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话 希望和绝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朔木子 书名:伪软妹的末日
    果然有人来救的怎么可能会在这里死去呢?安清许望着窗户上的影忍不住的高兴,眼泪喜极而泣,连同前的丧尸都仿佛失去了威慑力一般,女子手脚并用的爬到窗户下面。

    少年静静的站在那里,微风拂过他的衣角,阳光从他的后直撒向地面,只留下他清瘦的剪影。但正是这看似清瘦的影让丧尸停止了原本应当正在进行的进食行为,两只丧尸都不约而同的紧紧盯着这影,带着尖刺的尾部左右摇晃着,如临大敌。

    “救、救我。”安清许的声音微末,回在空气中。

    而两只丧尸和少年仍在对峙着,谁也没有动作,或者说,谁也不想先动手。

    少年并不大在乎两只丧尸的威胁,只是瞥了眼地上的女子:“小猫。”

    安清许呆愣愣的望着站在窗边的人——小猫?谁?做什么?

    看到女子一脸茫然,少年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从窗户边跳了下去。影如同一只轻巧的飞兽,在划出一道优雅的曲线。只是可惜,这曲线不是跃向安清许和丧尸共处的房间。

    “喂喂人呢?你去哪里?救救我啊救我请救我啊”安清许趴在墙上,声嘶力竭的喊道,不愿放弃任何一点希望,只是少年早已经离开,她只能如同一只陷入穷途末路的壁虎一般紧贴着墙壁,获取些许的安全感。

    而她后的两只丧尸也再没有进食的冲动,看到少年离开后,甩了甩尾巴将爪子伸向地上的人。

    但此刻已经只有一个了,房间中丧尸们储存的食物,只有一个了。

    安清许显然也看到这况,她颤抖着嘴唇望着那位老人离去的出口——是之前他一直不懈的带挖掘的那个通风口似的地方,她一直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不说老头已经真的老的掉牙而且还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就算年轻力壮也不可能把那个焊死的铁门打开。这样……不是……不是……女子转头看着两头丧尸,连呼吸都不受控制的加快了速度,冷汗一滴一滴的从背上侵蚀衣物,绝望的绪从来没有这样的浓烈过。

    两只丧尸对于食物的逃跑格外愤怒,也许是不敢相信已经到手的食物居然可以再次逃走,其中一个受伤的直接一爪子扑到铁门上,恨不得将这栋建筑都破坏掉一样攻击着老人逃跑的地方,原本坚固的水泥仿佛豆腐似的碎成一片,而那逃生的通道却延伸向黑色的影。

    另外一只丧尸并没有管这只野兽的愤怒,它只是稍稍停了一会儿,瞥了眼两腿颤抖着的食物,似乎确认了她不可能离开这里后,便迅速的从之前少女开的口子跳了下去。

    而这边的兽型丧尸看到它的动作,也紧跟着离开了房间。

    安清许捂着口,眼睛不敢闭上,四肢不停地因恐惧而颤抖着,靠着墙壁的体不受控制的滑了下去,腿脚早已经紧张到没办法再站稳了,只是勉强撑着而已,刚才……只差一点……

    而想到丝毫不管自己就离开的少年,女人的愤怒却又盖过了恐惧。

    ……小猫?恐怕是那个小不点吗……要不是她,我不早就离开这里了,还用得着受这苦?哼,反正现在这两只丧尸都不在,短时间里也回不来,逃走的口子又被老不死挖了出来,等我从这里出去之后再和你算账

    安清许的绪在一天之中经历了太大了变化,女人的面部因为愤怒而扭曲着,掩盖了原本秀丽的五官。

    啊,只是安清许不知道的是简小猫当然不可能那么轻松的就从丧尸先生苦心找到的食物储存处逃走,虽然说某少女确实有改变物质外貌的能力,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她没有因悲剧而习惯的昏迷之前——所以说忍受着痛苦的少女绝对不是表演哟~这是事实呢。

