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迷雾小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缚王 书名:千年神魔志
    站在森林边缘,看着远处视野尽头那片恢弘的建筑群,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怯: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我又能如何融入这个新的世界?

    “老狼…你跟我一起去么?”我心惴惴,而且他是我进入异界之后的第一个朋友。虽然种属差异巨大,但是硬要分类的话,他估计要高出人类数个级数。

    “看我这样子你觉得方便么?要我做你的宠物这么没品的事我可不干!”老狼还是一贯的油腔滑调。

    “你修了那么多的魔法,难道就没有变形系么?”我还是不死心,要我一个人去面对这个全新的世界,我总觉得心里空的,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人只因害怕本而害怕,任何事不去尝试就认为做不到,那么到头来战胜不了自己,更战胜不了命运,终将被历史碾为尘埃!”老狼突然扮起了哲学家,一时之间我倒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他说的是天下至理。但是理之一字,懂得却未必能行得。

    “哈!你是要我做无畏的勇者喽?”我转换一个话题,准备继续死缠烂打。可是过了好一会却没听到老狼再说什么,我疑惑地回过头去,却哪里还有老狼的影子。

    好聚好散,我原来也该懂得的。

    我往前走了两步,站定不动,说道:“我想,你应该能看到,也应该能听到。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承蒙你的关照了,而且教了我很多东西,也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了解。确实再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赖着不走就太矫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续道:“谢谢!你给过我的无私帮助;谢谢!你解开了我郁结的心;谢谢!最后还要你帮我下决断前进!”

    说完,我往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径往前方的小镇行去。

    “有缘的话,总会再相见。”我心中如是想。

    当然,我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就在我摆手离去的时候,老狼已经化人形站在了刚才的地方。面如冠玉,长衫折扇,玉树临风,好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

    “到底是我善解人意,还是你善解人意啊?如果你回头,我是肯定要跟着你走的。但是你还有太多的路要走,还有太多的因缘要际会。有我在,驱小害未始不会酿大祸。哎…天命之意,我还是揣测不透。不过,我们总会再相见,这一生,我们的命运纠结已经斩不断了。”

    一声轻叹,多少离愁。

    勇气这种东西,古人有写过一段话,虽然是关于战争的描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但是也大可引申到我的这种状况,好在我在勇气衰竭之前,进入了市镇,不然惶惶然跑进山林做一辈子的野人,岂不是大违老狼不辞而别的本意?

    人么,总还是一样的人。除了服饰、发型的差异,也没感觉出和在地球时逛街有什么差别。不不不…最大的差异是别人看我的回头率达到了至少200%!

    我又不是大美女,有什么好看的。我只能在心下无辜地腹诽。问题的症结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你要是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奇装异服,还浑破破烂烂的家伙会不回头好好关注两眼么?

    这种状况实在是让我很不爽,简直就像自己变成了动物园里被参观的大猩猩一般。但是人生地疏,又举目无亲,真要我迈开腿往哪去却是心中异常迷茫。

    人的自立首先是要经济的独立。也不知道是从哪看来的话了,反正道理还是有的。老狼居然也不给我点钱花擦花擦,真是不够意思!

    “哎!”我一声长叹,准备先找个地方看看是不是需要苦力的。毕竟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对这个世界的技能无知到了极点,除了这劳动力,还真想不出来还能再出卖些啥。

    我这一回神,却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俏生生的美女!柳眉如月,大而灵动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樱桃小嘴似乎因为紧张而紧紧抿着,双颊生晕,问道:“请问…我们在哪里见过面么?”

    搭讪?我被美女搭讪了?!我脑子里第一时间就被这个念头轰得一片空白,整整愣了有半分钟,才发觉自己实在是太失礼了。

    “什…什么?”这是我在说话?怎么听都像是青蛙在聒噪!

    细看之下,才发现对面女生的额头和颧骨都稍嫌高了点,破坏了恬淡婉约的整体美感,不然绝对是一个绝色美女。

    “啊!是他!”美女又开始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不是的,我们没见过!那…那…请问…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虽然是一个很奇怪的女生,但是看她扭扭捏捏,虽然十分害羞还是鼓足勇气要问的样子,我实在是只能软下心肠来回答她。

    “你可以叫我羽。”说着我停顿了一下,姓什么呢?原先的名字已经不存在意义了,现在一切都像在梦中一般虚幻不实,想到这又接着说道,“我姓幻,叫幻羽。”

    “幻羽?”她喃喃地念我的名字,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怅然若失的感觉。

    认错人了么?我心下嘀咕,同时也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袭上心头。正当少年之时,好色而慕少艾,正是人之常。虽然知道这多半如萍水相逢,但是如此美丽的少女,心为之动也是实属常事。

    “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少女尴尬异常,飞也似的转逃去。

    “喂!”我伸手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

    “有什么事么?”她转过来,双颊更见红晕了,似乎不想再看我,眼神游离了一会,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

    我被她看得怪不好意思,同时又砰然心跳,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收回手来摸摸鼻子,说道:“没事…再见了!”

