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话 哭泣的少女和试验体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朔木子 书名:伪软妹的末日
    简小猫和沐镜一人背着一大堆东西,走走停停的下了楼,把东西都丢在汽车宽敞的后面座位上,呆在座位上等着桃小悠回来。

    外面一派夏风光,绿色的植物在阳光下肆意享受着,轻柔婉转的摇晃,风因为暑气而有些沉闷,但并不影响这里的一片生机盎然,外面的虫鸟时不时的唤几声,从茂密的植被里闪过一道影子——和平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除了刺眼的红色和空旷得令人好奇的街道以外。

    沐镜眼泪汪汪的问坐在车后面的女孩:“小猫,悠的妈妈死了吗?”

    “恩。”

    “怎么会这样。”沐镜的泪水顿时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明明桃妈妈人那么好的说,炖的汤那么好喝……

    “因为到这种时候了啊。”简小猫平静的望着车窗,眼底一片波澜不惊,“桃妈**重要绝对不仅仅是因为她煮的东西好吃……还有,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什么都不失去的就在这里活下去呢。”

    “小猫,猜得好准……呐,以后是不是还会有人……”

    “不知道啊,也许我们好运气的可以全员到达安全时期呢~”简小猫并不想欺骗她,这一次,离开的只是桃小悠的母亲而已,而下一次,她也无法确定到底谁会离开,比起抱有空洞的希望,她还是想让自己的好友更适合这个末一点。

    短暂的对话后,车厢里就只剩下沐镜的嚎啕大哭声,闭上眼,不久就听到车门打开,桃小悠回来了。楼上浓烟滚滚,还带着浓厚的焦臭味和噼里啪啦的小小爆炸声,她终于忍不住抱着简小猫泪如雨下,“为什么为、为什么偏偏是我妈啊你看二楼的都活着为什么她却死了她人明明那么……那么好的”

    一旁的沐镜在趴在前座上抹眼泪,简小猫瞥了眼沐镜,搂住桃小悠,轻轻的拍着她的头,对于亲人的离去,哭出来比不哭好很多,毕竟这种事压在心中很容易产生心理疾病,到时候才会麻烦。虽然桃小悠比自己大了一岁,看起来也比自己成熟很多,但其实还是相当像个小孩子呢,固执又恋家,这一回让她亲手把家给烧了已经是相当大的刺激了呀。

    等到怀里的家伙平静下来,简小猫把她扶正,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它们之后随意的靠在座椅上,以难得的严肃表说道:“桃子、镜子,我想你们还是应该知道阿姨是怎么死的。”

    “恩?”桃小悠仍然止不住抽泣,但并没有失去理智,甚至可以说是冷静。

    “她不是被丧尸们冲破房门然后被围攻至死的呢,”简小猫顿了顿,她知道现在她们所在的就是这样的世界,“门是被关上的,而我想它们并不具备用手关门这种高级动作呀,所以让两个丧尸进屋的是你的母亲,我刚刚稍微检查了一下,阿姨上的有一道伤痕在太阳,不是被咬伤,估计是被钝器击晕,然后才被丧尸咬死的哟,毕竟它们不会搬东西砸人。”

    “怎么会……”少女呆呆的望着简小猫,“如果是人类的话,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们家楼下住的就是那对……他们才刚结婚而已……而且、而且那个哥哥人很好的……不会的……”

    而前座的镜子更是一脸呆愣的盯着简小猫:“那、不是……”

    “很简单不是么,丧尸袭击,邻居求助,然后其中一个已经被感染了,变成丧尸,另一个把你妈敲晕了,以为丧尸就只顾着吃她而不会伤害自己呢,不过没想到最后还是一样的结局呀。”简小猫看着少女瞬间惨白的脸色,比起母亲的离开,这个世界上活着的人们的本暴露更让她接受不了呢……

    桃小悠紧闭双眼,头发因汗水、或者说是泪水而紧贴在脸上,眼眶微红,还在抽泣,沐镜原本好不容易稍稍收敛了一些的眼泪又因为桃小悠而有了再次肆意的预兆,简小猫在一旁垂下眼眸。

    这是就是我们所在的世界。

    我们要存活下去的世界,就算苟延残喘,也希望可以活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桃小悠只是止不住的哭着,沐镜也陪着她一起哭,然后到后来两个人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只能木然愣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它、它们来了,准备走吧。”出声的是一直哭得稀里哗啦的沐镜,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知所措,也难得镜子这家伙有了这种危机感了。

    被刺激得疲惫了的桃小悠倒在了简小猫的肩上,看起来只有十三四的女孩将掩着桃小悠面孔的发丝梳理到她脑后,现在让她们知道这是现实总比以后受不了刺激而精神崩溃的好,如果要让沐镜什么都不知道的离开,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那样……是在没有任何意义呢。将桃小悠缓缓的平放在自己腿上,简小猫回答沐镜道:“恩,走吧。早一点到希望就大一点呢。”

    “恩。”沐镜发动了汽车,然后又带着点疑问的说道,“小猫,你早就知道了?”

    镜子的野兽直觉永远都是这种时候最管用呢,简小猫挠了挠自己不长不短的头发,“啊,大概想到了,不过还不确定,毕竟运气这种东西太难预料了,我当时只是想到这种况有可能而已,不过这也是我的疏忽了,毕竟去找桃子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她母亲的格,也没有问清楚况呀。不过,就算知道一切,我们也无能为力呢。”

    “为什么?”

    “就算知道之后丧尸可以打破房门或者怎么样伤害到桃妈妈,我们也什么都做不了。按照我所知道的桃子的母亲,她是绝对不会和我们一起出去的,就算我们把她砸晕了带出来,她恐怕也会因现实而精神崩溃吧,这位母亲大人,可是有过严重抑郁症的病史呀。”简小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呐,镜子觉得怎么样呢?”

    “我?”

    “当然是你,”简小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好整以暇的问道,“镜子,如果你的父母也成为了他们,怎么办?”

    “他们不会的一定不会的”透过镜子的折,简小猫看到少女的眸中一片坚定。

    “啊呀啊呀,镜子这种时候很少见呢,很好的回答哟~虽然不怎么实际。”略略停顿了一会,简小猫一面低头看了看的腿上的桃小悠,一面对沐镜,“那种时候,让我来吧,我可是除了你们谁都可以下手的哟。”

    窗外树木一排排的往后倒退,镜子在前面没有说话。

    对简小猫而言,关于过去的记忆,除了无止尽的书本以外就是她的这几位好友了,她的父母是研究所的成员,活到现在她也只看到过一次而已,而那一次见面,还是他们所在的研究所需要试验体,不能泄密的那种——真是糟糕透顶的记忆呢。

    而那之后自己的体也就变成了像现在一样的运动无能,而且刚从研究所回来的时候,还伴有强烈的后遗症,就算现在的体不怎么样,也比那种没没夜的折磨要好得多。简小猫轻笑,正是那个时候遇到的桃小悠和沐镜呢,这样说来,倒是还要感谢把自己送去实验室的父母了,如果不是他们,却真无法再和桃子和镜子相遇了。

    她一直觉得生死这种事并不重要,对于死亡的意识向来单薄,对简小猫而言,她只是想要留下些什么罢了,比起活下来这件事,活着的痕迹远比它重要,而简小猫这个名字之所以有意义,也是因为她们,否则的话,谁知道这三个字的意思?

    所以,如果你也和悠一样无法动手的话,就让我来吧。

    我的挚友。

重要声明:小说《伪软妹的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