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话 火焰和永远的等待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朔木子 书名:伪软妹的末日
    一行人放在木屋中的东西并不多,听到林崎古和简小猫的对话,其他人也只能沉默的收拾了东西离开这里。

    少年璀璨的金发在木屋的影中逐渐看不清楚。

    桃小悠好像要丢掉什么一般往前大步的走着,她一直低着头,但仍旧看得到少女微红的眼眶有湿润的痕迹,白发少年脚步精准得如同机器人,抱着简小猫也丝毫不显劳累,石西月默不作声的跟在简小猫和七三的后。

    几分钟后,黑色的烟雾从木屋的缝隙中缓缓钻了出来,灰黑的烟雾有着烧灼的味道。

    “林琦古!他在做什么……”石西月盯着正在一点点被红色的花朵吞咽掉的木屋。

    “恩~就算是他也不希望爷爷以它们的份,死亡呢。”简小猫懒懒地趴在七三怀中,摸了摸缠绕在自己手上的花花,“果然,人类最有趣了……”

    “不是以它们的份死亡!难道就要自杀!”桃小悠嗅到蔓延在空气中气味,停在了水泥道路上,少女没有束起的长发在风中飘,她肩膀颤抖着,泪水已经布满清秀的面孔,“自杀就很轻松了吗!”

    简小猫微微皱眉,后的少女似乎又一次遭遇了母亲死亡时的况。

    除了桃小悠的抽泣声,五人都没有说话,令人窒息的沉默在一行人的旁,这就是所谓的末了。在首都的时候一直都是住在陆家或者救援区里,就算面对丧尸也是因为任务,除了桃子的母亲以外,边几乎没有人因为丧尸而失去过生命,在看到它们时,也无法想象这些东西曾经居然是人类。没有经历过,也就格外的无法接受。

    不知道林崎古是用怎样的心来看待爷爷,但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时代,这是不可改变的进行中的历史。

    这里是人类的旧时代的终结,却不一定是新时代的曙光。就算知道未来也许是永远的黑夜,却无能为力,只能在这如墨的夜色中挣扎。

    “呐,从奢入简果然很难呢~”小猫被白发少年抱在怀中,向汽车的方向走去,任由后的木屋被火焰吞噬,少女的神色平静如常。

    沐镜手忙脚乱的劝慰着哭得稀里哗啦的桃小悠。

    “小猫!等等!”黑发少年背对着两人,一面紧紧盯着木屋一面喊道。

    少女已经闭上了眼睛,皱着眉,有些被打扰的困惑:“怎么?”

    木屋的门正在被什么东西撞击着,它们特有的哀嚎伴随着撞击的巨响从屋子中传来。

    “林崎古……”桃小悠停了泪水,呆呆的望着被火焰吞噬的房屋喃喃道。

    简小猫也搂着七三的脖子,注视着那里的况。

    撞击的强度越来越大,显然里面的生物想要逃脱出来,而那木制的门板在这强力的撞击中自然也支撑不了多久,眼看木板一块块破碎开,简小猫漫不经心的把花花收到口袋中,毕竟可以在这种况下破门而出的生物,很难想象是人类。

    结果林崎古还是没办法以人类的份死去呢,难道为了一个和自己连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人,他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吗?简小猫歪了歪头,有些疑惑不解,尽管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十多年,看过了很多事,但还是觉得人类果然很复杂呢,有可以为了其他的东西而毅然抛弃亲人的,也有像林崎古一样可以为了一个认识的人而放弃自己的,如果想用某个硬的标准来框住这种生物,果然还是不可能的呢。

    所以总结是,人类,真的很有趣哟~

    少女脸上带了温暖的笑意,望着燃烧的木屋的眼神也多少有了些温度。

    如果林崎古活下来的话,大概还会发生些更有趣的事吗?这样说来,还是不应该让他陪着那只丧尸的呢~好可惜哟~

    这一边的简小猫正在胡思乱想,而另一面,木屋的门已经被撞开了,果不其然,首先进入一行人眼帘的是满烧伤的它,打开门似乎已经是极限了,它浑都看不到一片完好的肌肤,连行动都受到了阻挡,躺在门框边上再不能有所动作。

