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恶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易天九爷 书名:易天途
    新书上传,票啊啊啊啊啊啊啊!!!O(∩_∩)O==O(∩_∩)O

    豆蔻盯着天佛,似乎想要判断这句话的真假,然后便转向外走去,留下一句让天佛颇感羞耻的话。

    “修炼速度放快点,多点利用价值,你的寿命根据你的使用价值决定。每年向万魔上交一百块极品灵石,少一块的话用一百条,哦不,一千条罗浮宗人命。”

    叶尘幽幽醒来,已是下半夜时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待视线清明时,他呆了一呆。仍然在望帝山顶端,应该是被人虏走了呀?想起沉睡的前奇怪笛声,他感到有无数个疑问在脑海中徘徊。

    豆蔻?豆蔻去哪了,地面上只有一件虎皮大衣,上面还有残留的体温,显然离开没多久。叶尘喊了数十声,又在附近搜寻了一遍,依然没有找到那个扎着辫子的小女孩!叶尘坐在地上,手环抱在头上,头部夹在双膝中间!他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了数个小时,绪非常低落。小豆蔻到底去哪了呢?难道一个人偷偷跑回家跟我玩恶作剧,叶尘脑子里不住的思考着。想起了几年前,有一次,自己背着她到山上打老虎,把她放在一处安全的地带,等回来后确发现原处一个人影都没有,着实将叶尘吓的不轻,当他回到八卦谷内,小豆蔻坐在屋子里的台阶上笑呵呵的望着神焦虑的叶尘。气不打一处来,他第一次骂了豆蔻。当然,还有一种况是最糟糕的,敌人用笛声使自己晕倒,然后抱走了小豆蔻。暂且不谈敌人的目的,能够吹奏出如此诡异笛声的,绝非普通人。

    叶尘将那根极品灵参用树叶包裹住放在裤袋里,这有利于减少灵气的扩散,背着三叶草,向山下走去。豆蔻啊,你可千万别出事,叶尘边走边在心里念叨着。

    晚风吹拂,惊起树上的飞鸟。叶尘没来由感到一阵寒冷,紧了紧上的麻布衣。

    树丛里传来一阵阵毕毕剥剥的响动,他被猎物盯梢上了,凭借本能的直觉,他向左边看去,恰好与两股充满野与贪婪的绿幽幽眼神碰到一起。

    野狼,择人食的野狼。

    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在黑夜里格外森,叶尘心猛地一抽,手指被指尖刺得通红。以前他杀过老虎,包括猎人最为害怕的斑斓虎与剑齿虎都曾经在他的双拳下哀嚎,这是不折不扣的事实。但是,狼比老虎狡猾,在力量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善群体进攻。所谓“一狼二豹三虎”,狼最难对付,豹子次之,老虎最弱,一个老练的猎人遇到成年的野狼时都只有逃命的份,否则就只能沦为野狼的食物。

    这头野狼隐蔽在山林里为数不多的枝叶覆盖的地方,对于猎物这么快就发现自己的踪影感到很惊讶,它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这是一只成年断尾狼,因为尾巴天生比一般狼要短上半截,所以称这类狼为断尾狼。黑白相间的纹络,形有点臃肿,墨绿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猎物。似乎对叶尘的反应感到非常满意,野狼发出一声得意的嚎叫。

    叶尘迅速作出反应,撒腿便往树木密集的地方跑。他从小便患有痢疾,需要饮用老虎的鲜血才能维持小命,十岁左右就开始在丛林里与各种野兽打交道。要是遇到一只没有成年的狼,他兴许还会拼上一拼。

    野狼看到自己的猎物向丛林中跑去,伸出长而厚的舌头狼唇,眼睛里闪过一抹狠厉的神色,如利箭般追向叶尘。事实证明叶尘的选择是正确的,密林里的树木对野狼起到一定阻挡的作用,他与野狼的距离由开始的三丈扩大了一倍多。叶尘紧绷的心弦稍微放松了点,自己存活的几率又增大了几分。野狼撞到一棵大树上,形稍微缓了缓便加速向前冲去,它愤怒了。

    叶尘吓得一冷汗,野狼就像一阵风一样追到自己背后,他甚至能听到野狼粗重的喘息声,不是由于疲累,是对食物的贪婪。难道它一开始便在玩自己,叶尘很郁闷。

    千钧一发之际,叶尘跳了起来,抱住一根树枝。野狼的利齿划过他的腿部,险而又险的撕下一块碎步,本能的双脚向上,交叉的搭在树枝上。

    野狼暴怒了,疯狂的用体撞击着树干。

    这是一棵参天大树,在野狼的撞击之下,连动都没动一下。野狼猛的跳了起来,可是距离叶尘的股还有一点距离,它猩红的舌头恰好能够到叶尘的股,可野狼硬是吃不了这块肥

    叶尘脸上的神愈加凝重,因为他发现这棵树虽然很茂盛,但是自己处的这根树枝离最近的树枝确足有两丈高,自己是无法爬到更高的地方。野狼又在地面上盯着,双臂越来越乏力。幸好树枝足够粗壮,不用担心掉下去。

