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金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维津 书名:腥海
    暮光沉落,留下了一片寂静。

    星光点点,穿进森林,映照出了一个黑发的稚嫩小脸庞…小少年垂首沉眸,不知在想些什么,偶尔抛一枚石子,远远地跌进他面前的湖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涟漪离他近了,他就抬起头来看,仿佛在看一个舞蹈者转着裙摆翩翩起舞。忽的,少年抱起了一块大石头,那石头沉的他走路都不稳,他就这么一摇一晃得来到水前,奋力的将石头扔进了湖中…

    “哗…”浪潮般的水波激烈的拍打着湖岸,飞起的水珠溅了少年一。他擦了擦脸,打了一个寒颤,像是泄了气。

    少年抬起头,看着遥远天空的一方,那里,是父亲母亲奔去的方向,以前,总会有三个人在这湖边看天,数星星,其中的一个小家伙,总是搂着另外两个,亲昵撒,好不幸福的场面…而如今,就剩下少年自己了...

    夜,如此的安静,静的有点吓人了,少年也感觉到害怕,匆匆的离开湖边,回到了自己的小草房子...

    不管怎样,还是家里好,就算仅仅一个人,就算细风漏雨,也觉得安全。

    在少年左手小臂的下侧,有一个淡蓝色的圆圈,符文刻画缠绕,像一只无瞳的眼眸。这时,符文眼在少年脑海开口说话,打断了少年将要入睡的神精。“薛奕,该去修炼了”

    “知道了,金鞘。”少年心恢复了些,他差点忘记还有金鞘陪着他,即便它不是人...

    少年目光没有焦距的散落在屋子里,思绪已经被拉到了五年前...

    临海而建的一个咖啡厅内,一个黑发少年正在钢琴上忘我的弹奏着,给人十分优雅的感觉...

    “我们该走了,要到时间了!”黑发少年左手小臂的下侧,一个淡蓝色的像眼圈的圆圈符文缠绕,在少年的脑海里响彻着声音。“等我弹完最后的一首。”少年微闭着眼眸,指如蜻蜓点水,淡淡的应了句。

    黑发少年名薛奕,十七岁的孤儿钢琴家,从来都只是一个人生活,直到半年前得一天夜里...

    “呼~”一阵狂风,吹响了从来不动的窗户,一道金光自窗外进,悬浮在薛奕的上空,把他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薛奕抬头一看,只见一柄巨大的剑鞘悬浮在他头顶,这剑鞘通体淡蓝色,有无数的宝石珠饰点缀,他立即惊喊道:“金鞘!”那剑鞘也呼应他的叫喊:“啊!终于找到了,被我选中的人!”旋即蓝色光华涌动,那鞘化为一道光芒,融进了薛奕的左手臂,在他小臂的下侧,形成了一个淡蓝色的符文眼...前者吓的从上跳了起来,使劲的甩着左手,却怎么也甩不掉它,那符文,像是用刀刻在上面一样结实。这时,一个声音在薛奕脑海像起,“我不会伤害你的,睡吧!”声音归静,薛奕像木头一样载倒在上,就真的呼呼的睡了起来...

    第二天,薛奕的生活就发生了变化,总有一个会说人话的家伙总是在他脑海里吵个不停,跟他讲什么传说中的国度。薛奕虽然不懂,可也好奇,他幻想着去过那只手遮天的生活...

    时光就像一首曲子,优美也短暂,很快,半年就过去了,一天夜里,金鞘告诉他,这里的天灾之来了,是失踪的好机会,做好准备,去往那幻想中的国度吧。听到这个突兀的消息,薛奕激动万分却也冷静,像是得到了解脱,他拿起几张谱子,工工整整的放在桌子上,等待着升华的明天...

    升,阳光像遮了一层薄薄的黑纱...海啸的警报早已下达,这里的海边早就空无一人了...

    婉转的曲子还在进行着,薛奕脑海里充斥着曼妙的音符,在这个世界上的生活他早已厌倦,他在为昨天和明天而弹奏。

    “轰~”高达数丈的海啸奔腾而来,吞噬着它所看到的一切,这是大自然的怒火,或许也是对人类的警告吧!

    当最后一个琴键落下又抬起时,薛奕站起来,面对着如天空般的水幕,闭上了眼睛,脱下了全的衣服,伸展开了双臂。他来到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带,临走时也不会带走什么。在他小臂下侧上的符文眼,淡蓝色略带透明的光华流转,将他包裹,旋即化为一个光点,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他消失的刹那,那咖啡厅已然变成水底的一片废墟...

