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圣咒初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津 书名:腥海
    “圣咒的光芒是心的呈现,燃尽希望的火焰,释放天空之戒律,虽还未有翻逆天的力量,但拥有力量就是希望——这就是圣咒。”族长虽站在很远的地方,但还是能从他眼里看到火

    “只可惜我是森灵族,如若我是人类,我一定会崇拜先祖,创造出如此伟大的力量。”族长后的一众森灵人,眼中也纷纷流露出火,还不失声叫喊。

    到底是什么,到底有多强大。薛奕离森罗最近,他能感受到森罗体里正涌出的力量,并且还在不断汇聚。

    忽的,森罗的手臂上,力量已经停止汇聚,一圈淡青色的符文在她手腕处显现出来,像一个青色手镯一样,而那上面的符文薛奕一个也看不懂。青色手镯刚刚刚成型,便脱离手腕,并以手腕为中心扩大开来,像绽放一样,涨大了数倍。最终定在了半空中,围绕手腕不停的缓慢旋转,就像做工最精准的齿轮围绕着轴承,当然,这齿轮是悬浮的。

    “这是什么?”薛奕惊奇的看着这圈淡青色的符文,符文圈竟然随着手臂的挥动而移动,分毫不差。

    “心的呈现,光芒的呈现,这就是圣咒。”森罗料想到薛奕的表会是如此,她微微扬了扬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你的手臂动了,它也在跟着动!”薛奕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咒灼,像是孩子看到了最新式的玩具。

    “当然,咒灼就像人心一样,你见过人在不停的走,而心一直停留在原地的吗?”森罗十分认真的说,她扬着的嘴角撇了撇,“你该认真了,我要开始使用圣咒,它的威力可不同于拳头。我想,最初级的圣咒,也够让你明白些什么!”

    “我在前往寻找被选中的人之前,在这个大陆上还没有圣咒这种东西,那时还只有晶衡。或许是时间差的原因...所以我也帮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了...”金鞘的声音环绕在薛奕脑海。

    “靠自己?你说对了,我从来都是只靠自己的。”薛奕往前踏了一步,很稳的站在森罗的面前,这是他第一次站的那么稳,像一座小山。

    森罗被他的动作搞的滞了一下,便再次凝神,携带着淡青色咒灼的右手对准薛奕。手掌微微用力,那符文咒灼的旋转加快了一些,旋即在其掌心凝出一个与咒灼相同颜色的淡绿色圆点。圆点像泡沫,有些浑浊,也有些透明,显然森罗的圣咒是最初级的。

    圆点成型,咒灼旋转的又加快了一些。

    咒灼的加速旋转,使得圆点也在膨胀,膨胀。等到膨胀到杯口大小,再也维持不住时,圆点已然变成了一个球体,一个细细的箭头从球体内鼓了出来,旋即球体便随着这个箭头化为一道细细的长芒,脱离森罗的手掌,直奔薛奕的面门而来。

    面对这淡青色的长芒,薛奕本能的侧躲避。

    “碰。”只是这咒芒芒速度太快,即便薛奕速度已经很快了,长芒还是带走了他耳旁的几根头发,然后深深的扎进一棵巨树中。

    “好快!”薛奕眼睛瞪的很大,他急忙掠到巨树前看个究竟,然后发出了一声惊呼“竟然...三分之一!”

    站在对面的森罗,白皙的脸上沁出了几丝汗水,她用左手擦了擦,然后把右手轻轻往空中挥了一下,那咒灼随即消失不见...

    “这里的巨树要好几人合抱才能抱过来,而且都是历经岁月风霜的老树,没想到圣咒竟然能扎进去三分之一,这还仅仅是刚入门的圣咒而已,看来还是低估了圣咒的力量。”一个粗犷沉稳的声音传来,族长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望着巨树上的坑洞感叹。

    薛奕在一旁,比族长甚至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惊讶的多,他本以为人类的强大仅仅是锤炼**和心智,没想到还有这超出常理的东西,任谁都想得到它。

    谁不想变得强大那。

    不过,一切皆无可奇,因为这里是腥海。

    “族长,我觉得今天的测试到此为止了,这本就是不公平的比试,比下去也没有意义,况且族长你也看到了,薛奕无论速度力量还是**强度,都已经合格了,他还只是不会圣咒而已。不过我也不会任的为难你们,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如果他还是在今天的这个层次,不用你们赶,我想他自己会走的。”森罗抹去眼角的一缕发丝,眼睛恢复了最初的神形。