    拼了,横竖都是一死。

    他左手放进衣服里,紧握着三把随携带的雪亮的飞刀,这是他最后的武器。这三把飞刀以前救过叶尘的无数次生命,说它是叶尘的亲兄弟也不过分。他双手张开,两只脚勾住了树枝。

    野狼双眼放光,跳了起来,咬向叶尘的头部。等到狼的利爪距叶尘头部约三寸处,叶尘左手飞块的掏出了飞刀,右手捏住了狼的一只利爪。

    飞刀“嗖”的一声,从叶尘手中向野狼的颈部。

    这其实是一种以命搏命的方法,飞刀刺向野狼的头部,野狼的另一只利爪抓向叶尘的头颅。但是,叶尘敢肯定,飞刀的速度肯定更快。

    从野狼跳起到飞刀发出,整个过程不到一秒。为防止意外,叶尘出了第二把飞刀。

    飞刀的样子在野狼的瞳孔中逐渐变大,下一刻便会刺向野狼的眼睛。本来距离就不是很远,想躲开也早已来不及。

    这一天发生的事,对叶尘的影响很大。很久以后,当叶尘回忆起这一天时,不感到一阵唏嘘。

    飞刀插进野狼瞳孔的场景并没有发生,野狼做出了一个让叶尘不可思议的残忍举动。它张开锋利的牙齿,毫不犹豫的向自己的右腿咬了下去。“咔嚓”一声,野狼摔向地面,头部被割开两道深深的口子。两把飞刀插进旁边的一根枯死的树桩上,上面残留着几滴鲜艳的血液。

    野狼疼得全颤抖,出奇的没有一丝哀叫,舌头着断腿的伤口,就像对待刚出生的狼崽一样。眼睛恶毒望着叶尘,余光扫向旁边的两把飞刀。

    叶尘没有多想,赶紧拿出第三把飞刀。他正要出第三把飞刀,彻底杀死这头野狼。

    森林里传来两生狼嚎的声音,一左一右。叶尘收起飞刀,坐在树枝上,两眼盯着地下的野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狼嚎的声音越来越近,等到它们走到近头时,叶尘发现他们的毛发与刚才的野狼一模一样,体型也相似。难道它们一开始便埋伏好的,叶尘不想道。

    三只断尾狼咆哮了几声,似乎在用它们特定的语言交流。少许,两只断尾狼来到叶尘的脚下,其中一只蹲下了臃肿的躯,另一只踩在它的背上。

    叶尘彻底震惊了,一只野狼自然不能咬到叶尘,但如果把一只野狼做梯子,另外一只断尾狼站在它的背上,结果可想而知。

    叶尘定了定形,他知道紧要关头必须冷静。可能是在危机时刻,感觉特别敏锐,他发现这根树枝是向上伸展的。虽然越到上面越细,但还是能避免马上背野狼吞进肚子的命运。

    他快速的向树枝顶端移动,树底的两只断尾狼连连嚎叫着。当梯子用的断尾狼随着叶尘的移动向行走着,速度比叶尘还要慢,显然背着一只断尾狼行走很吃力。每隔一会,上面的断尾狼都要蹦跳几下,可每次离叶尘都差那么几寸的距离,断尾狼郁闷无比。

    突然,叶尘的双手摸到一戳树油,猝不及防之下没有扶住树干。

    “啊!”叶尘吓得惊叫出来,幸好双脚死死的勾住了树枝,才没有使掉下去。

    断尾狼蹦了起来,想要咬断叶尘的头颅,可由于对生命的极大渴望,叶尘双手的速度也比平常快上几分,在双手迅速抱住树枝之后,断尾狼只来得及咬掉叶尘的几根黑发。

    叶尘爬到断尾狼无论如何也伤不到自己的位置,才坐在树枝上,汗流浃背。他以为什么事都结束了,这几只断尾狼目前况下是无法对自己造成实质伤害的。

    两只野狼嗷嗷叫了几声后,愤怒的盯着坐在树上的叶尘无计可施。

    然后它们同时望向那只受伤的断尾狼,神正如盯着叶尘一样,眼睛里满是贪婪。

    当做梯子的断尾狼发出一声长长的吼叫声,向受伤的野狼发出了挑战。

    受伤的野狼一阵哆嗦,神里满是惊慌与痛苦。逃,与其拼了命的逃然后被咬死,还不如留点力气反击,叶尘站在树上如是想道。

    正如叶尘所估计,受伤的断尾狼看到另外两只同伴龇牙咧嘴的向自己走来时,并没有逃跑,而是慢慢向后的树桩移动,眼神平静的向他们看去。

    直到当梯子的断尾狼走到它的面前,露出森寒如利铁般的牙齿,咬向它的腹部,任凭鲜血流下,痛楚充斥着它的每一根神经。突然,它衔起一把插在树桩上的飞刀,在生命的最后一刹那,利用所剩不多的所有力量,准确无误的向敌人腹部心脏的位置。