    只见她嫣然一笑,冲我挥挥手,道:“再见!”

    我看着她远去的婀娜背影,呆呆地站在原地,心中却一百遍的骂自己:白痴!笨蛋!花痴!开不了口借钱那也别说了!手机这个世界不知道有没有,手机号码不问也别说了!姓名、芳龄、住址什么都不知道!你倒是问问怎么在这个世界找活干,近乎也成啊!!!

    我自怨自艾,浑没注意有人走到我的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小伙子。”

    我正魂不守舍呢,这一下被吓得不轻,一跳3丈高,差点拔剑就砍!

    “谁!干什么!”

    回过去才发现原来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年岁已然甚高,满脸的皱纹,正冲着我慈祥地微笑。

    “老爷爷,你好。”回过神来,我开始装好孩子,“刚才我一惊一乍的,没有使您受惊吧?”

    “呵呵呵…”老头子捋了捋胡须,笑道,“小孩子精力足那是好事啊!我看你这装扮,不像是本地人呐。”

    人口普查么?我心下惴惴。岂止不是本地人,你们要是知道我是从地球来的,说不定都不把我当人看了!

    “哎!这个说来话长…”我撒谎也不打草稿,脸不红心不跳,假装老气横秋的样子说道:“我自幼父母双亡,细细算来到处流浪已经快要十个年头了。这衣服和这把剑都是偶然途径一个山洞得到的,我看还合就就和着穿了,此衣历时已久,已然残破不堪。至于出门在外有把剑防也是好的,虽然小子不通武艺,但是一来无长物,二来长存正气,想来威慑宵小却是不在话下。近不意深入一片原始森林,好不容易才闯将出来,看到这边有个市镇因此过来暂作歇脚。说来也不怕您老见笑,刚才见到如此美丽的女子,但是想到自己的世,想到岁月匆匆竟而一事无成,不免暗自喟叹!”

    这些话,哪有什么半真半假、七分真三成假的撒谎至高境界?我信口胡邹,居然越说越顺溜,倒好似我真个是一个流浪汉一般。

    “有志不在年高!”老头似乎是相信了我的话,安慰我道,“但是一动不如一静,常年流浪在外也不是安立命之法,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先到我处盘亘几,也可以试着在这迷雾小镇上开启自己的一番事业!如何?”

    这话说得我想要拒绝也没有底气啊!住宿、饮食一次得到了解决!异界难道真有这样的好人?怎么看这个老头子也不像是大大恶之辈,我于是说道:“那么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前去叨扰老爷爷几。”

    我还想着老头家到底是如何光景呢。没想到一转二绕,竟然进了一家规模尚可的旅店。看这架势倒是和中国古代的客栈很相似,不过整个都是石质结构,光看一楼其实是和现代的酒楼相似。楼下是大堂,摆了十来桌椅,掌柜的正站在柜台后面,一看就是个生意人,两撇小胡子一翘一翘,也不知道在算些什么账目。

    老头示意我不要出声,跟着他走即可。这时我却听到坐在窗前的一桌有两个人在闲聊:“嘿!这老头也倒是个滥好人,这花子一般的小子居然也领进店里来,也不怕扫了自家的生意!”

    “那你可别这么说,这总比原先的势利掌柜要好得多了。这家子人才盘下这店面几天不就气象全然一新么!价廉物美,就说这上好的清酒,整个镇上哪得第二家!不然我们酒楼不去,却来旅店喝酒不是不伦不类么!”

    “哈哈!说得也是!来!干杯!”

    “而且这老头据说是信仰东方流传过来的一个教派,要结善缘的,这你就不懂了吧!”

    “就你消息灵通好了吧!来!服务生!服务生!再来一壶酒!服务生?”

    “呵呵…这家店子还有一大新特色就是服务生架子太大,哈哈!我们先喝着…”

    听着这两个客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我的最后一个疑虑也消失了,看来黑店是不会的了,而且这个世界也有佛教的么?

    老头直把我带到一个小阁楼前面才停下,说道:“最近来镇上测试的学生很多,因此也没有多余的大房间好给你,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就和几吧!到吃饭的点,就去大堂吃饭,我会关照一下,不会有人拦你的!”

    我千恩万谢,言道这已经是很大的恩了,不敢奢求过多。老头也就微微一笑,径自下楼去了。

    我躺到上,回想起这段时间来的际遇,实在是思虑万千,但是好像出门总遇贵人,也不知道该喜该忧。

    很多天没有睡了,在这既舒心又安逸的状况下,我竟然沉沉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神魔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