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南稻十三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笑的的哥 书名:超级的哥
    第九十四章

    紫龙王咆哮说:“小倭人就知道整一些歪门邪道,爷几个一泡尿就破了狗们的妖法,七十年前老子没有赶上,今天老子赶上了,小倭人们都去死吧。”几个起落之间,倭人又倒下好几个。

    王一守正忙着给晕倒的兄弟解毒,每个人的鼻子上都贴上了吸满尿液的餐巾纸,醒过来兄弟发现都是由于小倭人的诡计害的自己要喝尿,顿时义愤填膺,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个个杀机腾腾,战斗力突然又飙升了几个指数,倭人已经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王星原虽然遭受着极为强烈的臭尿味刺激,但意识终于清醒过来,“妈的个小倭人,害得爷几个喝尿,爷不***爷是你孙子,我。”王星原大喝一声,冲了上去,形闪动之间,已经有几名倭人倒下,接着他如一座山一般横亘在南稻吕昌面前。

    “送命来了,尝尝我的十三刀。”南稻吕昌冷笑一声,武士刀寒光一闪,大起大落之间充满了要把王星原劈成两半的狠毒意图。

    “星原老弟小心。”听见十三刀的名头,王一守和所有兄弟不面色一寒,就是这“南稻十三刀”要了不少兄弟的命,谁听了都害怕,别说见到了。

    王星原不以为然,大喝说:“错了,是拿命来了。”

    王星原极为讨厌这个倭人写在脸上的那种狂傲,华夏大地英豪辈出,习武奇才更是数不胜数,其中不乏二十出头便有大成着,可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句话使每个华夏习武人心中都存有一丝敬畏,所以他们总是一副谦虚恭卑模样,而眼前这个倭人武者不知天高地厚,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令人看起来愈发厌恶。

    南稻吕昌的武士刀快如闪电,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必取对方命的强劲气势。

    又是一刀出来,这一刀,眼看着就要砍到王星原的脖子,南稻吕昌露出得意的一笑,这一刀是他自创而来,是他最得意也最为娴熟的一刀,每次这一刀都会完美无缺展现他的战斗力,就是这一刀,使二十出头的南稻吕昌名震倭国,成为最杰出的武士,是南稻世家又一个传奇又一个骄傲,这一刀叫“南稻十三刀”,在这之前,南稻世家已经有十二个人自创十二种武士刀法名震天下。

    南稻吕昌相信这一次也绝对没有例外,下一秒,王星原的颈部大动脉绝对会像喷泉喷水一般喷着红色的血液,而脑袋一定会飞出去几十米远,由于在室内,没有几十米的空间,所以那可脑袋一定会撞到墙上,撞得稀烂,然后像一只漏气的足球滚落下来,那两只死不瞑目的双眼,就像是两个漏气的气眼。

    一米,半米……,锋利的武士刀离王星原的颈部越来越近,只剩最后一厘米,最后一毫米……几乎已经没有距离,南稻吕昌笑了,他张开嘴伸出猩红的舌头,想尝一尝将要从敌人颈部大动脉喷的血的滋味。

    已经没有距离,王星原命顷刻不保。

    南稻吕昌笑的更为放肆。

    然而一切只是南稻吕昌的幻想,王星原原本冲击向前的体突然顿住,头部后仰,不仅仅是避开了南稻吕昌的致命一击,同时右手探出,握拳,那似有千钧之力的铁拳狠狠砸在南稻吕昌的腹部。

    痛,剧痛,腹部似乎被砸穿一般,一股血腥味涌上了喉咙,但是要强的南稻吕昌硬是咬着牙将血咽了下去,他不想让敌人看见他吐血了,同时整个人站的笔,似乎从未受伤一般,但是紧握武士刀的手明显在颤抖,“南稻十三刀”被破,不败神话被破。

    “跟我装,非要你现出原形不可。”王星原觉得十分好笑,他没有给敌人丝毫喘息的机会,步形一顿,体反转,腾空而起,一脚狠狠踢在南稻吕昌的左脸之上。

    南稻吕昌的血喷了一地,武士刀落地了,这对一个武士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很多武士由此自杀切腹而死,但南稻吕昌没有这样的勇气,他爬起来摇摇头,努力使自己清醒一点,既然打不过,那最要紧的当然是逃命。

    南稻吕昌很快发现事从头到尾都大为不妙,尼玛,华夏人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啊,平时偷袭王一守和陈英九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他们这么厉害啊,不都是不堪一击的嘛,这个和自己年轻差不多的年轻人是谁,手如此强大?那个怪老头是谁?他怎么知道我南稻世家的巫术能够用尿就能破解,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还沾沾自喜得意洋洋地以为这是天下无人能破的高级幻术。看着同伙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南稻吕昌努力从地上爬起来,努力保持着镇定地说:“快跑。”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巨响,一阵厌恶升腾而起,南稻吕昌形一矮,仿佛钻到地里一般,不见了踪影,只留着他的武士刀静静躺在那里,像是被他遗弃的小媳妇。

    其他几个倭人同样也是形一矮,不见了踪影。

    “邪门了,这几个家伙还真是一只大耗子,钻到地里就不见了。”王一守拼命揉了揉眼睛,有点不敢相信地说。

    “这就是倭人的遁术?”兄弟不敢相信地问。

    “真的能钻地里去?”不止一个兄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神奇,这地下根本就没洞啊,结结实实,完完整整的。”有兄弟敲打着地板说。

    “我这就是一群耗子,一群耗子……”兄弟痛骂,他正杀得起劲,怎么突然人就没有了。

    “什么狗遁术啊,那都是骗人的,你们看窗户。”王星原指着敞开的窗户说,由于是盛夏季节,包厢内都是开着空调,窗户原本都是光的严严实实的。

    “小子说的没错,这群孙子全是从窗户跑了,快追,欠了我们的血债,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跑了。”紫龙王说。

    “的,想跑,没那么容易,兄弟们,追。”王一守带着人第一个冲了出去。

    王星原当然是二话不说追了出去,当然不能让这帮老鼠就这么跑了,这次行动可是叫“灭鼠”,如果不把老鼠赶尽杀绝,那还叫什么灭鼠?

    “紫龙老头,你就不要去了吧,打落水狗的事让年轻人办,老陈我腿脚不方便,你就留下来陪我叙叙旧。”陈英九阻止紫龙王说。

    “臭渔夫,谁要和你叙旧,我们的恩怨可没有解。”紫龙王王长正看也不看陈英九一眼说。

    “好了,那都是陈年旧事了,你还那么斤斤计较?”陈英九讨好地倒了一杯水递给紫龙王说。

    “我怎么不能斤斤计较,要不是你抢了我的雅惠,我怎么会没有儿子?”紫龙王没好气地接过陈英九的水,一口喝下,的,和倭人打了这么久,还真是有点渴。

    “雅惠喜欢的人本来就是我,我可没有强抢啊。”提起前尘往事陈英九还是颇为得意,当年和紫龙王喜欢同一个女人,虽然那时候渔王的名头还没有叫响,当人家愣是直接拒绝了龙族紫龙王的追求而选择了他陈英九,可见他陈英九多么有魅力。

    “行了行了,咦,这杯子的水怎么有点怪怪的味道,好像有点尿……”紫龙王吧唧着嘴说。

    “哎呀,对不起啊,这杯子是我刚才接尿破倭人幻术的。”陈英九不好意思地说。

    “你……你……,臭渔夫,我和你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紫龙王仰天长啸,似有天大的冤屈。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的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