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文三爷千里归乡,刘恶少命丧黄泉

    二月初,乍冷还寒。崎岖的山道上,远远一行十数人拥着一辆马车。

    “三爷,翻过前面落云岭,便是雁霞镇,再过三五天,咱们便可以到家了。”一个似铁塔的黑壮汉稍稍勒住了马,回头高兴的给后马上那位锦衣文士递过去了酒壶。

    锦衣文士缓缓的喝了一口酒,把了把腰间的佩刀,抬头看了看天“路过雁霞镇,刘太公可是不得不拜访,今天色不早了,文彪,你和文财快马先行,到岭上寺里打点烧饭,夫人有孕在,不能颠簸,我们随后赶来。”

    “好的,驾!”那黑大汉双腿一夹,就向前冲去,马蹄声渐远。

    “等等我,等等我,你的枪...”文士边一青衣少年提杆铁枪慌忙放马追去。

    “这个文彪,总是这么着急”文士自言自语的笑着摇了摇头,勒住马,等着后的马车。

    “英杰,”马车窗帘揭开,一貌美妇人露出脸来“你说这次咱们千里还乡,能捕住那灵兽么?”

    “娘子放心,我文家相术天下无双,这卦上说了,此次虽然劫难重重,却必然能捉住那灵兽,可是......”被称作英杰的锦衣文士眉头稍皱,似有难言之语。

    那锦衣文士正是被称作英杰的人,他是雁霞镇前方二百多里文家庄太公文祝平第三子,自小聪慧无比,十多年前出仕在外,此次夫人孕,却千里还乡。

    “可是什么?”妇人着急的问。

    “我纵有通天相术,却是算不出你腹中这孩儿的命相来,只知若得一子,那便是后大富大贵之人,出则为将入则为相,若得一女,却是后命运多艰啊。”文英杰轻轻叹息。“不过娘子勿用担心,只要赶在三月初三前,没有人和我们抢那灵兽,纵是一女那也无事。”说完,猛然回过头,前方山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三爷,三爷,不好了......”却是文财一边慌乱的大喊,一边着急的纵马赶回。“彪大哥和庙里的人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能和庙里的人打起来?虚明和尚呢?不要着急,慢慢讲。”文英杰喝住了文财。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刚赶到山上,就看到彪大哥浑是血,正和十多人殴斗,却又帮不上忙,赶紧回来叫你”。

    “文龙,你带人护住夫人缓缓赶来,我和文财上去看看。”文英杰向马车后一满脸胡须的彪形大汉说完,拍马前去。

    “三爷小心”文龙向着文英杰抱了抱拳。“文彪那小子会浑是血?别人的血吧”文龙对着旁边的伴当哈哈笑着说,带着众人缓缓前行。

    文英杰和文财纵马上到落云岭上,只见十多个人有僧有俗围着文彪刀棍翻飞,文彪在人丛中大声叫骂“好你们一群假和尚,不问青红皂白就想妄伤人命”一双掌左冲右突。人群之外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和一个中年和尚抱着刀冷冷的笑着。

    “住手,你们可是落云寺里的和尚,虚明和尚何在?”文英接一声暴喝,打斗的众人突然一顿,文彪双掌齐出,震翻两人,跃到文英杰边。

    那二十多岁的小伙,斜眼瞅了一眼文英杰“你是谁,怎生认得虚明和尚那个老鬼?”突然瞅见文英杰腰间佩刀,眼睛一亮,对旁的中年和尚道“归远师兄,今天你可是好运气啊,那把宝刀,可是少见的雁翎刀啊”。

    归远和尚拍了拍自己的大刀,笑呵呵的对着文英杰说:“你一届书生,何必佩如此宝刀,识得相来,留下宝刀,我也不责怪你那黑汉子打伤我兄弟,放你们去就是。”

    “大胆秃贼”文彪大喝一声,又要上去。文英杰伸手拦下。

    “你等既然知道我佩雁翎刀,还敢于这落云岭上拦劫”文英杰缓缓的说到。

    “哈哈哈,那可对不住你了,谁让这四方战乱,雁翎宝刀可是千金难求,不管你是谁了,先抢来再说了。”青年大笑着给归远和尚一个眼神。

    归远和尚笑着对那青年眨了个眼,突然飞上前自下而上翻转大刀跃对着马上的文英杰划去,大有一刀连人带马分成两半的架势。文英杰抽出雁翎刀,轻轻一格,和尚的大刀如同豆腐般齐齐分开,半截刀掉在地上。

    “果然是宝刀啊。”那边少年赞到,远远的将他手中大刀扔给归远“师兄接好,看你的了。”归远接过刀,又斜里砍去,突然马下一双脚向他袭来,连忙翻滚开,弄得一是土。原来那边文彪火气,直接从马下踢将过来,看见归远滚在地上,又飞踢去。归远翻一滚,把刀抡的水泼不进,退文彪。文彪赤手空拳近不得气的暴喝连连。

