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话 蛰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凖木 书名:尤木历险记
    尤木蹑手蹑脚的返回自己帐篷,在包里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他的整蛊终极道具,嘿嘿,吓不死你。

    这是一个橡胶头,长发、白面、两颗獠牙,当然还有无助的眼神,尤木找了一根粗一点的树枝,用细绳子将玩具头绑好,反复试了一下长短距离,感觉正好,就又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林子边,调整了一下高度和角度,保证林子一转头就能和这个玩具头嘴亲嘴。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尤木就用空闲的手捅了捅林子的肩膀,“嗯……”林子耸了下肩,睡的还是很香,这样不行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尤木当机立断,大力的推了他一把,林子一晃形,行了过来,打了个哆嗦之后冲尤木推他的方向看去,嘴里还叨咕着:“谁啊,是不是该换……啊!啊!啊啊啊!鬼啊!”

    尤木感觉自己的鼓膜马上就要碎了,皱起了眉头想伸手堵住耳朵,这时砰的一声,原来林子受惊不起,来了个旱地拔葱,肩膀直接击中了在他后的尤木,尤木顺势就倒在了地上,再看林子,原本在怀里的木棍,早就不知道扔到哪边去了,乱地之后双手紧紧的抱着头部,片刻也不敢再睁眼看了。

    尤木你这叫自作自受啊,躺在地上恢复了一会,才颤着音对林子说:“是我,是我,那个帐篷的,尤木啊。”

    说着话尤木就尝试着拄着地慢慢撑坐起来,林子又缓了好一阵才敢看他,困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尤木还坐着地上揉自己的下巴,林子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看的他心里毛毛的,因为原本也不熟,林子也不会像好朋友开玩笑一样骂他一顿了事,所以就用冷暴力折磨他。

    尤木和他对视了不到五秒,就低下了头,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我错了。”但是林子充满压迫感的眼光一直没有减少。

    “好玩么?”

    “不好玩,我这真是脑子抽风了……对不起,对不起。”

    尤木的连连致歉,也终于让林子的绪有点缓和了,“娘的,你小子给我记住!你这害的老子要怎么办?”

    接着火光,尤木看到林子的双腿还在打哆嗦,裤子上好像有一片已经湿润了,这下真的是玩太大了,下巴的疼也没那么厉害了,尤木连忙起,走到林子面前,“哥哥,这事是我太过分了,你看你要骂我打我,怎么解气怎么来。”

    尤木已经闭起了眼睛,想象着林子该怎么狠劲的抽他几个大嘴巴子,等了几分钟也没什么动劲,这才睁开了眼睛,出乎他意料的是,林子消失了,根本不在他面前,他四下寻望,这么大点地方,带着两团篝火,应该是都能看得到的。

    这次换尤木有点心惊跳了感觉了,就在他要大喊一声,测试林子能不能听到自己的时候,却见林子从考古队的帐篷里面钻了出来。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

    林子指指自己搭在臂弯的裤子,“我不能一直穿着他吹凉风吧,小兄弟会不高兴的。”

    尤木钝了一下才呵呵的笑了起来,再看林子时,腿上已经是另外一条裤子了。

    林子找回先前的木棍,将湿掉的裤子架在火前烤了起来,“这也没水,暂时洗不了,我这就带了三条裤子,还没开始就让你给我报销一条。”

    尤木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就只能一个劲的搓后脖根子说对不起。

    “坐吧,坐下聊会。”

    尤木顺从的坐了下来,两人调整了一下坐的方向,确保能把两个帐篷都看护到,尤木又跑了一圈捡拾了之前来这宿营的人没用完的木头添进了自己那堆火里(顺便将自己的玩具头收拾了个好),才有坐回到了林子边。

    尤木想找些话题两个人一起聊,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林子先开的口:“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是你女朋友?”

