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黄瓜断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笑的的哥 书名:超级的哥
    “我擦,这真是太贵了啊,好贵好贵,我真是买不起啊。”王星原一手拍着自己的小心脏,一只手却依然拿起一个黄色假发看了起来,看着手中金黄色的假发,王星原没来由地想起了雪伦,那个一头金发还听得懂兽语的奇葩姑娘。

    “买不起还看什么看?”营业员不耐烦的说,一把从王星原手中夺过假发,不料这一夺却出问题了,假发原本王星原紧紧抓在手里,营业员使劲一夺,好好的假发就被扯的有一点变形了。

    “这不关我的事啊,是你拽的。”王星原连忙将假发放回原来的位置,转就要走人。

    “你不准走,损坏了东西要赔偿,我告诉你,这是本店最好的一款假发,七千三百八十五块。”女营业急忙拦住王星原的去路,尼玛这个损坏的假发可是本店最好的最贵的假发,是从美国进口来的,金黄色的发丝可不是人工漂染的,而是正宗的西方人天然发丝,再加上做工精细,包装精美,一个就七千多块。

    “损坏了东西要赔偿,那也是谁损坏了谁赔偿啊,管我什么事,再说这也不算坏了吧。”王星原眨巴着眼睛,满脸一副天真无辜的表

    “这明明是你搞坏的,你还想刷赖,我告诉你,今天你不如数赔偿本店的损失,那就让国安局来抓你,你等着坐牢吧。”女营业员恶狠狠地说,哼,眼前这家伙一副土包子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没见识过世面,也许吓唬吓唬他就能乖乖赔钱了。

    “那我该怎么办?我没有钱,可是我也不想坐牢,大姐,要不我满足你一次,你就算了吧。”王星原哭丧着脸,无比猥琐地说。

    “你耍流氓,你好坏,看不出来哦。”听见王星原这话女营业员的眼光一闪,面前的男人虽然很土鳖,可是好歹年轻力壮啊,虽然他看起来很瘦,可是有很多精瘦的男人都很厉害的,再说自己也已经三十五六岁,正是如狼似虎,可惜早离了婚,几年都不知道男人的味道了,很多寂寞的夜晚也只能和黄瓜为伴,如今一个小伙子白白的送上门来,姐能拒绝么,姐拒绝得了吗?

    “大姐,怎么样啊?”王星原厚颜无耻地说。

    女营业员忽然一笑,且是那种千百媚的一笑,不过她这种千百媚不能迷死人,只能吓死人,“哎呀,算了算了,这个我就不要你赔了,小伙子,你到我的储物间看看吧,里面还有更多的漂亮款式,保证你会喜欢的。”女营业员带着笑,就和王星原平时的猥琐度差不多,一转,一扭腰,回头冲王星原一招手,打开一扇小门说:“快进来啊,这是储物间。”

    王星原一哆嗦,尼玛,爷只是随便说一说,原本他以为会遭到一顿痛骂,可出人意料的是这姐们当真了,爷的魅力有真么大么,王星原沾沾自喜起来,可是他不小心抬头看了女营业员一眼,那妖孽的模样谁敢要啊,随即明白不是自己魅力大,而是对方太饥渴,随便说一句勾引的话就能泡上这老妞,而且现在就要和爷共享鱼*水*之*欢,天啊,这世界是怎么了,王星原实在不忍心继续思考下去,一转,跑了。

    “嘿——你别走啊,你别走啊……”女营业员追了出去,可是王星原早就不见了踪影,“哼,害人的家伙,惹得姑娘我全,都出水了,竟然跑了,幸亏姐随时有准备。”女营业员幽怨地说了一句,转回到店里倒腾了一会,拿出一根黄瓜,这可是早上敢买的,准备中午炒火腿吃的,现在先吃了吧,女营业员走进储物间,锁好房门,开始拼命倒腾起来,“哦,唔,啊……好多水哦。”女人咬着嘴唇呻*吟着,就要快达到高*潮的时候,黄瓜断了,女人无比幽怨地说:“天啊,请你赐给我一个男人吧,只要是个男人,就像刚才那样猥琐的都行,只要他有根不会断的黄瓜。”

