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兄弟们的卖命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笑的的哥 书名:超级的哥
    第一百二十章

    午夜,远在hb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小县城,一间屋内依然亮着昏黄的灯光,灯光之下,一个年轻人面色极为冷峻,两眼充满了杀气,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把刀,刀通体漆黑,造型极其诡异,刀背之上镌刻着一条金龙怒目昂首,气势人。年轻人一边擦拭着刀一边喃喃自语说:“自你到我手里还没喝过血,饿坏了吧,今天老子带你喝个够!”

    年轻人将刀藏到怀里,骑上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趁着月色,急匆匆而去,大约骑了几百米,转个弯,就到了教育局陈局长家门前,狗声叫个不停,那是陈局长养的四五只大狼狗,用作专门看家护院。

    陈局长的家非常气派,两层小洋楼,贴着白净的瓷砖,看见就漂亮,年亲人嘴角一杨,从怀中抽出刀,一下子就劈开了看似极为结实的防盗窗,然后他双手拉住防盗窗,一使劲,防盗窗就直接被拉了下来,铁质防盗窗被扔在地上发出哐啷一响,惊醒了睡梦中的局长夫人。

    年轻人从窗户进了屋,漆黑中他看见几双绿幽幽的小眼睛,脚跟还没有站稳,说时迟那时快,几只大狗不约而同扑向年轻人,同时被几只大狼狗围攻,一般人早就被咬的面部全非,可年轻人手脚丝毫不乱,只见他几个起落之间,四只狼狗全都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死地上了。

    “好刀,又快又趁手,兄弟就是兄弟,送我这把好刀。”年轻人赞了一句,摸到开关,打开了电灯,顿时屋内一片大亮,年轻人走到卧室,一脚踹开了房门。

    “开灯。”年轻**喝。

    “是是是。”一个女人颤抖着打开了头的灯光,灯光照亮了她的面容,是一个近五十岁的妇女。。

    “陈飞牛,给老子滚出被窝。”年亲人见上里还有一个人,用毯子蒙着头不敢说话。

    那个人探出了脑袋,却是一个小白脸。

    “我,陈飞牛在哪儿?”年轻人问。

    “和李县长几个在宾馆打牌。”陈飞牛老婆牵着单薄的毯子遮掩着自己的部说。

    “那家宾馆?”年轻人问。

    “县城东门的金牛宾馆。陈飞牛老婆不敢撒谎。

    “好,正好一锅端,省的老子一家家的跑。”年轻人应了一声,噌噌两刀砍下去,飞牛夫人和小白脸双双赴了黄泉,年轻人出了陈家,依旧骑上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赶往金牛宾馆。

    县城就那么点大地方,年轻人骑个自行车不消一会就到了金牛宾馆,他走到前台,叫醒了正在打瞌睡的女服务员,“李县长和陈局长几个在哪个房间打牌?”

    “你谁?找他们有什么事?”服务员揉了揉眼睛,看样子还没睡清醒。

    “你只管说他们在哪个房间?”年轻人拿出刀,恶狠狠地说。

    “他们在405房间。”女服务员彻底被吓清醒了,下意识地拿起电话要报警。

    “****。”年轻一掌劈了下去,女服务员昏坐在靠椅上,看上去就像在打盹,年轻人直奔四楼,找到405号房间,敲门。

    “谁啊?”一个声音不耐烦地说。

    “服务员。”年轻人尽量隐藏着声音的杀气。

    “怎么搞的,不是说好不叫你们你们就别来打扰吗?”李县长埋怨了一句,此时他正在听牌呢。

    “嘿嘿,我去开门,看看什么事?”职位最小的陈飞牛点头哈腰地起,和他打牌的除了李县长,还有县委秘书长,以及一个副县长,官职可都比他大,说是打牌,气势就是送钱。

    “什么事啊,不是说好不叫人就别来打扰吗?”陈飞牛一边埋怨一边开门。

    年轻人一脚直接踹飞了陈飞牛,闯进了房间,一看,打牌的几个都是本县的老爷啊,县长裘怀中,至于其他两个年轻人不认识,不过看本县新闻的时候也都见过,脸熟,几个大老爷看着年轻人凶神恶煞的脸,还有手上那把血淋淋的刀,完全都吓呆了,哪里还有什么官威啊。

    “是你!”陈飞牛看了年轻人一眼,惊讶地说。

    “没想到吧,今天老子要你狗命来了。”年轻人恶狠狠地说。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你。”陈飞牛心中暗想自己并没有得罪这个年轻人啊。

    “你是没得罪我,你得罪的是那些可怜的孩子,我问你,我和我兄弟捐赠的九百多万,都干什么去了?”年轻人记得当时自己和兄弟们亲手把九百万的存折交给这位陈局长的时候,他可是誓言旦旦地说这笔钱一定会用在孩子们的上。

    “都……都准备建校舍呢,你看那些乡里,学校都要塌了,这钱不是留着建校舍吗?”陈飞牛脑门上的汗直流,那九百多万,分了一点给几个知的下属封口,其余的可都是自己和李县长几个在澳门豪赌了几把,输了个精光就跑回来了。

    “建你妈个比的校舍,老子这一个月都在查这件事,老子查的很清楚了,所有的钱都被你们几个输光了,对不对?那九百多万,可是兄弟们的卖命钱。”年轻人眼中的怒火已经无法平息,九百多万,每个兄弟三百多万的退伍补贴,那可是能过上强于普通人不知多少倍的好子。

    “哪里,没有的事,你别听那些传言。”陈飞牛所说的传言是指最近县里某乡的一老校长投河亡,听说是申请校舍修葺基金几次不得,还受了教育局领导的辱骂,回家就投河了,这件事在整个县城传的沸沸扬扬,当时普通百姓也只是私下议论,谁也不敢明面上说,况且这件事连老人的儿子都在电视上声明是儿媳妇和老父亲吵架,老父亲受不了气才投河的。

    “还敢狡辩,老校长上教育局申请基金,就是受了你这个狗的侮辱才自杀的,这是老校长的儿子亲口告诉我的,你们竟然还他在电视上说假话,哼哼,为了弄清这件事,老子还专门去了澳门,查的很清楚,你们几个在哪里输了七百多万,快活吧,今天你们死期到了,到下面再给老校长下跪吧。”年轻人说着举起手中黑漆漆的刀,一起一落,陈飞牛的脑袋飞了出去。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的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