    ———————————————————————————————————————

    “圣咒,是腥海七国之中天襄国人的祖先创造出来的,因为他们既没有坚若磐石的体,也没有锋利如刀的爪牙,为了能在他们眼中其它六国怪物的巨大威胁下生存下来,他们的祖先经过苦苦研究最终发现了能通过修行得到的晶衡。

    晶衡隐藏在人的体内,能将修行得来的能量储存,并且修炼的越深,能量就越浓,而且到达一定程度,甚至能在体各处形成密度大于骨骼的结晶,来维持体对能量的掌控,这对于人类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

    人类有一点十分强大,那便是勇气。

    人类的祖先在修炼出晶衡的同时,勇气也大大的增加,因此对其他六国的惧怕也减少了一些。而一些更加勇敢的人们,主动请缨讨伐六国,他们觉得想要不被欺凌,就要表现出自己的强大。

    勇气带给人们的东西或喜或悲,喜得的是勇敢,悲得的就是鲁莽。

    勇敢的人类祖先们即便是拥有了晶衡,但却太过自负,在一次次的战役中赢的十分顺利的他们开始自满了起来,他们将计谋与战术抛在了脑后,完全是埋头直冲的使用他们的晶衡,最终他们被围困在一座山峰的顶点上。

    后悔绝的他们几乎快要丧失了理智,面对山下敌人的围攻,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回想自己的过失。

    正在这时,有些昏暗的天空忽然飘下了一根雪白色的羽毛,那白色很纯粹,很神圣,给人一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白色的羽毛看似轻飘,可却像一把刀片一样扎在了一个青年的膛正中,然后消失不见。紧接着,那个人像是修炼了千年一样,体内的晶衡光芒绽放再绽放,像一个小太阳耀的周围一片光明。

    这还未完,青年面对山底如蚁巢般的敌人,放声大喊“悲哀的种族,岂能容你们放肆!”旋即青年将左手伏在口上,右手伸直弹出,掌心向前,一个纯白色的符文圆圈在手腕上呈现并迅速放大,青年一甩手,一道如水桶粗的洁白匹炼脱手而出,直冲山下,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横扫一片,青年像发了疯一样,纯白的符文圈飞速旋转,一道道匹炼不停的划破空间,没有丝毫的停滞。最终将山下的所有敌人消灭,拯救了山上的所有人...

    青年回到家之后,像个木头人一样,把这一过程统统记录了下来,并给它取了个名字——圣咒,青年做完这些,体迅速膨胀,然后砰的一声爆成了一滩碎血。因为符文圈在手臂上旋转时,会使整个手臂都有一种着火的感觉,所以那圈符文,就取名咒灼。”

    在一个独占一方天地的巨树上,薛奕坐在里面,和上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古书,轻呼了一口气。

    “纯白色咒芒?我记得你的咒芒是淡青色还有些透明的。”薛奕站起来,边走边说,来到了窗前,森罗正站在那里向窗外看去。

    “没错,因为我是初学者,所以透明。还有,淡绿色是因为混血。”森罗淡淡的应了句,没有任何表和感,像一块冰雕。

    “我不是这个意思,别误会,我只是想了解清楚...”薛奕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纠正。

    “没关系,我也不是怪你的意思。”森罗转过头来,脸上的表回复了几丝血丝,她好像只有面对薛奕才会表露出一点感,虽然仅仅是一点。

    她抿去眼角的头发,接着说“洁白色的圣咒,在这个大陆上,除了牧师的治疗圣咒以外,战斗类的圣咒,各类颜色不尽相同,但惟独没有纯白色,就算是历史上,也仅有很早以前的一位而已,那种强大的东西,也只能是天赐了。”

    “天赐吗。”薛奕在心里盘旋着,眼睛盯着自己不断握紧又松开的手,脑中回想起了森罗使用圣咒时的场面。淡绿色的咒灼那么忠诚的围绕着手腕盘旋,手中喷吐出的咒芒像一柄锋利的宝剑。

    他觉得这种力量真的很强大,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拥有这种强大的东西,如果能,又会到什么地步。

    “不要再发呆了,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内一定要学会如何使用圣咒。因为没有专门针对圣咒的老师,所以这三天就由我来开导你,我们就去那里!”森罗很认真的盯着薛义说道。她的手指指向窗外的一处,在那里,一块巨大的空地上,有一个同样巨大的,被藤蔓包裹成半个球形的建筑物...

重要声明:小说《腥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