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日本人,我救不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就是右手了 书名:无名庸医
    回到寝室,朱军又莫名的想起韩佳,是怎么都甩不出脑海。

    “完了,完了!我该不会是被那小丫头给迷了吧!犯相思病了?”躺在上,朱军喃喃的说到。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朱军拿起一看,是爷爷的号码。

    “喂,老爷子,您又有什么事啊?您不是说了吗,要半年以后才去您那学中医的。。。。”朱军无精打采的说到,话还没完,就被爷爷打断了。

    “你回来,我有事找你!”老爷子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朱军无奈的爬起来,穿好衣服就去往爷爷家。

    到了爷爷家门口,朱军刚想大声叫喊,却听到屋里传来爷爷的怒吼声。

    “李市长,你什么意思?”

    “朱老,您就救救他吧!您为医务人员,总不能见伤患来了,却置之不理吧?!”

    “嘿嘿,对不起了,我已经是退休了,现在只是个小老头儿,可不是什么医务人员。”

    朱军轻轻的推开门,走进院子,就见爷爷正在和一个人说话,听对话,那人应该是个市长,旁边还有个轮椅,上面坐着个人,那人的后有两个人护着。

    朱军看轮椅后面的两人,双手已经是紧紧的握拳了,朱军也警惕的走到爷爷的侧,提防着两人。

    “朱老,你就看在刘省长的面上,给他看看吧,他好歹是刘省长叫来的啊!”李市长见说了这么多的话都是不管用,干脆抬出省长来。

    “哼!小刘?”老人一脸不屑的看着李市长,淡淡的说道:“老刘他是不会叫我治他的,除非他这几年又皮痒了!”

    朱军这一听,可是呆住了,爷爷的医术,自己也是知道的,在全省来说,不说超过他的,就是赶得上他老人家的,也是没有,但再怎么医术好,那也还只是个医生啊,怎么还直接的称呼省长‘小刘’了,而且听爷爷这样说,他似乎还扁过这个封疆大吏!

    爷爷真牛啊!朱军的脑海里马上就闪出这个想法。

    听到老人的话,李市长也是没辙了,好似也知道老人和省长之间的关系,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见李市长半天没说话,轮椅后面的一个人马上就叫了起来:“八嘎!#@¥%@#”

    听到那人说话,朱军恍然明了,原来来看病的是本人啊,难怪爷爷不给看。

    那人一说完,轮椅后面另外一人马上就翻译到:“混蛋!你们要是不给社长看病,我就拆了你们的骨头!”

    那翻译,真他妈的是“敬业”,竟然连先前那说话人的表都是学的一样。

    朱军见后,低声喃喃道:“妈的,爷爷,您什么时候在家里养了条狗啊!还真是养不亲啊!一点都不惦记自己是谁养的!”

    朱军这在骂那翻译,叫他不要忘了,他是中国养大的,不要像条疯狗样,咬自己人!

    自己的话一说完,那翻译的脸上就是一阵青,一阵白,指着朱军的鼻子,“你。。。”了半天,也是没说出第二个字来。

    这时李市长看着朱军,很是不善的说到:“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老人一听就更是不高兴了,你明摆的这是在说我没家教吗!老人冷哼了一声,大声说到:“军,替我送客!”

    “诶,好嘞!”朱军马上就应到,看了几人一眼,很是大度,客气的做了个请的动作,说到:“诸位,请吧!我们还有事,不送了!”

    朱军刚说完,那翻译马上就在另一个本人的耳边说着什么,很快,那本人就爆叫了起来,跳到朱军的边,就是一拳蹦出。

    朱军见那本人向狗一样的,说咬人就咬人,也是冒火了,心道:妈的,要打架你也不看看是在什么地方,老子家里是你可以乱来撒野的吗?

    朱军避也不避,也挥拳迎上。

    “砰”的一声,两拳相撞,那本人仅仅是退了一步,而朱军则是连好几步,最后还是被爷爷给托着形。

    老人本就是护短之人,现在见自己孙儿被人大退,马上就是怒了起来,扶定朱军后,八卦步迈开,三步就来到那本人的前,一个太极圆手就把那本人撂倒,接着又把他拖起来,一推一拉,右手四指并拢,使出寸劲,打在那人前,接着指节一弯,第二次打出,然后又变成拳,拳变成手背,最后手背一个翻转,变成掌,瞬间之下,打了那本人五下,直接的将那本人打飞了出去,刚好落在了院子外了。

    打完后,老人瞪着几人说到:“本人,我救不来,你们滚吧!”说完就一甩手,对着朱军说到:“看清楚了吗?”

    敢老人打那本人,是将其当做活靶子,打给朱军看的!

    朱军摸着鼻子,很是尴尬的说到:“呃,嘿嘿,没看得很清楚,要不,您再示范一次给我看看?!”

    那本人被打得是躺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现在听到朱军的话,李市长和那翻译马上就一个推轮椅,一个将倒地的本人扶起,如丧家之犬般的,快速离开了院子。

    老小二人看着四人灰溜溜的走了,同时哈哈大笑,将院门关好就进屋了。

    “哼,小子,现在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了吧,连个鬼子都打不了,你有个用,要是在抗战年代,你啊,就是个挨枪子的货!”老人拿起紫砂壶,小小的喝了口。

    “切,不是还有您在吗,再说了,现在也不打仗啊,我怕什么!”

    朱军的话,说得老人一愣,刚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没说。

    做到太师椅上,老人拿出一包烟,丢了根给朱军,点上之后,缓缓的说到:“你这几天,有没有按照那书上说的修炼啊!”

    “有啊。每次醒来,脚都是麻麻的,下都下不了!还什么效果也没有!”朱军抱怨着。

    “毛毛躁躁的,哪有那么快就可以见到效果的,年轻人一点耐心也没有!”

    朱军不让老人继续说下去,快速的走到老人的后,给老人捶起背来,同时说到:“对对对!您老人家说得是,改!我一定改!”

    老人摇了摇头,小辈之中,唯一就拿朱军没办法!

    “古人在修炼意念力时,也常常修炼自己的体,也就是说,气功和修炼意念,是一起的,这样就不会出现脚麻的现象了。”

    老人喝了口茶,接着说到:“意念的修炼,是很漫长的,同时人的体也是意念的载体,若一个人的意念太强大,而体很弱的话,那就会承受不了,至头痛裂,神经错乱!叫你过来,就是要告诉你这个的,修炼潜能力这东西,不是谁都可以的!我是老了,体素质跟不上,就看你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无名庸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