    —————————————————————————————————————

    紧闭的眼眸微微睁开,适应了一下略微暗淡的光线,薛奕想要挣扎着起,却发现他竟然在一个襁褓里面,两双温和的眼神正在注视着他,生怕他出了什么差错。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神,亲切,温和,充满着慈...他明白这种眼神,面前的两人,是他的父亲和母亲,他不记得自己有父亲母亲。但很快他释然了过来,一切都改变了,他真的来到了幻想中的国度,拥有了完整的家庭,他哇的大哭出声,像是宣泄前世所有的委屈,他现在也终于有了宣泄的资本了,没人再嘲笑他是孤儿了,他终于能真正的敞开心扉,面对世界了...

    薛奕一家三人,住在与世隔绝的深山中,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湖,薛奕给它起了个名字,不落湖...薛奕一家常常在这湖边看天,数星星

    一晃三年,薛奕三岁,这三年里,一直陪在他边的,是父母...当然,每每夜晚他溜出去修行的时候,是金鞘在陪他,他的父母好像极度厌恶战争,金鞘告诉他这个世界是实力为尊的,薛奕也不止一次请求父母教他修行,可他们就是不让。无奈,只好金鞘来教他,金鞘什么修行都不懂,但也希望他成琢玉,所以每天晚上都会让他接受极致的体力训练,三年下来,薛奕堪比猿猴,金鞘也十分惊奇,他的强大,在于浑然天成的体质,和无穷无尽的战斗力,简直像一台机器..

    .一天夜里,当薛奕拖着沉重的体,晃晃悠悠的回到家中时,父亲已经早早的等候在一旁,他告诉薛奕,他要走了,妈妈就留给阿奕照顾了,记住,永远不要贪恋战争...

    薛奕很恍惚,像在梦境里挣扎也不能摆脱一样。为什么父亲要走,他追问,可父亲还是没有告诉他,带着东西,匆匆的离开了...临走前,手指在薛奕额头轻轻点了一下。

    妈妈,成了他的唯一。在这陌生的世界里的唯一,薛奕开始放弃修行,整陪在妈妈边,寸步不离。

    两年后,没想到,妈妈,也要走了,没有告诉他去往何处,只留下了一句话,永远不要贪恋战争...他哭了,他只要爸爸妈妈,只要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可是,哭也没用,回不来就是回不来了,薛奕有种感觉,如果自己不去找,或许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他忽然想起了一个词,战争!这个词,父母都提到过,那种慎重的感觉,让薛奕一阵沉思,他抬起头,凝望着天空..

    他想,他应该去往有战争的地方...他要离开深山,他要寻找他本来拥有的...

    “金鞘,我该不该离开这里,我要等他们吗?”薛奕问道,“这个自然,你本就不应蜷缩在这里,悲哀的活着!”金鞘回应道。“那好,我们走,去找他们!对了,你知道什么是战争吗?哪里会有这种东西?”薛奕猛的站起来,握了握小拳头,小脸上满是坚定之色。“哪里有分歧,哪里就会有战争,这个很容易就能找到的,就看你能不能活下来了...”金鞘冷声回应,像是经历过一样。“我会活下来的,至少在找到他们之前...”薛奕说着,已经背起了自己的小包袱,一步一步,朝向前方崎岖的小路走去...临走前他搬了很多的石头,将那唯一的小草房子遮掩的密不透风...

    —————————————————————————————————————

    这山,还真是深的可以,不知走了多久,还是没有走出去。不得不说,鲁莽行事,后悔莫及,薛奕走的匆忙,连食物都没有带,这会儿,他已经饿得走不动了。

    脚步虚浮的移动着,像是踩在了棉花上,前者走到了一个下坡,一个不慎,竟然就那么跌了下去,沿途的一个树枝,划过他的脖子,将他脖子上的坠饰刮断,抛向了一旁的草丛...就在坠饰离体的刹那,薛奕体上突然冒出一层淡绿色的光芒,这光芒一浮现,便立刻支离破碎,化为零星的光点,消失在空气中。紧接着,几声诡异的动传来,像是风吹枯叶,又像是鱼游波散,薛奕惊慌的爬了起来,凝神看着四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可迎在他眼瞳里的,是像泼墨一样的黑暗,深邃,无边无际,安静的像一幅画...可薛奕不这么觉得,几年的丛林生活告诉他,有东西正在偷偷的注视着他,而且还不止一个...

    薛奕摸了摸脖子,母亲给他的辟邪精已经不在了...“果然...”暗暗道了一句,后者跳上了一块大石头,随时准备着发出攻击。

    而就在他刚展开毫无章法的小拳头,比划着架势时,一个粗犷的声音像流星一样划破了沉寂,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耳边:“这里,怎么会有人类的?还是个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腥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