    只是那满伤痕的只丧尸怀里还有东西。白色的小犬从它的怀里挣脱出来,一口咬住另一个大型生物,卯足了劲把他从它的保护中拖了出来,火焰不断的从两旁蔓延着。

    骨头的动作很慢也很勉强,不断有火苗过它白色的皮毛,每一次火焰从小狗的旁窜出来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骨头小小的躯因为疼痛而颤抖了一下,原本雪白的皮毛更被烟与火熏成了点点灰黑,斑驳得像只牛。

    “我去帮骨头!”沐镜首先从车边冲了过去,跑到被火焰包围的木屋上,忍受着灼人浪的袭击。

    “镜子!危险啊!”桃小悠也跑到木屋边,却因为火焰而不敢再往前走一步,少女的影无助而痛苦。

    七三抱着简小猫站着,神色冷漠,不为所动。

    火焰越来越盛,最靠近林崎古的沐镜已经被灼伤了皮肤,卷发少女发出隐忍的哭泣声,抱着林崎古的一只手就开始拖着他往外走,但少年已经有些不大清醒,饶是他也想逃出去,体却无法提起力气来,骨头也咬着林崎古的袖子不松开。

    石西月也冲到木屋门口:“沐镜,我来,你把骨头抱出去!”

    脚边的丧尸似乎没有什么意识了,只是几乎整个子都压在林崎古上,很难把人从它下拉出来。

    “骨头,骨头?”沐镜蹲着子想抱住小狗,却完全被它忽视了,“我们去那边!”

    白色的小狗没有丝毫要搭理旁女生的意思,只是一味的咬着林崎古的袖子想把他拖出来,卷发少女抿了抿唇,干脆一把抱住骨头,想直接带它走,但骨头却毫不领,差点咬了一口少女。

    “骨头!你难道要留着?林崎古不会高兴的!”卷发少女并没有丝毫畏惧,仍是尝试着抱起白色的小动物。

    但骨头固执的拉扯着金发少年的衣物,丝毫没有松口的迹象,一旦有人试图抱起它,白色的小狗就开始攻击周围的人,沐镜只能松开手,少女擦了脸上的汗水,干脆蹲下子也帮着骨头拉人。眼前的它体僵硬到难以弯曲,作为人类的思想已经全部消失,却仍旧把怀中的人护得极紧,仿佛海盗在保护绝世的珍宝。

    两人一犬扯扯婷婷半天,才算把金发少年从它的怀里拖了出来。

    “咳……”卷发少女捂住鼻嘴,此刻屋子里的浓烟滚滚而出,只要把眼睛睁开一些就会因为烟雾而刺痛,眯着眼睛把林崎古抬了出来,石西月与沐镜都气喘吁吁的站在房屋的外面,把林崎古丢在了柔软的草地上,虽然空气中也满是木头烧焦的味道,但好歹还有点新鲜空气可以呼吸。

    “爷爷……骨头……”金发少年艰难的发出声音。

    “啊!骨头呢?”石西月听着林琦古的话语,也想到那个白色的小影,黑发少年转头望向沐镜。

    “不是,不是跟着我?”卷发少女一脸疑问,“刚才一直忙着把林崎古拖出来,骨头也在帮忙的。”

    三人不约而同的望向木屋,白色的小狗蹲在他们可以看到的地方。

    尽管狼狈不堪,但犬却蹲得笔直。

    “骨头……”林崎古努力的想撑起子,但却是无用功,“骨头?骨头!过来啊!”

    犬没有回应少年的呼喊,似乎是看到他安然无恙,白色的犬站起来,转平静的走到明亮的火焰之中,白色在一片金红中尤其明显。

    它坐在老人的前,一动不动,仿佛雕塑一般。

    就像那一天犬和人在深夜中的等待。

    它只是那么坐在那里,似乎还在等待。

    任由火焰将它的影隐藏。

    简小猫望着被红色包围的木屋,少女的神色自始至终也没有丝毫改变。

重要声明:小说《伪软妹的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