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恶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凖木 书名:尤木历险记
    17号过去后,事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小子过的平淡无奇,除了不信邪的地理老师要求尤木回到过一次问题,再一次引发了悲剧以外,其他都还算正常。

    面对喋喋不休的尤木,嘴里不断的说什么东非大裂谷是他所劈开的,维多利亚瀑布也是为了给这个星球带了一点改变,他如何设计天体运行,如何创造时间与空间的法则等等,地理老师只是优雅的对他说了:“滚出去!”

    他仍然是停不下来,直到李头又一次温柔的干预,才使他能喘口大气。这次李头破天荒的没有找尤大宝夫妻聊天,他应该是对尤木已经失去耐心了,叫他写了一份不在课堂胡言乱语的保证就放了尤木一马。

    19号是个星期天,难得休息一天,本想好好赖个的尤木大清早就被父母拉了起来,虽然一万个不愿意,还是跟他们去走了趟亲戚,令他感到纳闷的是,打小自己的亲人圈子就只有父母,从来没有听父母提过还有别的亲人存在,何况还是同城,之前的许多年从来没有走动过的亲戚,让尤木多少觉得意外。

    “乖儿子,那时候你还小呢,不记得了?就是你爸的妹妹,你姑姑一家呀,你五岁的时候咱们一起过的年,后来他们搬到外省去了,前天刚回来,今天不是咱都有空么,去给他们暖暖房。”听母亲这么一说,尤木使劲回想,却搜索不到任何结果。

    姑姑一家的打消了尤木的疑虑,看到长这么大的尤木,姑姑忍不住流出了眼泪,旁的姑父也不断的拍着尤木的肩膀夸他一表人才,弄的尤木都有点不好意思了,陌生感在晚餐之后彻底的消除干净,在这个城里多一门亲戚能让尤木感到更快乐一些。

    晚饭后赶回学校自习的尤木,收到了八头的生邀请,说是在20号晚上,掐指一算,也就是在明天,尤木小抱怨了一下为什么不在星期天提前过能够多玩一会,八头一听这话立马火了,指着他的鼻子到,自己打了一天电话,他和吉萨的电话一直占线,本来还想约嘉美,结果人家说是有事,如果换一天的话应该能行,哪有让人换一天过生的,八头一边向尤木抱怨,一边用眼睛瞟向嘉美的座位,尤木也随他的眼光看去,才发现嘉美没有来上自习,不知道有没有给李头请假,为了安抚盛怒的八头,尤木急忙将自己是去走亲戚的事说了出来,并说自己是一万个不愿意,还自告奋勇的说通知其他两人都由他来搞定,最后敲定了地点是在八头的家里,另外尤木还答应要送上一份大礼。

    答应的时候一时痛快,等晚上回到家,他才发现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非常赶了,明天要约好吉萨和嘉美,还要变出一份大礼,越想越觉得头疼,更令他头疼的是依旧连续不断的噩梦。

    大约一个月前的某个夜里开始,尤木睡的正香,梦里的光怪陆离正使他分不清与现实的界限,忽然就有人倒在了他面前,血模糊,伸出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他的左小腿,吃惊之余,他挣扎着扭动体想往后退一步,隐隐听到地上卧在地上的人发出呻吟,尤木壮了壮胆子,蹲下来一探之余,不经倒吸一口凉气,那人竟是自己的老爹。

    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尤木定在了那里许久,想要伸手帮尤大宝之际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老式的座椅上不得动弹,他使劲的扭动,想要大声的呼救,然而一丝声音也难以发出,正在他惊魂甫定之际,见一蒙面人探出铁钩子直冲他的眼珠而来,嘴里还说道:“你看见的太多了……”

    幸而噩梦在最糟的时刻总会有母亲推他清醒,一个月以来,他的黑眼圈经过层层累积,已犹如化了烟熏妆,整个人都杀马特起来。

    这个噩梦像连续剧一样,断断续续,场景虽然一直在产生变化,可给尤木的感觉是,这似乎是一个事件,在他梦里以某种形式的展现,而主角,似乎就是他本人。

    想跟父母要钱买礼物,谁知道自己洗脸的功夫两人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张字条说有事,可能晚上都不回来了。

    失望之余,尤木只想先一步把请人的事搞定,出门时,不愿的将自己从嘴里抠出来的一点积蓄带在了上,准备中午放学时去买礼物。

    “嘉美,今天是八头的生,你看晚上有没有时间咱们一起给八头同学过个生,八头同学平时乐于助人,给咱们的帮助都不少,上次不是还帮你赶走几个臭流氓,你看你方便不?”

    “好呀,昨天八头联系我来着,有点事,还好他改今天了,不然还真是有点过意不去呢,那,还有谁去呢?”本是鼓足勇气向嘉美发出邀请的尤木,在听到一番软语之后,不有点面色红胀。

    “呃,还有我,还有吉萨,晚上放学咱们一起去八头家,他爸妈最近出国了,家里也空着。”

    “嗯,好的呀,就这么说定了。”

    看着嘉美一点点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尤木开始不住的愣神,当初要不是害怕挨打和嘉美坐同桌那该多美呀,八头作为一个同桌和朋友虽然也不错,但是那个吨位,那个霸道,唉,一失足成千古恨那。

    正愣神呢,上课铃激烈的响了起来,打断了尤木的神思,糟糕,李头的课,可不能再被逮住了,想到此,尤木脚下放快了速度,一股脑向教室跑去,不巧的是,和悠闲晃着步的李头撞了个满怀。

    “尤木,你真讨厌,处处针对人家,快给我把书捡起来。”尤木被这个大汉撞了个趔趄,定睛一看,兰花指正对着自己,哎呦,又闯祸了,急忙弯腰捡李头掉在地上的书。

    “晚上放学你留一下,我有些话要跟你说说。”听到李头颁布喝茶令,尤木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这一顿茶的时间可长可短,曾经有传说李头以前带过的学生有犯在他手里的,聊的学生家长都快报失踪人口了……

    八头那个暴脾气,也是江湖人物的格,及其重义和许诺,说是有个和他特别铁的哥们,一次跟他约好去网吧,结果因为父母不让出门爽约,后来被八头揍的那叫一个惨。

    唉,霉运还没结束么?

重要声明:小说《尤木历险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