡淡应了声,话语从一开始便是清冷冷的没什么温度,男子静静等着小二儿倒好茶,没有再说什么。小二儿还是没有看到男子的容貌,就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偷偷注意男子的动作。男子伸出手把玩着茶杯,修长白皙的手指很是漂亮,由此不难想象那白纱下的容貌应当也是不凡。

    “你想看我的容貌吗?”男子磁的声音传来,莫名的带着些吸引人的魔力,男子轻轻用手撩起白纱,白纱裂出一个缝,透出其内白皙精美的的线条。

    小二儿正看得出神,突然清风一来,将男子掀开半截的纱又吹了回去。带来那阵清风的是位年轻的白衣公子,俊美的脸庞和气的微笑,“小二儿,给我来份茶点吧。”冷雪垠轻声说了句,就坐到那白衣男子的对面。

    小二儿对着男子微笑的脸,也没多想就把抹布挂在肩上,端点心去了。

    “爹亲,他不过是个小二儿何必和他玩笑。”冷雪垠对男子笑笑,并为男子续上茶,态度很是恭敬。白衣男子放下手,指缝间夹着一根淬过毒的银针,若是那小二儿看到男子的容貌,也便是那小二儿的死期了。

    “雪垠,你倒是悠哉,和玉艳寒反目还这般堂而皇之地走在大街上。”男子撩开些白纱,喝了口茶,那男子的容貌和冷雪垠有七八分的相似,却又要比冷雪垠俊美与冰冷几分。

    “大隐于市,想来没人会想到我会这样走在街市上,何况玉艳寒又没有追杀我,我何必藏头藏尾自惹麻烦呢。”冷雪垠看看四周过眼就忘的人潮,他与玉艳寒也是四年的合作的关系,虽然早就料到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却难免觉得有些可惜。

    “你真的不要接受我的位子,漪潋园可是现在唯一能和月晨星对抗的组织,难道你不想报复玉艳寒吗?”白衣男子轻轻开口,虽是规劝的话语确实冷淡的语气。

    “爹亲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现在还不想做一个不老不死的怪物,背上弑父的罪名。况且玉艳寒的做法我并不反对,他也没有追杀我,我并不打算和他对着干。”冷雪垠的语气也是淡如水的,只是没有那男子语气冷得似冰,冷得没有半点感

    “雪垠,你是我一直花心思培养的,我希望你有朝一可以继承我的一切。”男子掀开白纱眼睛直直对向冷雪垠,男子眼睛的线条很精致,微微遮住冷清的眼神。

    “爹亲确实教给我很多东西,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做到如同爹亲似的毫无感。”冷雪垠对自己的父亲,从来都是直言坦白并不敢有半点隐瞒。冷雪垠的父亲的本名与真实年龄就连冷雪垠也不清楚,只知道父亲如今用的是冷无这个名字,且是那个传说有不死之术的漪潋园的祖,也是那个传说中得到不老不死能力的人。

    漪潋园是个神秘的教派,当为邪教,漪潋园对外宣称的第一领导人是漪潋园的尊上,但只有少数漪潋园的高层知道漪潋园的幕后老大却是祖,而漪潋园历届的祖不知得到了什么力量,竟可以不老不死,像冷无便是如此没有岁月限制的怪物,如今只是隔些年出来逛逛,因此世人也并不清楚冷无的存在。

    “你不愿加入漪潋园也罢,昔时我曾与逍游宫的掌门有所交,你若有兴趣我可以将你推荐过去。”冷无喝着冷雪垠端给自己的茶,轻轻说道。此时街上人来人往,人烟迷乱眼睛。冷雪垠想当时父亲应当是想让自己去磨练好看透人世人,接替他不老不死的位子,却不想冷雪垠这一去却是走上了和他预想相反的路上。

重要声明:小说《逍游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