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圣咒师,考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津 书名:腥海
    (并不是所有会用圣咒的都是圣咒师,但是圣咒师却是必须会使用圣咒。

    天襄国,修炼之人已然发展成了为国家抵御外来入侵者的必备选择,而圣咒师是大陆上最为盛行的职业,牧师,剑客,法师,以及战士...都是盛行的咒师类型,当然,是什么类型不是自己选的,这要看属的类别。

    众多繁杂的系别都是几个主要系别的分支,火系衍生出雷系,水系延伸出冰系,而光明系,延伸出了治疗类的白系...

    治疗类的咒师,在大陆上算是比较稀缺的,这类系别除了特殊原因外,都是经过生父母的遗传,得到光明类的系别,进而演化成白系。稀缺的原因并不单单的这一点。少有人在战场上做治疗的后备工作,与其坐着救治,远不如直接进行战场的厮杀,那样也痛快...

    而将这些咒师统一起来进行修炼的,称为公会,公会以下是分会,最后便是薛奕所在的散社。散社虽说排在最末尾,但也是并不是差劲的地方,由于天襄国地域辽阔,中心城市的公会与其他城市距离太过遥远,因此才会有分会,散社的形成...)

    “你也是来考核的?”中年人朝着薛奕喊了声,“是就进到厅内。”

    薛奕从门口走了下来,来到了人群之中。

    那些少男少女无不干干净净,穿着整洁的衣衫,有的也可以称之为华丽。在看到薛奕一副乞丐模样的时候,纷纷退了退脚步,与他保持着一些距离。

    后者也毫不在乎的站在了人群的最后面,像看不见一样。

    其实他看得见,而且看的很清楚,只是他并不在乎,这只是漂泊造成的落魄,不是自己的失败。

    中年男子看了看他,然后对着众人说道:“能从刚才的走廊进来的,都不是胆怯软弱的人。那么接下来,考核开始。我后的这扇门...”中年人说着,往旁边迈了一步,一扇漆黑色石门在他后呈现出来,“这扇门内是一个圆形的跑道,全长一千米,接下来,你们在这跑道上跑上十圈,能坚持下来的,才能下一项考核,中途停下来的,就等明年吧!这是最基本的体力测试...”

    “全长一千米,那不是要跑一万米!”

    “没问题,很简单的...”

    “不知道会有多少能跑完全程的...”

    台下的年轻人们开始议论纷纷起来,有兴奋的,也有沮丧的。唯独只有后方的薛奕愣愣的站在那里,嘴里还时不时的嘀咕句:“这也算考核...”

    “吱啦~”

    大门缓缓的打开,年轻人们一个接一个的走了进去,薛奕认真的观察了一下,这些年轻人中,大多皮肤并不是很白皙,而且体几乎都是的笔直的在走,好像之前就修行过一样。

    他是最后一个进门的,旁边的中年人把他叫了过去:“你的父母也是圣咒师?”

    “不知。”薛奕冷冷的回应着,他不喜欢别人提及自己的父母。

    “你见过他们吗?”中间人继续问。

    “见过,但他们在我小时候就离开了。”

    “你的腥铁那?”

    “何为腥铁?”薛奕好奇的问道,他对这里还并不熟悉。

    “腥铁是天襄人的标志,也是份的证明,只要是天襄国的人都会有腥铁,你没有?”中年人的眼睛眯了眯,像是在思考什么。

    “可能丢了,或许父母临走的时候给过我,但是那时我年纪尚小,不知道而已。”薛奕回应着,他不知道这个谎话编的太假了。

    (腥铁是天襄国人通用的份证明,无论是普通市井,还是位高权重,上都会佩戴这样的一块牌子。而且腥铁不仅是份的证明,人们还可以用它来储存大陆的货币,用来贩卖,经商,交易等用途,因此它是天襄人不可或缺并随佩戴的东西。后者随意的说丢弃,这是不可能的,腥铁是十分昂贵的金属打造的器物,作为普通人,一生也只有一块而已,因此作为父母定会让自己的孩子好好保存,便于以后的使用。)

    “没事了,我只是想说拐杖就不用举了!”中年人眼睛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薛奕很尴尬的把树枝仍在了一遍,继而问道:“加入这散社,可有统一的衣服?”

    “那是自然。”

    “食物那?”

    “也有!”

    “睡觉的地方有吗?”

    “当然!!”

    “那,可否还有...”

    “你有完吗?你是来干嘛的?”中年人原本眯着的眼睛瞪的老大,额头顿时冒出了几条黑线。

    “没事了,我只是想说你那也叫考核…”薛奕说完转便进了大门,他是最后边的一个,在他进去之后,那大门便缓缓的和上了。

    门外的中年人被噎的差点吐了出来。

    正在这时,一个同样壮硕,火红色短发,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抱着一大堆东西从正门的长廊走了进来,对着前者说道:“那少年,会不会是魔人国的细?”

    “应该不会,魔人国距离这里路途遥远,虽然那小家伙上充满了野,但是在他体内,我还是感受到了圣晶的力量。”中年人变了之前滑稽的样子,再一次认真了起来。

    “哦,为什么我没有感受到?”男子惊讶的问道。

    “呵呵,我离他这么近,也是差一点就没有感受到...”

    “那,他跟你说了什么?”男子再次问道。

    “呵,他竟然问我这里同时否提供衣服食物,还说什么有没有住的地方...”中年人似笑非笑的说道。

    “奇怪,这家伙,以后可得注意点...”男子说着,转便要走。

    前者突然又变回了滑稽的神态,像个普通大叔一样,道:“今天可否陪令公子玩的尽兴啊?”

    “尽什么兴,他们兄妹买了几乎整条街的东西,竟然全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拿着,年轻人出点力气难道不好吗?”男子虽然这么说,可脸上却都是笑意。

    等到他走远了,前者暗暗的说了句:“年纪轻轻就已经迈过了华炽层次,你这家伙也该知足了...”

重要声明:小说《腥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