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要一个人打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微笑的的哥 书名:超级的哥
    当沈玉婷睁开眼睛,看见满手是血的王星原,知道战斗已经结束。

    “你没事吧。”沈玉婷担心地问,刚才可是二十几个打一个啊。

    “没事,你有没有什么东西给我包一下啊,这个布条都透了。”王星原看着血模糊的双手,苦恼没有办法开车了。

    “受伤好严重啊,还是去医院吧。”沈玉婷担忧地说。

    “这么点小伤还去什么医院,伤口不深,搞个东西包一下就好了。”王星原豪万丈地说。

    “可是我又没有什么东西给你包啊。”沈玉婷也是十分没有办法地说。

    “算了,就这样吧,我回家换条毛巾包上就好了。”王星原说着就要发动汽车。

    “等一下,我有了。”沈玉婷从包包里掏出两个鼓鼓的小方块,拆开以后是一个长长的白色物品,有王星原的长形钱包大小,不同的是两边各有一个小翅膀。。

    “这是什么东西?拿来我看看!”王星原说着就直接抢过来,仔细观摩一番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又拿在鼻子上闻一闻,“嗯,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啊。”

    “哎呀,你拿来。”沈玉婷似乎对王星原的行为十分反感,一把将东西抢过来,在王星原的手掌上一边绑了一个。

    “好软好舒适啊,咦,这两小翅膀正好将手掌包起来,血都不会侧流了。”王星原啧啧称奇说。

    “那叫侧漏。”沈玉婷没好气地看了一眼王星原说。

    “侧漏和侧流不是一样的吗?这到底什么玩意啊?”王星原从小到大就具有一种精神,对搞不懂的问题一定要搞清楚,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是大号创可贴,专为血流不尽者设计的,怎么样,感觉爽吧。”沈玉婷忽悠王星原说。

    “爽,非常爽,婷婷,你多给我几个,以后我要随携带,以备不时之需。”王星原高兴不已,省的每次挂彩都撕衣服包扎伤口。

    “去你的。”沈玉婷笑骂。

    “好婷婷,再给我几个呗,你忍心看我受伤后因为没有东西包扎伤口流血过多而死吗?”王星原央求着说。

    “不行啦,快点开车回家。”沈玉婷命令说。

    “切,小气鬼。”王星原发动汽车,两人一路不停拌嘴。

    “就在这停,我在这下车。”离四井小区还有二三百米,沈玉婷忽然说要下车。

    “这不还没有到家吗,下什么车?”王星原不解地问。

    “嗨,万一被我爸看见都就麻烦了,那我今晚就不要睡觉了。”沈玉婷说,王星原默不作声,将车停好,沈玉婷正准备开门下车,却突然被王星原拉近了怀里,一个吻狠狠地封了上来。

    沈玉婷先是捶打着王星原,最后渐渐瘫软下来,任王星原吸着她甜美的甘露。“婷婷,你是我的女人。”王星原霸道地说。

    “哎呀,讨厌,人家可不一直都是你的女人么?”沈玉婷面色潮红,喘息不断地说,刚才差点被王星原吻得缺氧!

    “真的?那我们哪天将事给办了?”王星原色兮兮地说。

    “办你个头,人家还要考公务员,万一笔试面试都过了,就是体检发现人家不是处而没被录取,那人家不是好丢脸啊。”沈玉婷义正言辞地说,考公务员是她终大事,半点马虎不得。

    “什么不是处,你说什么啊?你想什么啊?你不要误会人家的意思好不好?”王星原一脸清纯地说。

    “你……”沈玉婷被气得撅起小嘴,抡起粉拳就要捶打王星原。

    “哈哈……不要生气吗,逗你玩呢。”王星原看沈玉婷生气地样子十分开心。

    “我警告你,我要是因为你而没有考取公务员,我就跟你没完。”沈玉婷狠狠地说。

    “切,没被录取就没被录取,我养着你再说了,我就喜欢你跟我没完。”王星原对时下的公务员不屑一顾。

    “谁要你养,我能养活自己,我一定会考取公务员的。”沈玉婷懒得继续和王星原罗嗦,万分自信地打开车门漫步而去。

    王星原的汽车灯光照在前方,他看着沈玉婷的背影,猛然发现原来坐在汽车里才是看女人股的绝佳位置,当看着沈玉婷穿着紧牛仔裤的股一扭扭地消失在夜色中,王星原的心里已经将某件事不止一次地幻想。

