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诸神废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缚王 书名:千年神魔志
    又是一片我所不熟悉的星空...

    这里是哪?我完全不知道…只是一睁眼,我就躺在这片残破的废墟之中,四周都是高大的莹白色石柱,废墟之外是无际的晦暗森林,至少这大晚上它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看着天空中挂着的两轮弯月,一红一白,我心中的感觉已经无法用五味陈杂来形容了。

    虽然我相信我并没有死,但是这样的状况却未必没有死亡残酷。新生儿有家人的保护与关,然后得花上十几年的时间去适应社会…而现在的我呢?空间与时间已经转换,我自却还是原来的我,生存这个问题已经切实地压在了我的心头,让我呼吸困难。

    尤其是…那个应该是神仙吧?但是我心中实在是拿他扎了稻草人蹂躏的心都有!带我到乱七八糟的异界也就算了,我不怪你…你好歹给我安排一个显赫的世,家财万贯,即使是一生不断在败家也败不完的那种我心理才平衡嘛!或者是变成婴儿,生于武学世家,恩…还要是大家族,潜力无穷,练什么武功都是直接大成,长大以后是超级帅哥,这样倒也是可以接受的!

    乌鸦嘴诚不我欺也: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但是神仙也太不厚道了!随便找个地方丢下就算了!也不用在鸟不拉屎的原始森林包围的上古遗迹中吧?!这根本让我连“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泛其…”这种忽悠人的鬼话都完全没法去相信啊!不出意外我这个未来的NX人物将会被饿死…或者说变成N堆狼粪滋养异界的花花草草,因为我实在做不到无视森林里连绵不绝的狼嚎…

    悲从中来,不可遏制,进而转化成巨大的愤怒:“神仙!我…*&^$##$@$^&*^*%^$%#!”(此处众读者请随意想象,若有大贤能翻译成白话,本人并无异议…)

    骂得是爽了,不过…外面的狼群明显和神仙是一伙的,集体对我发起了抗议:“嗷呜~~~~”叫得颇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气概。

    愤怒只是一种宣泄,当激烈冷却下来,体的温度也会跟着降低至冰点,心会像冻成了冰渣一样的寒冷…

    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呢?在四处无助地寻找我这调皮的孩子?还是在家中默默的为我祈祷?但是都不可能的吧…因为我明显的就是知道,我的羁绊已经被取代掉了:从我跨过那道门开始,我的父母就只有一个女儿了,而不是我这个儿子!月呢?那个我想要给她一生幸福的女孩,现在也不会再记得我了吧…

    为甚么!既然命运残酷地剥夺了我的幸福,却不一起把我的记忆剥夺掉?那样至少我就不会记得有这样的不幸发生在我上!流泪解决不了问题,但是男儿哭泣也不是罪过,因为我看到的天空,整个都是悲伤的颜色…

    眼泪终会流干,而星球照样在自顾自地转动。我缓缓站起来:“这个神仙还真是了解我,知道我不是自寻短见的懦夫呢…”苦难可以让人成长,但是太过巨大也会让人无力去支撑自己脆弱的心灵,不过…既然还准备着活下去,问题就被简单化了,除了忘却别无他途。

    说实话,从我传送过来,也就对天上的月亮多看了几眼,其他根本就只是用余光扫了一下,在心底有个印象罢了。这一站起来,下意识地拍了拍上,才愕然发现整片废墟居然都片尘不染!不要说丛生的杂草和肆意的落叶了,地面简直洁净到了和镜子一般!

