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事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津 书名:腥海
    (卢,是这个大陆上通用的货币名称,最低级的消费量最少的称之为黑卢,往上依次为,白卢,金卢,彩卢,水晶卢,这之间的单位都是百进制的...)

    议论的声音传来,很无但又最直接的传进薛奕的耳朵里,后者很无辜的坐在那里,看着众人满是排斥的眼神,听着嘲讽的声音,默默的站起来,离开了跑道...

    在他后,那早已停止追赶的火团也从地上飞了起来,跟上了他的脚步...

    有些闷的天气,风都停止了呼啸,边界的小镇内,因为这高高城墙的阻挡,失去了不少海风的滋润。

    “真是群无的家伙!”薛奕在小镇上走着,懒得搭理任何事物。他本以为来到这里就可以真正的摆脱孤独,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但没想到,他现在,还是个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人。

    “咕咕~”肚子又开始叫了起来,他忽然想起了森罗,来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已经无迹可寻的父母,对他最好的,也只有森罗了。可她现在也已经不在这里了,或许,已经成了海底的一团水草了...

    “哎~”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旁一阵发烫,这是这里的光线照不出来的,薛奕顺着的地方看去,吓的一下子跳开了。因为旁边的东西,正是先前在跑道上追赶他的那团火。

    此时的火团已经没有再对他做什么,可是后者心里还是很有防备的,他怕它再把他上仅剩的一块破布也给点着了…之前那个火焰穿过的小洞可还在那里。

    这时,那团漂浮着的火焰突然一阵抖动,火焰迅速回缩,火团也在变小,当最后一缕火焰消失的时候,一个通体火红,长着一对小翅膀,看起来像猫科动物一样的小家伙浮现了出来,这小家伙一现世,便“喵”的一声飞到了薛奕的肩膀上,呼呼大睡起来。

    后者愣愣的看着这个小家伙,看了半天也还是没发现到底它是哪里喷出的火焰,而且他也知道这是那中年考官是派来的。现在既然这小家伙已经缴械投降了,那么这场考核说到底就是他赢了,“有机会肯定要再去气气那个家伙。呵,或许没机会了...”薛奕笑了笑,他已经不想再去人多的地方了,因为总会无缘无故的被人误解,或着这本质就是孤独的。这圣咒散社,不去也罢,大不了自己独自修行就是了。

    “咕~”这时,薛义的肚子又不自觉的叫了起来,他转头一看,街道旁边正好有一家香飘四溢的地方,想必这里...就是吃饭的地方。

    可是薛奕上没有那所谓的腥铁,连低级的“黑卢”都没有。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好。

    就在这时,几个刚刚吃饱喝足的年轻人满酒气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迎面看见了薛奕,将他围了起来。

    “乞丐,想吃饭吗?“其中一个问道。

    后者没有答话。

    “不说话就是想喽?!”那人猥琐的笑了一下,继而说道:“来吧!我们兄弟几个今天受了不少气。只要你让我们一人打两拳,我们就请你吃饭,怎么样?”

    那人说着,便从上掏出了一块巴掌大长方形黑色中泛着灰色光泽的铁片,那铁片的正面有一些细小的文字,背面上刻着一个大大的腥字,几乎占满了整个背面。想必这就是腥铁了。

    只见那人将手指在这铁片上轻轻一划,几个黑色的圆形金属片便凭空的掉了出来,滚到了薛奕的脚下。

    “只要你把这几个黑卢捡起来,就说明你已经同意了,我们很忙的啊,你快选吧!!”另一个年轻人补充着。

    薛奕看了看地上的几个黑乎乎的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着大陆的钱币,于是好奇的捡起了一个仔细的看了起来..

    那个年轻人见他捡起了黑卢,以为这个乞丐同意了,于是很是轻蔑的哼了一声,抬起拳头,一拳挥了过去。

    没想到的是,薛奕看完了这个钱币,吹了口气在耳朵上听了听声音,又把它丢在了地上。而且很无所谓的说了句:“这么难看,如果给我个好看点的东西,兴许我就同意了。”

    可笑,如此轻蔑的况下,心中哪怕有一点点自尊的人都不会接受这所谓的“施舍”,更何况是薛义…

    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后者伸出手,一把将其抓住,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借助酒劲把前者狠狠的甩到了地上。

    “臭乞丐!!”

    其他的几个人在看到薛奕竟然一只手就放倒了他们的同伴时,顿时愣了愣,酒劲也醒了不少。只见他们各自抬起了手掌,几个蓝色的咒灼在他们的手腕迅速成型,并不断地缓慢旋转着。见咒灼成型,那几人抬手对准了后者就是几道藤蔓粗细的蓝色咒芒,

    薛奕在看到这些家伙手腕上的咒灼时,第一时间就确认了他们不是刚入门的新手。因为他们手上的咒灼颜色已经是纯粹的蓝色,而不是略带透明的淡蓝。

    想到这里,薛奕同样抬起了手,一个淡红色的咒灼在手腕现了出来,后者迅速催动体内为数不多的能量,对着那蓝色咒芒的其中一条出了一条小上一圈的咒芒。

    两方的咒芒划破空间,最后重重的击在了一起。

    “轰~!”

    一声鞭炮炸响的声音散播开来,两条能量交火的地点顿时形成了一团沙尘填充的烟雾。紧接着,几条蓝色咒芒从这迷雾里穿了出来,最后重重的击在了薛奕旁的地上,把他炸到了一边。

    薛义新手的级别,照现在的形看来,根本不是这几个家伙的对手。单单能量多少就是一个决定因素,而等级,时间,经验,...又是其他的因素…

    几个年轻人从烟雾里走了出来,看了看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家伙,以为他已经被炸晕了,冷哼了几声之后,也不屑再去管他,转便离开。

    然而这时,后者从地上缓缓的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再一次凝成了咒灼,将手掌对准了那几人,眯着眼睛,道“我还是第一次被人打的这么惨,不过,要是我错的话,我认了,可错的不是我。所以,你们不能走!!”

    ...

重要声明:小说《腥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