    “啊?小诺哦,是的。”说的尤木都有点脸红了。

    “小子运气不错嘛,不像我,唉,和你们同龄,同学不管是年龄还是块头都比我大,我们班里的女生都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看,连大二师妹都把我当小孩子看,上了这么几年学,连个女朋友都交不到,唉。”

    “不会吧,我觉得你人不错啊,你们学校女生少吧?要不然就都瞎眼了。”

    “一个方面吧,好多女生也都慕虚荣,我家境不是很好,不然也不会放假的时间来做这么危险的课题了,就是赚点钱。”

    ……

    两个人聊开了以后,就你一言我一语,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从小学的自然常识一直扯到了四维世界。

    正瞎扯的欢快呢,尤木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脖根子被一阵凉风嗖的吹了一下,起了一鸡皮疙瘩。林子问他怎么了,他说可能是晚上有点凉了,自己穿的少,说罢,他就起又去找燃料去了,这时又是一股凉风嗖的从他后脖根子上掠过,他警惕的回了一下头,发现空无一物,看着在一旁拨弄篝火的林子,心想这小子不是想报复我吧,好吧,我先假装不知道,等下假装吓一跳,也算跟他扯平了。

    于是尤木就又捡起柴火来,心里多了一份警惕,为了不引发林子的怀疑,继续假装什么事都不清楚,果然,没两下功夫,那种叫人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又来了,这次尤木早已准备好了,连忙转头过去,这一转不要紧,他感觉脖子被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只手死死的钳住,马上气就短了三分,出于本能他用双手去抓那只手,刚碰到,一股钻心的痛就传了过来,感觉已经流出血来了,娘的,这是什么啊,在两只脚有节奏的踢踏之际,他终于看清了这只手的真面目,那和手完全是两个概念,死死扼住他的,是一条有中年男人胳膊粗细的貌似树藤的东西,与之稍有区别的是上面好像长满了锋利的倒刺,就是这些东西刺痛了尤木的双手,顺着这根藤寻去,尤木看到了一张深绿色的脸。

    这个不知名的生物背对着火光,尤木不敢确信究竟他的脸是不是深绿色,还是说那究竟算不算一张脸。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这张脸的第一个瞬间,尤木就认定了它是绿色的,这可能是一种危机第六感的触发,这张深绿色的怪脸的顶端,是两根高翘的山羊角,角尖似乎是打磨过的,微微向外散发着一点玄兵神器的寒光,这脸上一上一下的两个圆孔不知道是不是它的眼睛,但里面又好像空无一物,脸颊及下巴周围活动的触须,也像一条条被赋予了生命的皮鞭,尤木心想这货肯定不是林子了,要不他肯定得在cosplay全国赛拿个大奖啥的,这恐怖的气力,自己的脖子说不定在下一秒就会被拧断了,得想想办法,自己还不想这么早就报销了,可是……尤木感觉自己的最后一口气就要断了,整个大脑甚至开始一片白光,开始播放人生的回忆幻灯片了,真是有点不甘心啊!

    就在尤木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一个声音把他从地府拉了回来。

    “尤木,捡个木头这么慢,你在那跳迈克尔·杰克逊那?呦,动感嘛,表不要那么僵硬。”

    尤木头微侧了一下,看见林子在向他这个方向走来,他立马向那个方向抓了几把,希望林子能过来救他。

    就在他挣扎的时候,突然感觉脖子上的那股劲奇迹般的消失了,他立刻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吸起气来。

    林子看见尤木摔倒在了地方,隐隐觉得可能是有什么问题,快速朝尤木跑了过去,问倒地的尤木怎么了。

    “有……怪……物啊!”尤木说完这句话,上的力气就更加少了。

    “在哪里?”林子问完以后,发现尤木已经不怎么有力气回答自己了,心下一沉,俯下去将尤木架了起来,一点一点向篝火处前进,不时机警的四周环视一眼,避免有什么危险。

    扶着尤木坐定以后,他帮尤木顺了会气,尤木刚从鬼门关逃出来,手脚还在打摆子,过了十来分钟,才渐渐恢复起来。

    “究竟怎么回事?”

