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话要忘记了和连帽衫爱好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朔木子 书名:伪软妹的末日
    木屋中的少女不断接受着来自基地各位老师的教导,几乎除了吃饭的时间以外,她都在不停歇的学习着控制能力的方法。

    高强度的学习虽然令人疲惫,但其效果也是相当明显的,仅仅几天后,桃小悠便可以通过自己的体控制少量的电流了,不过破坏电器的效果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优质,虽然现在范围缩小了许多,但还是没有一样电器可以在这间小木屋中正常的使用。

    “今天还要继续练习吗?”少女皱着眉头向对面的红发女子提出疑问,显然她对于现在每天的娱乐节目只有一个人下棋的子各种不满,“我想见见小猫他们。”

    昆乌昼轻轻摇了摇头,话语中是令人不可抗拒的拒绝:“你的能力现在还不够稳定,如果伤到他们了怎么办?而且……不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吗?你也可以独立战斗的惊喜,让他们赞叹的说你也可以对抗那些东西了,不愿意吗?”

    桃小悠满脸纠结,女子的话太过于正常了反而让她不知道怎么会回应才好,难道就这么给她说其实自家好友根本就不可能觉得这是惊喜?或者说这只是让自己多了一个被吐槽的地方而已……

    “那个……不是,不是不愿意,”少女叹气,目光望向干净的地板,“但我实在很想他们了,而且被关在这里真的很无聊啊。”

    “谁让你的能力是和电流相关的呢?”红发女子望向放在房间一角的一个收音机,原本漂亮的蓝色外壳已经因为短路而烧得黑了一半,自然机器也是完全使用不能,“就算我想给你带一点除了书以外的东西也没办法啊,所有的电器都不能靠近你。”

    少女颓废的把手中的棋子放在棋盘上,满面失落:“所以只能继续练习了……就是这样了。”

    昆乌昼温柔的伸出手,拍了拍少女小巧的头颅:“没关系的,这是为了以后你可以为保护基地的大家而付出的,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因此而后悔的……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哦。”

    女子的安抚总是如此的深入人心,少女似乎懵懂的点了点头,眼中是对红发女子的深信不疑。

    “我知道了……我会乖乖呆在这里的。”桃小悠的话语平静,眼中没有丝毫阳光的反,“那么,昆姐……再见。”

    红发女子微笑着转关上了木门。

    老旧的木屋中又只剩下了少女一人,她紧紧盯着合上的门,然后起走到门边推了推——和之前一样,木门已经从外面锁死了。

    只是少女并没有显出沮丧或者失望的神,只是冷淡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开始进行和之前一样的枯燥无味的能力练习。

    “可以控制电的话,尝试驱动这个灯泡好了,没有装上电池的灯泡,用你的双手来驱动吧,要求是,像插着正常电源一样稳定的发亮,没有做到这一点之前,我们是无法确定你不会对大家造成伤害的。”

    这是导师对少女说的话。

    但灯泡已经坏掉一大堆了,每次只要一个不小心,少女总会轻而易举的把小小的灯泡烧坏,而电流过小的时候灯泡又闪闪烁烁的,显然无法达到要求。

    少女放弃一般的把灯泡丢到一边,蹲在在地面上,整个木屋中溢满着阳光,但除了木制的粗糙椅子、坏掉的收音机、好或者不好的灯泡以外,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少女可以清晰的的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健康而平缓,但这不对……这一点也不对。

    桃小悠捂住脸,少女的眼中没有眼泪,只有荒芜,她知道这种况不对,但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错……不是为了自己好。

    昆姐?是昆姐……说谎……吗?

    “不”几乎是潜意识的反驳,少女脱口而出,“昆姐不会骗我的……昆姐是对的……我要为了基地的大家增强能力……为了……”

    不对……还是不对,不是基地……吗?

    少女的体微微的颤抖着,充满显而易见的恐惧。好像已经不是自己了一样,好像在被什么人替代一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侵入……在自己所不知道的时候侵入,然后一点点代替了自己。

    不要这样……不应该这样……

    桃小悠咬着下唇,她想到刚刚开始末的时候,母亲……妈妈……悲凉的死去的时候,那个场景是永远所无法忘记的,那样的一片红色和腥臭味道,那样……绝望的悲哀。

    然后是和朋友。

    少女捂住头,好痛……是朋友?还是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的?记忆已经开始逐渐的模糊不清,唯一清晰的只有对丧尸的憎恶和对这里,对基地所有人的信任与眷恋……我应该是……属于这里吗?我应该好好的信任基地,然后为了基地的大家、也为了复仇而使用能力……这样?

