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话 旅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凖木 书名:尤木历险记
    火车开的很缓慢,说是快车,可是见站就停,遇车就让,弄的第一次出远门的尤木有点心神不宁,小诺见他有些不耐烦,就拿出随带的扑克,喊八头、吉萨一起玩起升级来,因为是晚区间的过夜车,四人果断选择了卧铺,也不算很拥挤,玩起牌来让尤木的焦虑一扫而空,骨子里尤木还是有点好胜的,特别是他觉得如果输给八头,就有点丢脸了,所以牌打的特别小心。

    刚开始八头还有所收敛,等到输了好几级,被吉萨频繁抱怨的时候,他来劲了,一把将牌扔到桌子上,“再嚷嚷,再嚷嚷,老子不玩了,你跟谁搭伙跟谁搭去。”

    他这句话说的极具爆发力,引得车厢里其他乘客都在寻找声源,这时,他们同车厢的一个20来岁穿一牛仔短衣短裤的年轻人站了起来,“小子你嚷嚷什么,你欠啊。”

    尤木的注意力一下子从八头上转移了,他仔细看那个人,哎呦,脸上坑坑洼洼,好像还有一道刀疤,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善茬,但是八头那更不用说了,从来没受过气的主,不光是胖,脾气爆啊,那手,想想尤木都觉得股疼。

    小伙子话音未落,八头一个肘子就已经送出去了,直奔那人的面门,车厢空间狭小,八头这肘去势又急,眼看这人是要有血光之灾了,尤木想这也救不了他了,只能等他挨完这一下再拉八头了,谁知道电光火石之间,势就发生了变化。

    八头一肘送出,本以为铁定能沾点便宜,可是这小伙子眼疾手快,看一肘奔自己而来,也没闪躲,只见他嗖的一下从小餐桌上拿起了不锈钢盘挡在了自己面前,却说八头一肘大力砸在不锈钢盘子上,自己生痛不已,尤木去看那盘子时已看见明显有变形的痕迹,那刀疤脸虽然护住了面部,但是强力的冲击仍然使他的后背撞到了护栏上,这下不得了,这人的怒火都快烧出来了,他不甘于吃这一撞之亏,迅速的举起餐盘向八头的脸砸去,八头高1米85,对方经尤木目测,最多也就1米8,他本来举盘想砸头,却发现有些困难时,就更改了目标。

    八头嘴里嘟囔了一句“的”,也不去躲这一盘,而是对着对方的肚子狠狠出了一拳,不锈钢盘打中八头的那一刹那,也是刀疤男肚子上重重挨八头一拳的一刻,然而两个人的表却相差甚大,吉萨已经用手捂住了脸,他知道这事多么血腥的一刻。

    八头挨了一下,像个没事人一样还站在原地,而受了他一个的那个人体扭曲了一下之后,就躺在下铺捂着肚子开始哇哇叫了。

    “哼,吓唬老子,你也不问问他们谁敢。”

    八头眼睛扫向尤木和吉萨,吉萨慌忙的笑脸点头,尤木将脸痛苦的扭向了一边。

    正当八头像个胜利者一样,沾沾自喜的时候,他丝毫没有察觉到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背上。

    “年轻人,脾气不要这么火爆嘛,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再说这件事也是你理亏。”

    尤木赶紧顺着那只手的方向伸头去看,发现是从上铺伸下来的,那只手白的渗人,不像是一只正常人的手,青色的血管清晰的映在雪一样的皮肤之下,令尤木感到很不舒服。

    这多管闲事多吃,刚才那人被打的那么惨,你还敢说这话,看八头不修理你。吉萨心里想着,但是看八头在那浑很用劲的样子,就是不出手,这货难道是听了刚才那话顿悟不出手伤人了?这也太奇怪了。

    八头胀红了脸,尤木看出不对劲,像小诺和吉萨使个眼色,“八头,你怎么不说话了?我觉得的人家说的对,是咱们有点太吵了。”

    平时尤木要是敢这么直着说,八头早就找他切磋拳脚了,可是当下的八头,还是在那一动不动。

    尤木看见八头的嘴唇好像在努动,像是要说什么话,小诺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忙问:“哥你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

    一旁的吉萨摇了摇头,他已经看出个大概,八头恐怕不是不想发作,而是发不出来,看他全使劲的样子,好像是给人死死的钳住不能动弹,“上铺的高人,请您放我朋友一马吧,我们会劝他改的。”

    许久没有回应,只是八头还站在那里,还有搭在他背上的手。

    吉萨又说了一遍,上面终于有了些反应:“被发现了啊,不过也难怪,一般人都会觉得这样有些奇怪吧,睡了一天,该起来活动活动了。”中厚的声音从被褥里面传出,尤木还在想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褶子脸。

    这张脸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的褶子,简直可以开个褶子博物馆了,老实的面相,塌鼻梁,浓眉,厚唇,一看就是庄稼人的长相,和他雪一般的肤色极其不搭配。

    尤木向吉萨努嘴,想要问他怎么回事,旁的小诺拉了下他的胳膊,悄悄的指指八头,又指指那人。

    “不是吧,你的意思是八头被这货制服了?”

    小诺看着尤木,眼神里冒出了火光,“死木头,你敢说的更大声一点不?”

    “哈哈哈,你们几个倒是比这个莽汉要来的有趣一些。”

    只见那人缓缓将手从八头上移开,八头立刻像一头被抢了猎物的老虎,转咆哮了起来:“你给老子下来,大爷的,老子要杀了你。”吉萨看他马上要扑上去了,使劲全力拉着他,尤木见吉萨有点支撑不住,也上去帮忙。

    上铺那人不慌不忙的整理着衣袖,慢悠悠的说:“哦,你要能杀过来杀杀看啊。”

    八头听到这话,受了更大的刺激,猛劲向前冲,吉萨和尤木感觉自己的有都快脱皮了,但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乱子,还是死命拉着他。

    正在他们玩拔河游戏的空当,上铺的神秘人登着脚梯,跳了下来,尤木此时看起,这人大约三十来岁的年纪,穿着一件丝绸质地的短袖汗衫,下着棕色的布质短裤,不伦不类,眼睛眯的跟条线似的。

    “不受教啊,你们放看他吧,我看看他怎么杀我。”

    小诺连忙为八头的蠢话道歉,“真的,放开他,没事的,他多大能耐,我已经清楚了。”

    尤木心里一惊,我的亲哥哥、亲叔叔、亲大爷,你长的老相,怎么说话跟个孩子似的呢,这时候了还火上浇油呢,这头蛮牛要是我们放开了,能把这节车厢毁了。

    棕短裤还是满脸堆着笑,看八头冲不过来,自己迎了上去。

    尤木想,唉,你这是要作死啊。

    却听吉萨转头对他说:“你去阻止他,保护八头。”

重要声明:小说《尤木历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