    沈玉婷刚刚进家门,妈妈就双手合十,暗念几声“阿弥陀佛。”

    “妈,你还没有睡觉吗?这是干什么呢?我又不是观音菩萨,你朝我念什么阿弥陀佛啊?”沈玉婷笑问。

    “你个死丫头,这么晚才回家,手机又打没人接,你都把妈快急死了。”沈母一脸埋怨地说。

    “妈,没事了,手机放包里没听见,对不起了,妈妈,不就是相亲吗,我心里有数,知道保护好自己。”沈玉婷以为妈妈当心自己相亲遇到坏人。

    “哎呀,妈知道你机灵,不会被相亲的对象骗,可妈就怕你走夜路遇到坏人。”沈母说。

    “嗨,妈,我这不是平平安安回家了吗,以前我稍晚回家也没见你这么着急,今晚是怎么了?”沈玉婷见妈妈神色凝重,知道事没那么简单。

    “告诉妈妈,今晚你是怎么回家的,是走路回家的,还是打的?”沈母问。

    沈玉婷以为妈妈知道自己晚上是做王星原的出租车回家的,不觉心里一紧,要知道爸爸沈千三可是坚决反对她和王星原来往的,哪怕说一句话都不可以,虽然妈妈没有反对什么,可是让她知道传到爸爸耳朵里就不好了,于是撒谎说:“我是走回来的,今晚外面还凉快的。”

    “那就好,那就好,婷婷,妈妈告诉你啊,以后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坐出租车啊。”沈母一本正经,口气异常严峻地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沈玉婷不接地问。

    “晚上我吃完饭出门散步,和附近的几个邻居聊天,听说最近出了个“的士色魔”。专门强暴打劫那些单打车的女孩子,我听了都心惊胆跳,可巧你今晚又出门去了,我就打手机叫你回家不要打的,打的也打女司机的,谁知道你手机一直无人接听,你可把妈妈吓死了。”沈母心有余悸地说。

    “妈妈,那都是传闻,没事的,时候不早了,赶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晨练呢。”沈玉婷听说“的士色魔”也是心惊跳,可口头上还是安慰着妈妈。

    “不是传闻,是真的,总之这阵子你一个人出门不要打的啦。”沈母依旧不放心地说。

    “知道了,知道了,你早点睡觉去哦。”沈玉婷口上应付着妈妈的话,心里却想:“我一个人出门为什么不要打的呢?就算真有的士狂魔,我也不怕,我做的是星原的车子,他可是一个好人,哇哈,不会的士狂魔就是他吧?哈哈,我巴不得呢。”

    “嗯,你也早点睡哦。对了,你和妈妈说说,今晚相亲的对象怎么样?”沈母这才想起女儿今晚相亲的事

    “哎呀,妈,那个你就不要问了,没戏。”沈玉婷不想和妈妈谈这件事,谈起这件事就不好,要不是碰巧遇见王星原,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

    “唉,你爸爸就知道找有钱人,可是我倒不愿做那种攀龙附凤的事,其实啊,我看王长龙的小儿子不错,小伙子人长的精神,而且我们邻居都是看着他长大的,虽然从小就调皮打架,可是人终究不错的,现在他又定了,退伍回家开出租车,收入也稳定,我看好。”沈母不停地唠叨着。

    “行了,妈,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想,现在只想着考取公务员。”沈玉婷说。

    “别骗妈了,你以为妈看不出来你心思,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做通你爸爸的思想,也怪那孩子太混了,小小年纪就敢拿刀捅人。”沈母依旧说个没完。

    “我洗洗睡觉了。”沈玉婷趴在沙发上装睡,老妈见女儿真的不想理自己,才终于识趣的停止了罗嗦。

    ...

重要声明:小说《超级的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