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凯特咒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津 书名:腥海
    “这年头,乞丐这么有骨气!”

    “哼,他也会圣咒,应该不是乞丐,估计是哪家落魄的贵族,我最讨厌有钱人了,打死他!”几个年轻人议论着,再次朝后者围了上来。

    见这几个家伙竟然这么顺从的就真的回过头来,薛奕不握了握拳头…

    正面单挑的话,他还有些机会,可是现在是一对四,加上地上躺着的那个,就是总共五人的数量,这么多人打他一个初学者,还真是有些让人说不过去...

    就在薛奕别无他法举着咒灼准备着是否硬拼的时候,街道的一头突然出了四道深蓝色的咒芒,咒芒十分精准的砸在了四人的脚边,将他们炸飞了出去,继而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影从远处飞跃了过来...

    “是你!”薛奕惊讶的挥了挥眼前的沙尘,看着面前这位大叔,这人不正是圣咒散社里放火烧他股的考官吗?

    “哼,小子,就当我善心大发,考核的事,纯属意外...”中年人说着,也不管在一旁挣扎着又爬起来的那几人,来到薛奕边,一把抱起后者肩上的小家伙,放在了自己的肩上,继而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宠物啊,所以还是物归原主吧!不过...”他把头转了过来,对着那几个人,态度十分严肃,道:“你们几个家伙,以为自己学了几年圣咒就为所为了?这可是你们的师弟,师兄弟之间应该团结,搞好关系懂不懂?”

    “怪不得会用圣咒,原来也是散社的,不过这也怪不得我们啊,谁让他穿成这个样子...”那几人其中的一个小声说着,也不敢大声,好像很怕这个大叔。

    “行了行了,速速离去吧...”大叔挥了挥手,几人便迅速的离开了,他一把薛奕拉了起来。

    后者在一旁真是无语了,先前这个大叔还很有威严的在台上将那么有道理的话,现在却又像个普通大叔一样,变化还真是大,他也应该早就在考核的时候就应该发现这是个不一样的大叔,只是当时没有在意罢了。

    大叔很怜惜的摸了摸自己的宠物,然后转过头来准备跟薛奕说些什么,没想到后者根本没理他,径直朝街道的一方行去,小子上满是污垢,看样子很久都没洗澡了。

    “喂,站住!我救了你,不说声谢谢什么的...”大叔喊了句。

    “不是你善心大发吗,那是你自己的事。”薛奕漫不经心的回应着,丝毫是无动于衷。

    “站住,我现在要去吃饭,说声谢谢的话,就带你一起去。”大叔手放在空中,做了个“招呼”的动作,心想,这下总能留住你了吧。

    可是他老远就听见了后者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薛义摸了摸肚子,冷冷的说了句:“不吃!”

    这次换大叔无语了,他的手直接僵硬在空中,像个植物人…没想到这小子骨头还硬,大叔想了想,狡猾的一笑,继而说道:“如果你吃的话,兴许…就教你咒术了!”

    薛奕行走着的影定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何为咒术?”

    “你连咒术都不知?真不知道你是以前是怎么在天襄国生活的...咒术,即为运用之术,你之前所使用的圣咒,只是单纯的把体内的能量释放出体外而已,这样太过浪费,攻击效果也不好。因此,如果你学会咒术的话,况可能会好一点...”大叔略微认真一点的说道,他总算恢复了些老师的样子。

    “之前打我的家伙,为什么不用咒术?”薛奕好奇的问,他估计着要是他们用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那些孩子,都是在战场牺牲父母的孩子,长时间无人管教,但却遗传了一点父母的血统,估计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他们凭借着天赋考取了咒师的资格呆在散社里,也算是为了报答他们的父母,他们才没有被驱逐…”大叔眼睛眯了眯,脸上的表变的略微严肃起来。

    “那好吧,我吃。”薛奕总算转过来,跟着大叔一起行进了刚才的那家店铺。

    立体长方形的店铺,看起来已经算作大气,客人也是很多。薛奕跟随着前者来到了二楼靠窗的位子做了下来,他看了看大叔的样子,好像是经常来这里。

    点了几个菜,竟然全都是鱼类,难怪有“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么一说。

    看着这些好久都没接触过的东西,薛奕笑了笑,小声嘀咕了句:“希望你很有钱...”

    “什么?”大叔貌似听到了...

    “没事,我说,希望你吃好喝好...”

    “要不要再叫些来?”大叔问道

    “等一下,很快的...”薛奕边说着,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他自从深山里出来,就还没有吃过一顿正经的饭,现在他已经变成一头狼了...

    大叔坐在他对面,也不动筷子,就那么看着前者吃,他真的很想知道前者遭受过怎样的境遇才会变的如此落魄,难道是从出生开始就是这番局面,但为什么他上连块基本的腥铁都没有却已经拥有了圣晶,并且能够凝成咒灼了...想到这里,他不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凯特咒师,叫我凯特老师也可以,你还没说你叫什么那...”

    “薛奕。”后者嘴里含着满满的鱼挤出了两个字来。

    “那你父亲的名字叫什么?”前者再次问道。

    薛奕怔了怔,停下了动作,他才忽然想到他也不知道父亲的名字,他甚至连母亲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曾经问过,但是父亲母亲好像都闪烁其词,不知所谓...

    “不知道。”薛奕冷冷的回了句,他始终不喜欢别人提及自己的父母。

    “额...快吃吧!”凯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盘子撞击的声音在这二楼响个不停。

    后者以很快的速度就吃完了一份,然后喊了句:“再来一份!”

    紧接着又是盘子碰盘子的声音。像演奏会一样。

    紧接着又听见他的喊声:“再来一份”…a

    等到薛奕真的吃饱喝足的时候,对面的凯特摸着自己的口袋,嘴巴张的快盛得下一个盘子了,因为薛奕吃了至少四人份的食物,看来他真的是饿坏了。

    后者轻忽了一口气,继而说道:“你不是要教我咒术吗?要教些什么那?”

    凯特有些得意的看了看后者,没有说话,对着窗外的天空举起了手掌...

重要声明:小说《腥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