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进局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笑的的哥 书名:超级的哥
    第六十五章

    听着火车带着呼啸声渐渐远去,王星原的心里终于落下一块石头,任务终于完成,只要哥哥他们能平安回家,老爸老妈就一定会很开心,想到这里,王星原不微微一笑,他拖起肥胖的宋瘸子扔到副驾驶上,冷冷说:“带我去你给活熊取胆的地方。”

    宋瘸子眼珠子一转,眼前这年轻人手了得,还有枪,搞不好真是什么国安局什么特警武警什么特种兵之类的,给活熊取胆可是他的财路来源,可千万不能给人断掉,想到这里他连连打着哈哈说:“兄弟你误会了,我哪有给什么活熊取胆啊?”

    “你敢狡辩?先头你不是威胁爷说要给爷来一个活人取胆。”王星原眼一瞪看着宋瘸子说。

    宋瘸子红肿的猪头已经再也经不住拍打,连忙说:“哪敢哪敢,只是胡言乱罢了。”

    “那那些熊凄惨的叫声是怎么回事?”王星原才不相信宋瘸子的鬼话。

    “我也不知道。”宋瘸子装着可怜兮兮地说。

    “***,老子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非要老子打你是不是?”王星原说着就是一拳狠狠落在宋瘸子的眉骨上。

    “哎哟,别打了,我真的不知道。”宋瘸子最喜欢的就是钱,可千万不能说出自己给活熊取胆的加工厂在哪儿,否则搞不到钱还吊个,没有钱那什么孝敬领导。

    “的,我看你是想死了。”王星原一把封住宋瘸子的衣领,又是几个耳光扇了过去,“说不说,说不说……”

    “说说说,我求你别打了,我这就带你去。”宋瘸子虽然钱可也不傻,万一这要是被打死,要钱要有个用,还是先保命吧。

    “我开车,你带路。”王星原说着发动者汽车,嘴里嘟喃着说:“有些人就是畜生,不抽他还就不行。”

    宋瘸子脸部肌不停地抽动着,,想我老宋在宋家村斑鸠乡玉桥镇这个地方就是霸王,横行乡里无人敢惹,今天这是触了一个大霉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个家伙,对自己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也不知道军师白银有没有想办法就救老子,正思索间在,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宋瘸子咧嘴一笑,“嘿嘿,有人来救我老宋了”。

    王星原听着警笛声,心中一动,忽然两拳狠狠打在宋瘸子的眼睛上,趁对方看不见的时候,快速掏出手枪扔出车窗外,车窗外面正好是一个池塘,手枪落到水里,发出“噗通”一声响。

    宋瘸子大骂:“怎么好好又是两拳。”

    “没什么,就是手痒,想打你。”王星原淡淡地说。

    王星原的车行驶了没一会,果然看见几辆警车呼啸而来,示意自己停车,“这是了什么大事啊,四辆车子装满了警察,个个全副武装牛哄哄的,我靠,还掏出了家伙,难道有恐怖分子吗?。”王星原停下车子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同志您好,有人报警说你非法枪械,请下车接受我们的检查。”一名三十多岁的警察的人走到王星原面前说,他是玉桥镇国安局刑警大队的徐伟队长,在他后是一群持枪做击状态的警察。

    “胡说八道,我可是守法公民。”王星原心中明白一定是宋瘸子的人报了警,看不出来是哪一个还真有头脑,自己搞不过爷,就抓住爷的小辫子叫警察来和爷搞,在华夏国,私人持有枪械可是犯了不小的罪。

    见王星原的态度很好,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也没有反抗到底的意思,徐伟暗暗放了心,一招手,几名警察跑过了在王星原上一阵摸索,结果却没有发现任何枪支。

    “搜车上。”徐伟命令说。

    又是一阵倒腾,依旧没有结果。

    王星原看着宋瘸子由得意变失望的脸说:“这一定是诬告,私人持有枪械是重罪,我哪敢啊。”