    “怪物啊,一个长着羊角的树妖!刚才死命掐着我的脖子,快把我掐断气了。”

    看着林子疑惑的看着自己,尤木愤怒的说:“你没看见吗?就在我面前,背对着你,你应该能看见的!”

    林子还是不说话,沉默一下又开始拨弄火堆。

    尤木对他的反应十分生气,自己刚刚差一点就死掉了,而这个人居然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尤木转念一想,难道真的是他恶作剧?那也太狠了一点吧,怪不得交不到女朋友,活该啊。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你什么意思!多明显的事什么叫你不知道我讲什么!”

    “别太激动,其实刚才你去捡柴火我一直在后面看着你呢,我这视野很好,借着火光,还是能看清楚你那一带的,你的背后,什么都没有,我只看到你一个人突然开始手舞足蹈,我还以为你在学迈克尔·杰克逊跳舞逗我呢。”

    尤木完全不能相信,那个怪物比和他差不多高,就算它体的颜色和周围的颜色比较相近,也不能完全看不出蛛丝马迹啊,这太不合理了。

    “那我手上的伤怎么解释!”尤木将双手摊到了林子面前,那刺破的伤口总不能是自己拿粗针扎的吧,没想到,林子面部的表更加诡异了。

    “哥们,你是还没逗我玩够还是你太辛苦,压力太大了?”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看看你的手吧。”

    接下来吃惊的就是尤木了,就在刚才明明感觉还在往外流血的手指,居然毫发无损的摊在那里,根本没有一点刺破的痕迹。

    “不,不可能,刚才明明感觉到在流血了,那你看我脖子,上面应该有淤痕。”说着尤木把领口往外扒拉了一下,林子本不想再理他了,但看他认真的语气,好像也不是逗自己玩,就有看了看他的脖子。

    看见林子摇了摇头,尤木感觉自己的头都有点大了,刚才一幕那么真实,自己明明就要断气了,也是假的吗?

    转念一想,难道……

    是黄老头说的我的什么能力又发作了?

    可是他上次说那是和梦有关的,自己这会没有做梦,即使做梦也不会想要创造出个怪物把自己搞挂吧。

    他要瞅了会林子,希望能从他脸上读出点有用信息。

    林子完全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自己慢悠悠的扒拉着篝火,许久,说出一句话来:“我知道这么问可能有点不合适,这也是我的一个假想,因为你知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可能我是真的要瞎了,你看我的样子像瞎了么?不像嘛,所以,我说,你不会有什么羊癫疯之类的精神疾病,刚才不小心发作,或者自己看到什么幻觉了吧?”

    换做平时,尤木可能会上去抽他了,当然,关键是这个林子也比较瘦弱,能抽得过,但此刻他竟然有点认同林子的话了,是不是自己真的神经出什么问题了?出现幻觉了?

    可那一瞬间的生死感受,那种要断气的感觉,也能幻觉的这么真实,那自己还不早早的就被自己的幻觉玩死了?而且自己从来也没有精神病史啊,也没听大宝、二妞他们提过家里祖上有谁有这个基因的。

    “不可思议。”

    林子对他笑了笑,“是不可思议的。”然后看起来颇有心事的看着眼前的火堆。

    尤木这时在想要不然,明天早早的就更八头他们说清楚,这才第一天,自己上就出了这么档子事,接下来那么多天,搞不好真会没命啊。

    接下来他想到现在这种坐法还是有点不安全,刚才的怪物就是喜欢撩人脖子,他就委婉的跟林子提议说两个人叉开坐,一人守一头,还可以聊天,也不影响守夜,这样最大的好处是两个人可以耳听六路,眼观四方加四方。

    林子看他惊魂甫定,也就答应了,两个人有的没有又开始聊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尤木历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