    其实,要说这个地方是废墟也不确切,地面很平整,也就是那些巨大的柱子或高或矮,上部也都是已经破损的样子,不出意外这里原来应该是巨大的宫,但是倒塌以后好像有人把其他的碎石都清理出去了一般。但是明显这里可不像有人的样子,即使碎石曾经被清理过,洁净到这个地步也太夸张了。

    这个可不正常…应该说是极不正常!魔法?道术?神迹?好吧,我承认:即使它们认得我,我也不认得它们…

    人类这种生物就是如此,一旦选择了忘却,即使一开始只是强打精神,但是很容易就开始变得朝三暮四,尤其是当好奇心已经悄然萌芽。

    人总是要不断活下去的,一直抓着过去不放,就是主动放弃了未来。当然,我的思想觉悟可没这么高。我不过是在想:这么神奇的地方难道会没有宝物么?月光宝盒我不指望了,来个山寨版的越光宝盒我也凑合着用来回家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地方也太一目了然了,我又很不甘心地绕了两圈,最后下了结论:除了柱子还是柱子!要是能把这些柱子搬出去倒也能卖个好价钱,通体都莹白如玉,也不知道是何种质地,但是直觉上就不是凡品。问题也就在这了,即使是金子做的,搬不出去的话还是不要去多想了,最终也不过庸人自扰。

    我思想觉悟虽然高了一把,但是气愤和伤心在中郁结导致体跟不上思想的境界,抬脚对着中间那根柱子就是一脚:“耍我!浪费我这么多感居然什么都没有!”

    我算是发现了,人一旦失去理智,胡作非为起来,报应来得总是很快的!柱子上先是开始出现细细的裂纹,这个时候我愣神地看着,脑子只是在想:不至于吧!我这脚也不过是象征地踢一下嘛…毕竟搞不好这里是神仙的地盘,万一损坏了私人物品,他给我签订个不平等条约我不歇菜了?但是柱子可不买我的帐啊!裂纹慢慢变大、变密,进而很快整根柱子都裂开了!我脑子里差不多也一片空白了…我这一脚莫不是放出了一个被封印的恶魔吧?或者说神罚这么快就来了?

    还好我脑子没秀逗到被从上面砸下来的碎石埋住,紧要关头用力往后一跃,又踉跄地后退了两步才跌坐到了地上。低头怔怔望着散落了一地的莹白石块,我心里实在是无奈到了极点:万一这里要是有口水喝,搞不好我能成为千古第一个被水噎死的人!

    剑?!

    当我再次抬起头来,不光是眼中,而且是满脑子都塞满了这个字!只见废墟中间(这下子名副其实了,碎石溅得到处都是)被我踢碎的柱子残基上赫然插着一把剑!淡淡的白光虽然并不耀眼,却有一种直达人心的力量…

    这简直像做梦!我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时候,这把剑却只是黝黑的并没有任何的光泽。幻觉?真是奇怪了…

    不过,不管了…我的自信心开始极度的膨胀,最后总结为一句话:果然嘛!我就是被选中的!然后脑袋里的幻想开始如脱缰的野狗(野狗哪来的缰绳?这是个技术问题)一样驰骋起来。我似乎看到了我上前去猛力把剑一拔,只见剑上立即放出万丈光芒,从此振臂一呼,天下莫敢不从,诛王屠龙只在等闲,统一天下也不过尔耳…

    想着想着竟然傻笑起来了,口水也泛滥得差点可以媲美喷泉。

    我志得意满地走上前去,用力一拔,正想用一声嚎叫显示王者的诞生。突然很现实地发现…剑根本连动都没动一下!

    在我龇牙咧嘴的不懈努力之下,最后拔到了浑冒虚汗,这把剑才不不愿地摇晃着“嗵”地一声砸在了碎石堆里。眼看它要倒下的时候,我也不是没想把它拎起来,只是这把剑实在是沉到了一定地步,少说也有百来斤,而我刚才磨蹭了半天力气也花得七七八八了,被巨大的重量一带,不由己地跌倒在了碎石堆上,只能像死狗一样喘着粗气…

    好不容易歇足了,这下又有武器在手了,虽然拖着它就差不多是极限了,但是饿死在这鸟不拉屎的废墟里总太窝囊了,我定了定神,鼓起勇气就往森林中挪去…

重要声明:小说《千年神魔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