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途中惊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颖川渔子 书名:明月飞仙录
    一笑楼原名醉仙楼。

    数年之前,东庭国内阁大学士陈书哲微服至此,说此名太过俗气。更提笔题词于墙上曰:“博君一笑胜千金”。

    于是醉仙楼便更名为“一笑楼”,那墙上的字更是被老板拓了下来,挂在了酒楼门口。从此一笑楼生意越发的兴旺发达,直到今这白枫镇内一家独大的局面,竟无第二家可与比肩。

    且说那贾武生的虎背熊腰,加之常年押镖护送,更是锻炼的一好筋骨。故而他一路拉扯着白若夕过来,白若夕竟是挣扎不得,只有跟着他。

    “呦,两位客官里面请。”二人甫一进门,跑堂的小二便忙不迭地招呼过来。“哎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贾大爷和白小哥么,你们二位今天怎么有闲赏光咱一笑楼了?还是老规矩?二楼雅间?”

    “就你这猴崽子话多,仔细那天你们掌柜的掌你的嘴。”贾武嘿嘿一笑,照着小二的脑袋敲了一下,回手掏出一钱银子扔了过去,“带路,给我们哥俩找间亮堂点的雅间。”

    “哎,爷您放心,跟我来吧,包您满意。”小二借了银子,乐不可支地带着两人上了二楼,找了间靠窗户的屋子。待二人进屋坐定后,又殷勤地沏上了一壶君山银针。抬头问道:“不知二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别的暂且不说,先把你们这的通天鱼翅和神仙鸭子各来一盘,再来两坛碧云陈酿。”贾武常来此处,对这里的菜式自是如数家珍。

    “既然贾大哥要喝酒,那你再吩咐一盘诗礼银杏吧。”白若夕在一旁笑道。

    “好咧~二位爷稍坐,马上就好。”小二说着便跑了出去。

    这一笑楼家底确是非凡,一刻钟的时间酒菜便都齐了。二人提箸把盏自不必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贾武开口道:“刚才在镖局门口你说有事找我,不知是何难处?”

    “说来话长,家父突然有事外出远游。止剩我一人在家,自觉也没多大趣味,便打算去那忘山走走。不知最近可有镖车顺路,也好带我一程。”

    “忘山?白兄弟可是要去拜山修那神仙的法门?”贾武听闻此言,未免吃了一惊。

    “不瞒你说,正有此意。”

    “不好不好,我闻说修道之人只是一味静坐,他们叫做闭什么关。闭关闭关,闭甚鸟关。当真无趣的紧。要我说,你倒不如找我们沈镖头学些拳脚功夫,耍个刀枪棍棒什么的。回头也可快意江湖,岂不妙哉?不强过像石狮子一样闷坐。”贾武大摇其头。

    “大哥不必多说,我意已决。”白若夕丝毫不为所动,只把询问的目光望向贾武。

    “罢了,你小子的驴脾气我早就领教过了,劝你也没用。既然你拿准主意要去,今天还真有一趟镖,是押往颖水城的,恰好路过忘山。本来我今早刚出完镖回来,今天理应当假。既然你要去,我便随镖车再送你一程吧,路上也好有个照应。”贾武见白若夕主意已决,便不再劝。

    “如此有劳大哥了。”

    “来,你我满饮此杯,然后共回镖局,未时上路。”贾武倒满两杯酒,率先敬向白若夕。

    白若夕亦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话说二人酒足饭饱,贾武结了账,便与白若夕一同回了镖局。镖头问起,贾武只说是远方兄弟,想借个方便。幸得那沈镖头也是个豪爽之人,并未追问太多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白若夕为人乖僻,也并未向那镖头表示什么,仅仅是笑着点了点头,以略表谢意。沈镖头也毫不在意,交代了两句“刀剑无眼,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便又回头去吩咐诸位镖师去了。