    “不要再骗自己了哟~”

    “我会放弃你的哟~”

    少女愣愣的听着耳畔响起的如同幻想的声音,而那声音偏巧又那样的熟悉……但自己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究竟是谁……长什么样子?名字是什么?自己都想不起来了……唯一想得到的是说这句话的人脸上一定带着嘲笑一样的神,一定格恶劣……非常的讨人厌……却又无法拒绝。

    还有……一定很熟悉……非常非常的熟悉。

    桃小悠垂下头,少女的眼眸中有泪水滴落下,液体随着周围的温度逐渐冰冷,在木质的地板上飞溅开。

    仿佛什么东西也随着泪水离开了一般。

    木屋的外面,青年扯了扯自己的帽子,将眼中的神全部隐藏在一片暗中,就算此刻正是阳光灿烂,也照应不出青年眼底的一点点波澜,他的脸上静如死灰,听到房间中少女的声音停息,青年也离开了木屋。

    他的脚步迅速而平稳。

    “桃子怎么还没有回来呢~”容貌可的矮个子少女依靠在白发少年的上,朝成年女问道,“我们都很想她的说……”

    少女看起来有些失落,毕竟怎么说还是相当就的朋友了——女子这么想到,然后熟练的敛了目光,微笑着回答道:“以她现在的体而言还没办法从治疗室出来,再稍微等几天吧?她的体一旦好转,我就会马上告诉你们的哦。”

    “也不能让我们去看看吗?”少女纤细的眉皱成一团,语气中是不加掩盖的对好友的担心,“无论如何……我也想知道她现在的况……很痛苦吗?”

    女子的回答迅速:“是的,她现在非常的不好受,也不想你们看到她那样丑陋的模样,所以不让你们去看望她……这也是她的意思。”

    少女似乎对此有些无法想象,她低下头,声音低沉,还带着细小的哭腔;“我……我知道了……”

    红发女子伸出手,想拍拍少女的头,似乎是要给予她安慰,但少女却忽然往旁边倒了去,女子的手空了。

    “不好意思……我……有点头晕……”少女的话听起来就很虚弱,她被白发少年扶着,“……我就不打扰姐姐工作了……”

    昆乌昼收回手:“没关系的,这不是打扰,如果有什么困扰的话以后也可以直接来找我,为基地的大家服务是我的义务不是吗?”

    少女点点头,脸上重新露出笑容:“我会好好等着……等着桃子好起来的。”

    “那就太好了,无论是你还是她,都很坚强哦。”红发女子一面温柔的说道,一面想起昨天夜里向青年提出的问题。

    “会……造成损伤吗?”

    “看况,一般来说记忆会有不同程度的模糊。”

    “那能力呢?”青年的眼中带着细微的嘲讽,但这并没有影响女子的提问,“能力会受到影响吗?”

    “不会。”

    不会就好,现在的基地,不许错过一个能力者,何况是这样强大的武器。

    红发女子目送矮个子少女和白发少年离开,眼眸逐渐冰冷,为了基地的所有人,为了所有人,就算让自己亲手去伤害那个孩子也没有关系,如果有这些强大的能力者,大家就一定会信任基地……毕竟还是有感的不是吗?

    这样的话就可以和政府、和它们有一战之力了。

    但毕竟这只是女子自己的想法而已,没有人可以预计所有人的想法,比如说,昆乌昼一定想不到才过了三天,基地中的女人、小孩和老人就开始缓缓的失踪,当然,也包括小部分的健康的正常人。

    简小猫捂着嘴轻巧的笑着,对于现在的况少女显然是在意料之中,她并没有去救自家好友的冲动也没有阻止那些疯狂的将自己的同类送入丧尸口中的想法,她只是安静的观看着这一切。

    “他们还真是看管不严呢~”矮个子女孩和七三坐在木屋的房顶上,透过窗户注视着房间中的景,因为能力的原因,这间房中不能使用电器,就算是晚上也只能点个蜡烛照明,而容貌清秀的少女已经睡着,却忘记了吹熄蜡烛,“连个看守都没有,未免也太松了呢~”

    “有人。”白发少年轻声说道,一把抱着女孩躲过了来人的攻击。

    穿着连帽衫的青年依旧是用帽子遮挡住了自己的神色,他的手上是钢制的还带着尖刺的拳,在月色下闪耀着危险的冰冷光芒。

    1/1。

重要声明:小说《伪软妹的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