    而简小猫离开的时候只做了两件事

    第一,制造了通向地面的楼梯,找到一个隐蔽的房间。

    第二,顺手把铁门弄锈。

    于是现在少女十分安心的躺在空地上,就算被荒废的房子再怎么不好,也比满是血腥味的丧尸食物储存室要舒服。

    但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简小猫还没休息好醒来,一个不知名物体就从通风口处跌落下来。

    “小猫?你没事吧?”这是物体落地几分钟后的第一句话。

    正在习惯昏迷的少女很忧郁,之前虽然不能说话,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她的自娱自乐,虽然说有一只丧尸是智慧型,但人家才不会跟着气味找到这里来呢~前提是只有一个人所以人类的气味还没有那样浓烈,不过现在看来,人生果然充满了乐趣呢~

    少女静静的躺在一边,体似乎已经真的到达极限。

    而老人并没有靠近少女。

    空气中传来他的低吼和喘息的声音,似乎在饱受什么痛苦的折磨。简小猫在心底勾着唇角,因为丧尸而断了腿,总不可能没碰到它们呢~但一位老人家可以坚持到现在也算很不错了哟~

    老人体不住的颤抖着,透过微光可以看到他泛白的眼珠急速的在眼眶中转动,皮肤在裂开似的浮现出红色的细小纹路,他的双手青经暴起,指甲似乎在急速生长着,折出尖锐的光线,老人终于连坐的姿态都没办法保持,只能倒在地上不住的粗喘,像脱水的鱼一样垂死挣扎。

    阿拉阿拉,如果爷爷真的转化成丧尸的话,我现在可是没有丝毫还手的力气呢~完全只能被咬哟~

    ——而脑中却忽然出现一个白色的影。

    如果被爷爷咬了的话,它会怎么对我呢?刀具经过的地方,洒下一片红色?大概不是什么鲜艳的颜色了,只能是掺了杂质的红色而已。不过如果是犹豫不决反而更加可笑呢~少女越发觉得有趣起来,但却没办法阻止关于那影的记忆从脑海深处跳出来。

    夕阳下它的白袍也曾染成一片鲜红。

    不是因为自己。

    是重要的人吗?是,重要到可以为之放弃一切的人?少女不确定的想着。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认识哟~或者说,是没有办法确定的认识呢~毕竟在常生活中这种可以检验人类的事件少得可怜呢,就算是桃子他们,也是充满着不确定的因素哟。就算重要,也比不过自己。好像这句话不再是正确的了……一样。

    记忆中的红色总是鲜艳到刺眼,但那天的这颜色却让自己有些愉悦,没办法控制的高兴从心里涌现出来,当然,还有愤怒。

    愤怒啊……这样想起来算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过的绪了哟~

    这一边的少女正在严肃的思考人生的绪问题,但躺在地上的老人已经熬过了最为痛苦的时刻,稍微休息了一会等待体复原,老人一瘸一拐的走到少女旁。

    “在睡觉吗?这孩子大概真的累了……”他喃喃自语着,一只手抚了抚少女的头,“和它一样呢,这孩子。”

    死气沉沉的房间里因为老人与女孩而温馨得如同一幅画,也只是画而已。、

    两只丧尸的寻找不会落空,它们的嗅觉总是比人类要强许多,就算老人经过的管道错综复杂,花费些时间,它们也可以找到通往食物的正确道路。虽然还有威胁物在这附近,但显然两只丧尸并不想放过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食物,毕竟这座城市已经少有活物,而同类,只能增强力量而无法充饥。

    看到少女睡得很沉,老人也就没有打扰。

    时间过得很慢。

    满是寂静的房间终于还是要迎来喧哗的访客。

    撞击声开始响起,房间的墙壁正在破裂。用不了几次这堵墙就可以不复存在,房外是它们兴奋的嚎叫。

    老人坐在少女的前,挡住了后人的影。

重要声明:小说《伪软妹的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