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一个交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笑的的哥 书名:超级的哥
    赵园长的葬礼上,气氛非常沉痛,不断奏响的哀乐就是人们的心声,参加葬礼不仅有幼儿园的领导同事,也有很多西就市民自发前来向这位可亲可敬的老师表达自己的哀思,现在的好老师太少了,尤其现在发生许多幼儿园老师体罚虐待儿童事件,你叫人们如何不怀念真正做到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的好老师。

    墓碑竖起,上面镌刻着赵园长的名字,生卒期,更有她的照片,让熟悉她的人们再一次回忆起她的音容笑貌。

    “好了,静涵,不要伤心了,我们回医院吧。”在葬礼结束之后,王星原对姚靖涵说,这几天都是王星原帮着照顾她。

    姚靖涵点点头,由于行动不便,她在王星原的搀扶下坐上了车牌号为*****104的出租车,一路上,她的眼泪依旧止不住的流淌。

    “对不起!”看着姚靖涵憔悴不堪,充满悲伤的面容,王星原觉得如果不是自己惹到了龙战天涯的人,那么就不会发生抢夺幼童事件,那么几位老师也不会受伤,赵园长当然更不会死。

    姚靖涵摇摇头,良久才说:“园长对我来说就和妈妈一样。”看着王星原有些诧异的眼神,她继续说:“我从到大都是个孤儿,自在孤儿院长大,而从小到大,赵园长是一直在生活和学习上资助我的人,不仅如此,她还一直关心我的心理成长,由于是孤儿,我从小自卑内向,是赵园长帮助我走出了心理霾,长大后我上了师专的幼儿教育专业,除了勤工俭学,学费生活费一直由赵园长资助,毕业后正巧实验幼儿园招老师,在赵园长的帮助下我顺利当了一名幼儿教师……。”

    王星原从没有想过姚靖涵是一个孤儿,怪不得住院都没有亲属照顾。

    姚靖涵哽咽了一下说:“赵园长终生未婚,没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她却把所有的工资都资助了孤儿,我想被她资助过的孩子不下二三十,原本我想好好报答她的,还想着等她老了之像女儿一样孝敬她,不想到……”说到这里,姚靖涵再度泣不成声。

    听到这里,王星原感觉心头就像被灌了铅一样难受,赵园长是多么伟大的一个人,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可是她就这么平白无故死于暴徒的铁拳之下,可恨罪魁祸首依然逍遥法外,激愤之下,王星原踩油门的脚不又加重了几分,王星原,作为一名真正的血男儿,作为一名铁血战士,该出手维护正义,惩罚犯罪,该给赵园长一个交待,狠狠撕开这遮天蔽的黑色帷幕,刘化龙,今晚就该是你的死期,王星原的眼中散发出一丝精光,经过几天的休息,他的视力已经恢复到最佳水准,一千五百米的距离他依旧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半下午的时候,天色就渐渐暗淡下来,乌云从四处慢慢积聚而来,人们感到异常闷,他们心中极度渴望今夜会有一场暴雨才好。

    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暴雨依旧没有来,低气压人们的心异常烦躁不安,在一间豪华的别墅里,刘化龙一个人喝着闷酒,他才三十岁,就是雄踞一方的黑道老大,自成立龙战天涯以来,打群架,抢地盘,几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他已然觉得灭掉西就市的其他三大黑道凤凰传说,纵横帮,血鹰帮完全不在话下,可是现在杀出一个破开出租车的小的哥,就一人打败他四大得力干将,昆仑已死,暴强奇强是人家的手上败将,三太子现在躺在病上一时不能动弹,还有龙手分队的二百精英,几乎不是死就是残,这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一个人,就凭一个人的力量就让他龙战天涯元气大伤。

    刘化龙郁闷地喝了一口酒,为了平息幼儿园抢夺幼童时间,他又送给市里和国安局领导一笔数目不小的钱财,幸亏那几个抢孩子的小弟已经被打死,直接做了替罪羊,总算给西就市的群众有了一个交待,省了不少麻烦。

    “王星原!”刘化龙摇晃着高脚杯中猩红的葡萄酒,口中默念着王星原名字,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神圣,与此同时天空中响起一道炸雷,声响奇大,振聋发聩,毫无防备的刘化龙竟然被吓得浑一抖。

    刘化龙觉得自己有些可笑,这是一个炸雷,自己竟然被吓得一抖,他喝完杯中最后一口酒,有些晕乎,晃晃悠悠转过,却发现眼前赫然站着一个人。

    一道闪电滑过,天空裂开一些树杈一样的痕,紧接着又是一声炸雷,不过刘化龙这次没有发抖,他只是有些吃惊地问眼前人说:“你是谁?外面那么多保镖,你是怎么进来的?”