    “彪大哥,快使抢啊,快”文财大喊。

    “你个笨小子,刚见我被众人围攻,拿着我的枪跑了,现在却提着我的抢喊我使枪”文彪一边攻着归远一边喝着。

    文财慌忙将枪掷向文彪。文彪高高跃起一把接住铁枪,舞起枪花,突的直刺归远。归远冷笑一声横起大刀,硬硬的挡住枪尖。一声爆响,归远脸色大变,蹬蹬蹬连退三步,一口血喷了出来。

    文彪一口鸟气正憋着呢,哪里容得归远喘气,一个翻,爆喝一声,以枪为棍,凌空砸下,归远暗叫一声不好,横向旁滚去,一棍下来,正着口,咔嚓一声,摔在地上翻滚嚎叫,已然碎了几根肋骨。

    “好枪法,好一个文家枪法”。那少年拍着手,不知何时又取了把刀走了出来。

    “你既然识得雁翎刀和文家枪法,你还和这和尚挡我去路?这岭下便是雁霞镇刘太公,你等何敢在他地界上为非作歹?”文英杰指着那青年喝道。

    岭下车马声传来,原来文龙压着车马人等已经缓缓上得山来。对着文英杰报了报拳,大声喊着“文彪,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解决完呢,是不是早上喝多了?哈哈哈”

    那青年的看了文彪一眼,对着文英杰说道:“我识得你又如何,今天若不留下宝刀,谁也休想走下落霞岭”回对着后十多个僧俗人众喊道“都给我上”那群僧俗冲上去便和文龙带领的一众人混战起来,其中几个家丁打扮的刀法甚是了得,难怪文彪久战不下。

    “休要惊吓了夫人”文龙护着马车,抡起长刀也和众人战到一起。

    那青年踢起一块大石砸向文彪,同时飞上前紧跟着大石撩起大刀向文彪砍去。

    “好个险的小子。”文彪暗喝一声,枪头挑地,枪杆一弹,近二百斤的躯便灵活的飞起,空中翻一个筋斗便到青年后,自上而下双脚蹬向青年后心。却不想那青年不等刀法用老,回一斜,大刀贴着枪杆向上撩去。文彪突然感到一道冷气自下而上,手上一使劲,枪杆微微弯曲,借着这么一弹,平平的向后移去二尺,那青年的刀划过文彪的发髻,扑通一声青年后的文彪和石头同时落下,一缕头发飘落在文彪上。

    文彪无名火气,就地一滚,执枪在手,退后三丈,大喝一声“险小儿,今叫你殒命落云岭!”双手暴搓,那铁枪头便似钻头一般,带着文彪体钻向青年小伙。

    “刘家凶禽刀法,文彪不可!”文英杰大喝一声,从马上飞掠向青年,抓向青年肩膀想将他抓开避那一枪。不想那青年右手横刀一抡,想要挡开枪尖,左手却从怀中摸出一把短剑平平的划向空中的文英杰。

    “嘿嘿嘿,就你也想暗算我......啊........你....你....”短剑刚刚碰到文英杰的手上就无力的掉了下去,青年看见自己的口,拳头大的窟窿咕咕的冒着血,一把铁枪贯穿膛从后背扎出,披头散发满是血的文彪如同鬼煞似地握住抢把,恶狠狠的盯着青年怒犹未尽。

    “你.....你们.....敢杀我.....啊.....”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脑袋突然耷拉,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口中和膛的血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

    文英杰翻落地怒喝”文彪,何以狠下杀手,你可知道他是谁?”

    “我...我...我杀了他,我自担当。如此险小儿杀了便又怎样。”抽出铁枪,那青年直直的倒在地上,双目圆睁,口中中兀自冒着鲜血。

    “你们竟敢杀了刘太公的孙少爷。”归远和尚吃力的喊道。

    “孙少爷被他们杀啦......少爷,少爷..”那一众混战的家丁僧人冲到青年边,裹伤的裹伤,敷药的敷药,可那青年却依然气息全无。

    “我识得你们便是庄南二百里外文家人等,配的雁翎刀,使得文家枪,你们杀我孙少爷,便是天涯海角我家太公也不会放了你们。”一个家丁狠狠的说完,众人背起死去的青年和受伤的同伴,跑下山去。

    文龙给文彪一个眼色,文彪突然一把拉下文财,跨上他的马和文龙提枪追去。

    “站住,已然失手,岂能再错!”文英杰喝住二人。

    “可是......”文龙指着山下。

    “罢了,罢了,命中当此一劫,躲也躲不过,且安排夫人寺里歇息一夜,明在做理会。”文英杰无奈的道。

重要声明:小说《雁翎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