    “请你跟我到国安局做个笔录,此事我们还要进一步调查。”徐伟说。

    国安局毕竟是政府执法部门,他说要调查什么,你就得好好配合,想到这里王星原毫不犹豫地上了一辆警车,至于宋瘸子回头再好好收拾他。

    徐伟和宋瘸子递了一个眼神,各自心知肚明。

    看着警车远远离去,宋瘸子高兴地连拍手,“妈来个比你个龟儿子,敢和老子斗,这次保证你在国安局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可是很快他又犯了难,此时此刻谁来帮他开车啊,他一个瘸子开不了车啊,妈来个比死白银,也不来接我。

    就在宋瘸子骂来骂去的时候,一个影不知道从哪里蹿了出来,“我,白银你个龟儿子,你想吓死老子。”

    “嘿嘿,宋哥,您受委屈了,我这就接你回家,我和邓局长说好了,那小子我保证他活不了,为您报仇雪恨了。”白银就是宋瘸子的狗头军师,三十多岁,戴着一副眼睛,嘿嘿直笑,一副谄媚歹毒之相。

    “龟儿子干得不错,这次再记你一功,走,先到医院,老子全的骨头都要断了。”宋瘸子命令说。

    “是,宋哥。”白银一猜油门驾驶着汽车呼啸而去。

    再说王星原到了国安局就被关在了一间昏暗的小屋里,这连晚饭都没有得吃,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看看手机已经是深夜十二点钟了,王星原心中掏出一支烟抽了起来,“我这群王八蛋,真是警民一家黑啊,想死爷?哼,没门,再给你们一点时间,如果天亮不放爷出去,爷就大闹你这个黑警局,爷累了,先睡会。”

    就在王星原掐灭准备烟头睡会的时候,忽然房门被打开,一名材健硕地男子走了进来。

    “看你这架势,想和爷练练?”王星原手指一抖,将烟头弹得老远,又长呼一口气,将含在嘴里的烟雾喷得老远。

    男子穿着黑色紧背心,黝黑的肌鼓着一块块疙瘩,全散发着一种无比强势的信息,这种人站在谁的面前都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他叫关飞,今年刚刚参加完亚洲散打比赛,拿了一个亚军,回到老家玉桥镇之后被作为特殊人才直接引进到国安局。

    “呵呵,这次是来要我的命?”王星原掏出烟,递给关飞一支。

    “是,宋哥说你必须死。”关飞抬起头不接王星原的烟,眼中的又渐渐涌出一股杀气。

    “可是这里是国安局啊,你是国安局的人,宋瘸子又不是局里领导,你为什么要听他的?”王星原不解地问。

    “宋哥不是国安局的人,可是国安局是宋哥的,别说国安局,就是整个玉桥镇都是宋哥的。”关飞说。

    “,一个控制白道的黑道老大啊。”王星原故作惊讶地说。

    “哼!”关飞得意地冷哼了一声。

    “你是关飞吧?”王星原笑了一下忽然淡淡地说,面对强悍的散打亚军,他可没有丝毫压力。

    “你认识我?”关飞一愣,忽然问。

    “谁不认识你啊,今年的亚洲散打亚军嘛,我天天在体育频道看你的比赛。”王星原淡淡地说,“功夫不错啊,应该是冠军,我一直很看好你,为了钱故意输的吧,泰国人蓝奎拿了冠军,搞得现在人都以为华夏功夫比不上泰国功夫。”

    “没有。”关飞的脸色突然一红,低着头不承认。

    “泰国佬给你多少钱?”王星原问。

    “我说过没有。”关飞红着脸大声地说。

    “以你的功夫手,何必在国安局里做宋瘸子的一只走狗。”王星原自己点燃一支烟,仿佛根本看不见关飞眼中的杀气。

    “我为了钱故意输掉比赛,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的命,只有躲在老家混口饭吃。”不知道为什么,关飞感觉眼前的这个人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对方仿佛知道有关自己的一切,这种感觉令人很不爽,他大脑一竟然说了真话。