    “白兄弟,不是老哥说你,就你这臭脾气,到了外面非得吃亏不可。”看着白若夕不冷不的样子,贾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嘿嘿,我这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常言道:‘青山易改,本难移。’即便我想改也费劲。”白若夕亦知自己的格颇不招人待见。若是寻常大度之人还罢了,倘若遇上个好计较的人,恐怕免不了一番摩擦。

    贾武见此形,自知再说多了用处也不大。便也转去帮众镖师忙活去了。

    过了能有一炷香的时间,贾武才回转过来,对白若夕说道:“我已对众兄弟交代了一番,你便坐到那装细软的车子里即可,等到了忘山,我自会叫你。”

    白若夕道了谢,便随着贾武走到马车边上,钻了进去。车里地方虽大,却都是些绸缎绫罗之类,把空间占了十之**。白若夕无法,只得找个空隙稍大点的地方,堪堪坐了下来。

    才刚坐定。不一时便听到了沈镖头招呼众镖师上路的声音,白若夕坐的那辆也随着一摇三晃地咯啷啷地飞驰了起来。周遭的绫罗绸缎本就十分柔软,且都是上等货色,故而白若夕倚在上面也是舒服异常。未出一时三刻竟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若夕悠悠地从睡梦中转醒过来。还未待眼睛完全睁开,便隐约听得外面有兵刃交接之声。

    “莫不是遇上劫道的了?”白若夕暗忖道。他本知凭自己的本事,出去了也是送死,然一则是放心不下贾武等人,二则也是好奇心盛。竟冒着送死的危险,掀开帘幕探出头去。

    果不其然,车外的状况与白若夕所料相差无几。十余名绿衣汉子把镖车队团团围了起来,正与众镖师对峙,地上还躺着四五个人,略一望去,竟全是镖局的镖师,对面的人竟是无一伤亡。、

    “看来实力差距不小啊,此次怕是不会那么好过了。”白若夕叹了口气,却瞧见贾武一手持刀警戒,一边向他挪了过来。

    “白兄弟,你怎么出来了?”贾武神色冷峻地问道。

    “这群人是什么来路啊?”

    “不知道,刚才听他们自报家门,说是破狱十一剑段飞的手下,不知真假。若是真的,那这次还真是碰上硬茬子了,稍有不慎,便会凶多吉少啊。那忘山,怕是也去不成了啊。”贾武眉目中流露出一丝不安的神色,显然他口中的这位破狱十一剑是位极不好惹的角色。

    “哦?这段飞又是什么人物?”白若夕好奇之心顿起。

    “你从未出过白枫镇,也难怪你不知道。这段飞本是玉书的弟子,后来由于犯了师门戒律,又不甘面壁思过,于是自领了百刃穿之刑,出了师门。他为人极难评论,心好时,也做过杀富济贫,铲除恶的善事。心差时,亦曾滥杀无辜,迁怒旁人。据传此人自叛离师门后,曾收养了一批孤儿,练,训练成了一批忠心耿耿的亲信,共三十六人,唤作典狱军。实力强悍非常,非常人所能抵御。并且…唔….”贾武话尚未说完,便由口透出了半截剑尖来。

    “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在背后谈论我。”随着贾武宽大的躯扑通一声倒下,一名着蓝色衣服的青年出现在了白若夕的眼前。他抽剑归鞘,盯着白若夕说道:“我就是你想知道的段飞。”

    “哈哈,好,好。”白若夕瞳孔骤然收缩,面上表变了几变,竟看不出丝毫悲喜,“段飞是吧,我记住了,假如我今天有幸不死的话,后学艺归来,定当取你首级。”

    “有趣,当真有趣。在东庭国,我还是头一次听人这样对我说话。”段飞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白若夕道:“不用假如了,我今天非但不杀你,还会送你到你想去的地方。听刚才男汉子所说,是忘山吧?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取我命!”

    说着便祭出飞剑,一把提起白若夕,向忘山飞去。

重要声明:小说《明月飞仙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