    甚至还没来得及品尝鲜血美味,作梯子的断尾狼仰头便倒,不到几分钟,死亡之神已将两头站在食物链前面的断尾狼接应而去。

    剩下的一只断尾狼长嚎一声,不知是为同伴悲恸还是为自己活着而高兴。

    它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两头狼的面前,用牙齿咬,用脚踩,这个动作持续了几个小时。血淋淋的场面呈现在叶尘的前面,他打过老虎,但没杀过,只帮邻居家的黄阿姨杀过两只鸡,一头猪。

    他不知道的是,今天发生的事正在一步步改变他的格。

    数小时之后,断尾狼终于解决掉两个同伴的尸体,地面上只剩下一堆堆白森森的骨头和杂碎,以及遍布几丈土地的血迹,它慢悠悠向丛林外走去。

    “啪,啪,啪”几道鼓掌声在叶尘后响起,叶尘转过来。

    一副俊美得近乎妖异的面庞,如雕刻的脸上找不出任何瑕疵,修长的白发在月夜下飘舞,一举一动之间都显得那么优美,他就是完美的化

    他凝视叶尘的时间足有半柱香之久,然后声音轻柔不含丝毫感的道:“很不错,真的非常优秀,可惜我还是要杀你。”

    “公子,今晚明月高照,你我二人相遇在此,也算奇缘,不如坐下来,小述一会如何”叶尘顾左右而言它。事出寻常必有妖孽,一个俊俏的公子哥如此时刻出现,开口便说要杀自己,大妖。

    “有趣,有趣得紧,有何不可。”英俊青年嘴角处弯起一个优美的弧度,令人着迷。然后随手向空中一划,从空间裂缝中拿出一张檀香小木桌,桌子的正面刻有一只狰狞的巨兽,叶尘不知为何物。桌子上面放有一壶浊酒和两个酒樽。

    将两只酒杯斟满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酒,刚烈如炙”半樽酒进入咽喉,叶尘浑舒坦,就像泡了个水澡一样。

    “好酒,柔香醇,如开封的陈年老窖。”青年眯着眼享受着,像沉湎在往事中一样“这是幽冥海的海水再加上弥天沼泽的不老泉酿造而成,名‘映月酒’。你什么样的心,喝下去的酒就是什么感觉。”

    叶尘不知道幽冥海,更没听说过弥天沼泽。但听到这映月酒的功用,倒感觉非常奇特。

    “敢问兄台大名”叶尘抱拳道“今天能喝到如此美酒,全仗兄台相赐。”

    “兄台,哈哈,我看起来很年轻啊。你记住我叫魔音就行,待会到阎王那报道时,就说我魔音想他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兴许会让你下辈子投胎投个好人家。”魔音双眼张开,向叶尘说道。

    “哦?既然魔音兄对小弟的命感兴趣,不妨拿去,能认识兄台这样的奇人,也算不枉此生。”叶尘已经扣住了第三把飞刀,只要自己一把飞刀过去。能够造成伤害更好,不能的话也能为自己逃命争取时间。

    “不要说的那么大义凛然,我也不多废话,一炷香的时间,你能逃则逃。否则...”魔音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真他妈的倒霉,叶尘内心里感叹道。刚开始小妹失踪,接着又遇到断尾狼,自己已然筋疲力尽,现在又碰到这个动则杀人的疯子。

    “呵呵,我没力气了,逃也逃不掉!”叶尘摊开双手诚恳的说道。

    魔音点点头,手敲击着桌面,站起来,将檀香木桌往后的虚空中扔去。手中多出一把重剑,三尺青锋,在月夜里锃锃发亮。

    “只要你能在我一剑之下生还,我便饶你命。”魔音曲直弹剑,厚重的剑竟然产生一声轻响。

    叶尘表面镇定自若,内心焦急不已。他从来没有如此深刻的体验过死亡的感觉,寒彻脊骨。

    魔音手中的剑一点都没有气势,当然除了重外。当三尺青锋将到叶尘的头顶时,犹如泰山压顶般,叶尘的血管几近爆裂。

    就这样死了吗?叶尘想道。

    可下一刻,魔音便仰头向后退去,手中的宝剑掉落在地上,眼神里满是惊骇。

    然后便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踉跄着向后跑去。只有他自己明白在重剑接近叶尘的一刹那,一道金光自叶尘上发出,将他反弹回来。自己的力道有多大,他自己明白,却被一道光弹回,可想而知他内心里惊恐到什么程度。

    叶尘摇了摇头,想来这人是害怕自己的飞刀。至于那手虚空摄桌,变戏法的玩意而已。

    拍了拍上的灰尘,叶尘向山下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易天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