    “别管我是谁,也别管我怎么进来的,你做了坏事,现在老天爷要收你了。”王星原冷冷地说。

    “哼……我知道你是谁。”刘化龙不屑地冷哼一声,已然猜到对方是谁,对于这个一人能敌百人的小的哥,他心中的确有点害怕,不过害怕归害怕,有的人一害怕就发抖,而有的人越害怕越冷静,战意越强盛,越有一种不服输的必胜之心,刘化龙就是第二种类型的人,他必有过人之处,否则绝对不会年纪轻轻就成立龙战天涯,成为一方老大,刘化龙看似毫不经意地踱着步,却已经走到案边的一把战刀附近,只要他一伸手,这把从十七岁就和他出生入死的战刀就能再次和他并肩作战。

    手中的高脚杯被轻轻放下,看起来同样是在不经意间,一切动作那样行云流水,看不出一丝特意而为的痕迹,等他一转之时,战刀已经出手,直接砍向王星原。

    刘化龙的手不低于三太子,甚至更高。

    刘化龙刀法没有一丝花哨,也没有一丝章法,他只是根据多年的实战经验自己摸索而出一打法,哪里有空门,他的刀就砍向哪里。

    刀起,王星原看准了刘化龙握刀的手,起抬腿,意踢飞刘化龙手中的刀,刘化龙手腕一偏,改竖砍为横削,不仅躲过了王星原的攻势,自己的攻势也丝毫没有停歇,王星原收住脚,眼看着刀锋向自己的脖子袭来,一仰头,一个漂亮的空翻,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第一招回合,双方平手。

    刘化龙轻轻吐出一口气,将刀握到更紧,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双眼泛红。

    王星原捏了捏拳头,面部没有任何表,而脑海中一幕幕闪过一些形,女老师被歹徒暴打,慧慧惊恐地大声呼喊,赵园长的赞礼,姚靖涵因为伤心而倍显憔悴凄然的脸。

    闪电滑过,雷声轰隆,王星原与人作战向来喜欢速战速决,加之仇恨更使他显得更加杀气人,只见一个矫健的影子冲了上去,双拳快过闪电。

    刘化龙的刀快如疾风,一招招狠狠招呼着王星原。

    风再怎么快,也快不过电,何况王星原的拳比电更快。

    “砰砰砰”听得几声闷响,刘化龙已经中数拳,由于王星原另有打算,现在还不想打死他,所以并没有使上全力,大概只用上三成的力,他怕他一拳就将对方给打死了,不好向赵园长交代。

    “你不过如此,你的拳头完全可以称之为粉拳。”刘化龙耸了耸肩膀,感觉上不怎么疼,他不知道王星原的拳头没有完全发挥十成的力,故而以为王星原的拳头也不怎么厉害。

    “是我低估你了,我想我该用七成的力。”王星原冷冷地说。

    “你就吹吧。”刘化龙尝到王星原拳头的滋味,顿时信心大增,就算对手比自己强那么几分,但自己手中比对方多了一把战刀,胜算的把握绝对很大第二回合,虽然胜负未分,其实强弱已明。

    刘化龙大喝一声“第一刀。”手掌一翻,刀光一闪,快刀如毒蛇吐信一般直王星原,很快很准,但这对王星原来说,刘化龙的速度还是太慢了,并且留有很大的空门,他看准对方腹部,一脚就踹了上去。

    刘化龙一声闷哼,死命抗住了这一脚,“第二刀”,刘化龙忍着剧痛挥舞着手中的砍刀,砍向王星原的脖子,在他的“绝命三刀”之下,就算有人躲过第一刀,但目前没有人躲过第二刀。

    只可惜一切都是刘化龙一厢愿的想法,只见王星原期向前,虎口扣住刘化龙的手腕,将他拉到自己怀里来了个亲密接触,同时膝盖猛提上去,狠狠撞在他的下巴上。

    刘化龙痛得大叫,他已经没有办法使出第三刀,“绝命三刀”是刘化龙的成名绝技,可是王星原是第一个让他无法连续使出这三刀的人,他想起从前,只要耍起这绝技,留给对方的绝对是三个透明窟窿,而现在,他的下巴已经脱臼了,接着又是两声脆响,又是两下剧痛,刘化龙发现自己的两条胳膊也被对方整脱臼了,手已无法握刀,只听哐啷一声,那把从十七岁开始就和他出生入死并肩作战的宝刀颓然落地,那声脆响彻底击碎了刘化龙对胜利的最后一丝幻想。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的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