    王星原发足狂奔上百米,生怕被那个妖孽女人追上,回头一看,还好还好,就凭爷这等奔跑速度一般人是追不上的,更何况只是一个平时得不到滋润的老女人,王星原平息了一下呼吸,想着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否则姚靖涵等急了自己可没有好果子吃,想到这里,王星原赶紧找到另外一家经营发卡假发之类的小店,买了三款不同样式的假发,有长有短有卷的,价格也不贵,大概五六十元到五六百不等,王星原心想假发这玩意儿不就现在用一下呗,等头发长出来了就用不上了,不是爷舍不得钱,而是要省着花算着花,谁说爷没钱,爷卡里不是还有三四十万,王星原买了三款最便宜的,“呵呵,这下静涵肯定高兴,这假发不比帽子好看多了吗,还有三种发型让你随意挑选。”王星原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这件事保证姚靖涵满意,搞不好一激动,就要以相许,自动献,哎呀,就算是没有这么夸张,主动献吻也是可以的嘛。

    王星原将大事搞定,哼着歌儿回医院去接姚靖涵,突然这个时候,一辆悍马停在王星原的面前。

    “您好,请问您是王星原吗?”一个中年人男人问,都说四十岁的男人是极品,这个男人就很好地诠释了这一句话的真正含义,笔的西裤,淡蓝色衬衫,发型一丝不苟,脸色刚毅果敢,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成功者的信息,在他后站着几名小弟。

    “是啊,你是谁?”王星原看看眼前男人,自己并不认识啊。

    “爷爷好,我叫王一守。”中年男人很卑微地说。

    “你叫我什么?爷爷?”王星原彻底晕了,我才二十二岁,哪来四十多岁的大孙子啊?

    “按照家族中的辈分,星字辈比一字辈高两个辈分,所以您就是爷爷。”王一守恭恭敬敬地说。其实在很多家族中,爷爷和孙子的辈分都是在辈分上计算,所谓三岁的爷爷八十岁的孙子,都是是在大家族中常有的事,可是你这个年纪小的爷爷得有本事,人家年纪大的孙子才肯张口叫你爷爷不是,否则你一个废物,没本事没钱混的又差,鬼见了你叫才爷爷。

    这王一守为什么叫王星原爷爷呢,那可是因为龙族的紫龙王要认王星原做儿子,这紫龙王没有儿女,谁要是做了紫龙王的儿子,不管真假,那权利地位都是不用说的了,再说王一守听紫龙王说王星原一个人在gz省gy市的玉桥镇一个人就端了一股根深蒂固的黑恶势力,顿时就佩服的五体投地,打黑这工作是国家政府都不轻易做的,搞不好是打黑的人被黑势力干掉了,可人单枪匹马就干了,还全而退。

    “我们真的是一个家族的吗?”王星原问,虽然大家都姓王,可这并不代表大家都是一家人啊,就算是一个家族的人,可爷不认识你啊,更不知道还有你这么一个大孙子。

    “这个……我在望海阁酒店略备薄酒,还请爷爷赏个脸……”王一守也不知道,反正紫龙王是这么交代的。

    “你能不要叫我爷爷么?”王星原实在受不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叫自己的爷爷。

    “呵呵,是,星原爷。”王一守改口说,其实叫爷爷他也受不了,可是谁叫家族中是这样的规矩的,人家辈分大,就得叫爷爷,当然就算辈分高没地位没本事的除外。

    “星原爷,呜额,你怎么叫怎么叫啊。”王星原知道人类已经无法阻挡对方叫自己爷了。

    “是是是……还请星原爷伤个脸,到望海阁小坐”王一守说。

    “你为什么请我喝酒啊?”王星原问。

    “这你去了就知道。”王一守说。

    看着王一守言又止的意味,王星原决定一探究竟,不就是吃餐饭喝杯酒吗,看人家殷勤诚恳地模样,爷不赏脸就是爷不对了,正好带上静涵,两人好好吃大吃一顿,反正有人请客,虽说王星原有钱,可是吃别人的就是比吃自己的爽,哈哈,人都是有这样的心理。“那可以啊,不过我得先去接我的女朋友。”王星原说。

    “星原爷请上车。”王一守一笑,总算不辱使命,他打开悍马的门,一个毕恭毕敬地姿势邀请王星原上车。

    “去**医院。”王星原还真就不客气了,恭敬不如从命嘛。

    王一守一挥手,示意小弟们自己散去,而后他亲自开车去**医院。王一守在厦门不是简单的人物啊,“海上陈英九,地上王一守。”这么一个驰骋在道上的老大级人物,竟然给王星原做起了司机。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的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