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电台报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笑的的哥 书名:超级的哥
    王星原的眼睛在医院经过医生冲洗之后并无大碍,虽然暂时有些看东西模糊,但并不影响以后的视力恢复。

    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兄弟,我真怕你瞎了。”欧叶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说。

    “哪能那么容易就瞎了?你小子你太小看我了。”王星原一拳打在欧叶的脯上。

    “不敢小看你,不敢小看你。”想起王星原惊人的手,欧叶连连摆着手说。

    两人正在医院的走廊处边走边疗,正巧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几名医护人员推出一名病人出来,不过可惜病人的脸部已经被洁白的单所遮盖,一名大约三十七八岁的女人走到已经去逝的病人面前,揭开单看了一眼,泪水潸然而下,口中不住的念叨:“赵园长,赵园长…”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病人的伤太重,是内脏大出血,已经无法挽救。”所有医护人员的心都很沉痛,因为他们知道逝者是本市实验幼儿园的园长,为了保护孩子而和意图绑架孩子的歹徒勇敢搏斗。

    女人点点头,作为赵园长的同事,她的心无比悲痛,赵园长,多么好的一个人啊。

    王星原听到女人喊“赵园长”,并且他也见过这个女人,也是慧慧幼儿园的一名老师,王星原心中已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赵园长英勇牺牲了,他上前去,揭开单一看,果然是他熟悉的赵园长,此时此刻,王星原这种杀场上tian过血的铮铮男儿也不泪眼迷离,年过半百的老妇人真的是用生命在保护孩子啊。

    赵园长去了,姚靖涵和其他几位老师,还有华子渝小朋友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却依旧伤严重,需要治疗修养。

    王家一家人提前礼品看望病人,千恩万谢当然不必说,大家说到赵园长的死,气氛顿时沉重起来,也在住院的华子渝已经大哭起来,“我不要园长走,我要园长陪我们做游戏。”

    大家沉默悲哀了一会,王星原发现别的病人都有家属悉心照料,唯有姚靖涵一个人没有亲人看护。

    “想不想吃苹果,削一个给你。”王星原微笑着对姚靖涵说。

    “不想,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倒杯水吧。”姚靖涵全缠着绷带,如果王星星削了苹果给她,她该怎么吃呢,难道要王星原一口口喂她?想到这里姚靖涵的脸不微微泛红。

    “好的。”王星原说着将一杯温水递到了姚靖涵的嘴边,却发现必须就对方扶起来才能唱水。

    “你在抽屉里拿根吸管给我好了。”姚靖涵一笑。

    “哦,好。”王星原插上一根吸管,看着姚靖涵一口气喝了好多水,心中明白她一定渴极了,却又不好意思要别人帮忙。

    “王美慧她小叔,我也要喝水,你来倒给我喝。”华子渝不高兴地撅着小嘴,一脸吃醋的表,她的伤是所有人中最轻的,并没有伤筋动骨。

    “这淘气孩子,还让叔叔倒水给你喝,你要喝水妈妈倒给你。”华子渝的妈妈不好意思地冲王星原笑笑,倒了一杯水剃到华子渝的嘴边。

    “我不渴,拿开啦。”华子渝用异常愤恨的眼神看了妈妈一眼。

    好了华子渝你不要吃醋了,我把我最喜欢的漂亮发卡送给你哦。”慧慧对着华子渝的耳朵说。

    大家看着两个小丫头的可模样,悲痛的心稍微有些缓解,一切只要孩子们开心幸福,这也许是就赵园长和其他几位老师的信念追求吧,所以在危急时刻她们能够而去,用生命捍卫孩子的安全。

    王家人在病房呆了一会,不好打搅大家休息便起告辞。

    “明天我再来看你。”王星原对姚靖涵说,他觉得既然人家女孩没有亲人在边照顾,自己应该承担起照料她的责任,毕竟人家可是为救慧慧才受伤的。

    姚靖涵礼貌地一笑,不置可否,他来看她,他是她什么人啊?

    看着王星原离去的背影,华子渝有些花痴地对老妈说:“妈,你有没有觉得王美慧他小叔好帅,比爸爸还帅。”

    “还不错,不过可没你爸帅。”华子渝的老妈看也不看女儿一眼说。

    听到华子渝老妈的话姚靖涵一笑,华爸爸她可是见过的,虽然长得风度翩翩,可比上王美慧的小叔还是差点,想起王星原的影,姚靖涵的心开始扑通通加快了跳动速度。

    晚上回到家,王星原观看了西就电视台新间综合频道关于实验幼儿园抢孩子事件的报道,电视台播放了在幼儿园提取的录像,从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几名穷凶极恶的歹徒和女老师们争夺孩子的血腥场面,看着一个个女老师被打倒在地,孩子们哭作一团,王星原的瞳孔急剧收缩,道上的规矩是祸不及家人,更不要说无辜的外人,况且慧慧还只是个孩子,既然刘化龙不讲江湖法则,乱杀无辜,那就不要怪爷除暴安良替天行道。

    “在这次恶抢夺幼童事件中,实验幼儿园的老师们不惧危险残暴,勇敢地和歹徒搏斗,其中姚靖涵老师、李梅老师、魏敏老师在受重伤的况下依然紧紧拽住歹徒的衣服不放松,直至被凶狠的暴徒打晕。”

    听着广播员激亢愤慨的话音声,王星原清楚地看到几名女老师被歹徒们暴打的景,血从她们柔软的红唇间喷出,染红了她们美丽的衣裙,王星原咬着牙,怒火在中燃烧,草泥马,一群爷们打几个女人,真是该死!

    广播员的声音在继续,“赵菊,女,生于一九五八年,时任实验幼儿园园长,在这次抢夺幼童事件中,为保护孩子的安全,赵园长和歹徒殊死搏斗,最后由于内脏破裂大出血,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亨年五十四岁。”

    “这些强盗禽兽不如,赵园长多好的一个人啊。”王星原的妈妈已经在一旁哭成了泪人,而爸爸王昌龙也在不停地抹着眼泪。

    “经过警方的全力追击,在本市集贤路一幢烂尾楼里就五名歹徒全部击毙,成功解救出被抢走的孩子,西就市国安局出警迅速,面对凶残的歹徒果断开枪击,这完全体现了国安局是人民群众的保护神…”

    听到这里王星原连嘴都合不拢,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王星原默默走到房间,他又在重新思索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世界,刘化龙这个罪魁祸首难道就这样逍遥法外。

    王星原点燃一支烟,也许该找个时机让刘化龙拿出他的命来祭奠赵园长的在天之灵!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的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