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 错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凖木 书名:尤木历险记
    “傻孩子,说什么呢,你这会在哪呢?我去接你。”

    “我在福林路小区,姑父,那我爸妈现在?”尤木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心中饱含着希望,他希望姑父告诉他父母还好好的在某个地方,自己的噩梦已经结束了。

    “你等我,我马上到。”姑父没有做任何回答,语气变得短促。

    在姑父来的空当,尤木在整理自己的思路,今天是4月17号没错,那么17号以后发生的事应该都是自己的梦,那么姑父……应该只存在自己的梦里,想到这他的心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姑父的电话证明他在这时确实是存在的,但是自己的家怎么消失了,那是在做梦之前就存在的,应该还在的,这究竟是怎么了?父母的电话也莫名其妙的成了空号,更奇怪的是自己的手机也没有储存。

    10分钟后,一辆黑色的雪福来停到了尤木面前,从车上走下的人尤木一眼就认了出来,和梦中的姑父长的一模一样。

    “木木,你今天有点奇怪,要去看医生吗?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尤木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大声问:“你是谁,你把我爸妈怎么了?”

    没想到那人并没有回答尤木的问题,走上来甩给尤木一个耳光,“混账,白养你这么多年了,要是让你爹妈知道你现在这么疯疯癫癫的,当年就不能只让你活下来。”

    耳朵还在因为巴掌作响的尤木听清了这句话,但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还没来得及反问,那人就一把拉住他的领口,几乎将他提了起来,“想见你爸妈是吧?走吧,我带你去,混小子,这前许多年你怎么每年都不去。”

    被不由分说的拖进车中后,尤木整个人的思维失去了控制,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使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乖乖的坐在车上,猜想事可能的走向。

    没多久就到了轩莲山,也就是铜湘市的公共墓地,占地1800多亩,附近一片因为古树保护和近些年来绿化工作的突出,保存了一派生机盎然之景,背靠太乙山,双弯横过园,松翠柏绿,又兼之清河小溪汇引,是安眠的好去处。

    “姑父”把尤木带到一座墓碑前,自己先弓下腰鞠了三躬,无限虔诚的看着墓碑,眼角略微湿润了,“混小子,你怎么不拜你爸妈?”

    尤木在他鞠躬的空隙,仔细看着墓碑,上面确实是印着父母的遗容,令他无比心酸,然而他发现有两次明显的破绽在碑上,一是名字不对,这块碑上所书的是“先父母尤孟白、常思梦之墓”的字样,这和大宝、二妞只有姓相同,名字完全不一样;其二,这块墓碑所标时间是星宇1721年,距离今已经有十余年之久,那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父母又是谁?

    谜团越来越多,尤木已经不能再想更多,“姑父”见他这样,拍拍他说,是不是高考压力太大了,要不然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你最近老是睡不好做恶梦,要不请个高人帮你驱散一下?

    尤木木然的摇着头,一个想法从他心中划过,他感觉这一切似乎是一场梦,但更像一场蓄谋已久的谋,一个陷阱在自己还没发现的时候就将自己牢牢的困住了,肯定有哪里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

    “要不咱先回家?我预约家医院给你看看?”

    “我没事了,姑父,可以去学校了,早上可能没睡醒,有点迷糊了。”

    “我看你神色很不好啊,不要太勉强了,木木,你爸妈把你托付给我和你姑,我们不能让你出问题。”

    “没事,姑父,你把我送到学校就去忙吧,有什么事我就给你打电话,放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事的。”

    尤木想去学校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

    “姑父”盯着他看了好久,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就姑且先将他送回了学校。

    学校里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让尤木绷紧的心弦稍稍等到了放松,这里是他最后的避难所。

    “尤木同学,你是怎么的,嘉美同学是请了假的,你无故旷课,可不要说我给你找麻烦哟。”

    再次听到李头**的声音,尤木觉得简直就是天籁,再亲切不过了。

    “李老师,我想问您件事儿。”

    “哦,什么事?你还有什么事能问到我哦。”

    “我爸妈,就是尤大宝和常二妞,您还记得吧?”

    “吼吼吼,尤木同学,你在说什么呢?我有点听不懂。”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傻?你也和赵宝他们是一伙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姑父呢?人家把你养这么大你现在说人家说什么一伙的,果然是缺家教的孩子,唉。”

    “哈哈,跟您开个玩笑,呃,不好笑是吧?”

    “快回班上课去吧,你这孩子魔障了,我当你班主任快三年了,从来没见过你爸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名字,你的监护人不就是你姑父?”

    尤木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老小子肯定是在骗他,所有的事都失去了控制,他感觉自己像是从一个星球飞到了另一个星球,他还是不肯认输,既然李头跟着“姑父”撒谎,那这一班的人,特别是八头、吉萨他们,总不能跟着骗自己吧。

    课间尤木又试探的问了八头他们关于自己父母的事,却发现,他们好像都失忆了,全都说没见过尤木的父母,八头、吉萨因为比较熟悉尤木的家事,悄悄把尤木拉到一边问他为什么问这个,他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尤木极力想堵住耳朵不听这些瞎话,但是他心里清楚,不可能这么多人都合起伙来骗他,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又一次狠咬自己的胳膊,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带着不解熬到了放学。

    握着电动车的双把,他想到这是父亲为他买的,就这么真实的在他眼前,而父母亲却变得虚无缥缈,似乎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一切难道真实自己做梦梦出来的?

    但是那一幕幕过于真实,完全不像是在做梦啊,究竟是怎么了?

    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耳边传来了哎呦一声,自行车也跟着受到了阻碍,快要倒了下去,尤木连忙伸脚撑住车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黄藏气!”

    “哎呦,叫的,不赶快过来扶我一把?我这把老骨头,被你这么撞来撞去的,早晚得散成一团。”

    “还愣着干嘛,你是不是只会发呆啊,小伙子。”

    尤木这才缓过神了,他知道自己?如果是17号那应该是自己第一次遇到黄藏气,之后他就被警察抓了啊,这又是什么况。顾不得想那么多,这时的黄藏气变成了尤木的救命稻草,尤木停好车,赶忙去扶黄藏气。

    别看这个老头瘦,体却很沉,尤木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搀了起来,“小伙子你缺乏锻炼啊,我这个老年人都没多少了,你还这么费劲。”

    “你……你,你知道的对不对?”尤木很是激动,他几乎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能够告诉他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当然知道,都告诉过你了,我是研究特异功能的,我也有特异功能不是,不过,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对你说,说了你也理解不了,你这放学了不往你姑父家去,还往你家的方向骑,让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会把你关起来的。”

    “你都知道什么,快说,我能理解,我肯定能理解。”

    “哎呦,手上少使点劲,快给我捏断了。”

    “我也是自己推测的,不一定对,一切都要从前一个17号说起,也就是上次我遇到你。”

    如果平时上课尤木能有此时百分之一的精神集中,那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学业问题。

    “17号早上,我恰好在那个十字路头附近遛弯,但是一瞬间,我感觉到周围的气场变了,事来得太突然,就像是宇宙大爆炸一样,一种从无到有的感觉。我四下寻觅,发现了站在路中央的你。”

    “我只想知道我爸妈的事,你直接从我爸妈现在在哪里讲起就好了。”

    黄藏气面露不快,“还听不听了,不听我走了。”

    看到黄藏气生气,尤木有点慌了,“听听,您慢慢说,要不要喝茶,咱去前面那个茶楼吧?”

重要声明:小说《尤木历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