    “活该,你是习武之人的耻辱,华夏民族的耻辱。”王星原冷冷地说,“你难道不知道你在台上比赛,地下有多少华夏血男儿在为你呐喊加油吗,可你竟然为了一点钱出卖自己出卖祖国,你这种行为属于十足的汉行为,你输掉的不仅是比赛,更是输掉我们华夏男儿的尊严,输掉我们华夏名族的尊严。”

    “****,管你吊事,你都是要死的人了,老子就是收了泰国佬的钱,老子就是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怎么的,****什么祖国什么尊严。”关飞恼羞成怒,暴喝一声,一击直拳直击王星原的太阳

    王星原侧头一躲,关飞一拳打空,尼玛这样快速的出拳对方竟然也能避让掉,关飞更是羞愤难当,形一动,像黑鹰扑兔一般冲向王星原。

    拳风如狂风骤雨一般洒向王星原,可是王星原的一双手就像一把特大的雨伞护住了全,没有丝毫破绽,关飞久攻不下,欺贴近王星原的体,抬起膝盖猛烈撞击王星原的腹部,王星原冷哼一声,双掌竟然从对方的大腿中间插入到对方的股上,双手用力一抬,就像倒盆洗脚水一般将关飞甩了出去,关飞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后狠狠摔在地上,落地后迅速爬起,借着冲力纵一跳,整个体由高向下压向王星原,此时此刻,他的体就是一个巨大的重物,狠狠砸向王星原,被一百五六十斤的物体砸中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王星原眼中精光一闪,眼看着那黑影越来越近,他一个高抬腿狠狠踢中了关飞的腹部,只听他闷哼一声,再次重重摔在地上。

    关飞在摸着肚子在地上趴了好几秒钟,实在是太疼了,这一脚力气真是太大了。

    “站起来啊,没用熊东西。”王星原回想起关飞被泰国的蓝葵一脚踹飞在地的形,顿时怒火更盛,明明他是可以赢得比赛的,明明冠军的荣誉是属于华夏人的,可是这小子竟然为了一点钱就自愿输掉比赛,这是他妈的该死。

    关飞爬了起来,同时手中多了一把三棱军刺。

    “这是军人的武器,你拿在手里,不配。”王星原看着熟悉的军刺,曾经多少次和它相依为命,曾今又是多少次它在他手里取了敌人的命,可是现在却被一个汉拿在手里,王星原觉得是对军刺的侮辱。

    关飞红着眼,什么也不说,冲着王星原扑过来,那军刺直他的心脏。王星原嘴角冷冷地一动,形一转,背部贴上关飞的口,军刺刺空,王星原一把扼住关飞的手腕,猛然使劲,关飞痛苦地一叫,军刺脱手而出,稳稳落在王星原的掌心,王星原又是一记重重的回肘撞在关飞的口,关飞又是一声惨叫,整个人飞了出去,由于房间太小,他直接撞到在墙上。

    王星原缓缓走近关飞,冷冷地看着他说:“为了钱,你在比武台上故意输掉比赛,为了钱,你又穿着警服和黑道一起乱杀无辜,你和宋瘸子那伙人干过不少坏事吧?习武之人最怕没有原则没有正义还去做汉,真是习武之人的耻辱,所以你不配习武。”

    “你……你想怎么样?”关飞被王星原得连连后退。

    “我要挑断你的手筋脚筋,因为一个没有原则没有正义的汉,又有很强的武功,那只会害更多善良的人。”王星原拿下一直叼在嘴里的香烟,长长地喷了一口烟雾说。

    “不……不要……”

    昏暗的小屋子内,传来一声声无比痛苦的惨叫,看着关飞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王星原又想起来那些活生生被取胆的熊,没有任何麻醉的况下,肚子上插上一根管子,青色的胆汁从管子中淌出来,这得有多痛,而且天天如此,每天两次,直至死亡,“我,宋瘸子,你该死。老天爷派老子来收你啦。”

    挑断关飞的手筋脚筋之后,王星原将军刺上的血迹擦拭干净,打开小屋的房门,却看见几只黑乎乎枪口正指着自己的脑门。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的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