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话 不同的人和痛苦的煎熬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朔木子 书名:伪软妹的末日
    “啊,这什么世道呀~”简小猫忧郁的看着旁边的七三,“明明就是正确的决定不是吗?过去会被咬的说……七三,你说?”

    “没有被咬的,意义。”白发少年的话语和简小猫如出一辙的淡漠。

    听到七三的回答,少女笑得更加灿烂:“就是了,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完成的事(情qíng),为什么还要去嘛~不过我就是觉得这一点很有趣呢七三~会去做这种不可能的事(情qíng)的生物,只有人类而已,小月明明害怕得不得了了呢,还是一脸壮志未酬的模样跑过去看着爷爷大人,不过爷爷大人在和病毒抗争中,哪里会有空看他嘛~桃子也是小月也是,连镜子都过去了……这种危险很让他们感觉到,刺激的快感?”

    简小猫一边休息一边貌似认真的分析着目前她所看到的状况。

    石西月过去后直接把老人抱到了木屋的(床chuáng)上守着他,而林崎古也忍耐不住一直默默的坐在老人(身shēn)旁,本来坐在自己边上的沐镜也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跑了过去。

    这算什么嘛少女有些不明的恼怒。

    她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为了一个毫不相关的生物而……如此关心,甚至可以说是付出了生命的在,照顾他。

    果然,生物的话,都很有趣的呢~

    想到这里,少女又欢喜的笑着抱住(身shēn)旁的七三。

    “呐,七三,你看和他们在一起是绝对不会无聊的哟~”这样就好了,至少还很有趣不是吗?简小猫的笑容直接而真挚。

    而少女所不关心的病(床chuáng)上,老人丧尸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从刚开始还可以分辨说话的人和话语的意义到现在几乎只能抑制自己对于人类的进食冲动,时间所剩不多。

    “没办法了吗。”林崎古颓然的低下头,“我们没办法帮助他吗。”

    “明明还没有成为它们林崎古你不要这样啊你都这么没信心的话我们怎么办?”桃小悠瞪着对面的金发少年,“这是你家的爷爷,当然要对他有信心了他绝对可以熬过去,不会变成丧尸的”

    这种激动人心的话不应该是镜子说么……简小猫一面心安理得的逗弄着花花一面欣赏着众人的表(情qíng)。

    “我有信心,当然有。”金发少年说道,只是神色上难以让人信服,那笑容只能用勉强来形容。

    石西月把一直在地上急得团团转的骨头抱起来:“你看,爷爷绝对可以撑过去的,骨头肯定也这么相信着的。”

    黑发少年难得温柔的话语让沐镜和桃小悠都楞了一愣。

    “小月……”桃小悠盯着对面的人。

    “你被病毒传染了?”卷发少女天然而纯真的开口。

    石西月意识到不对劲,立马转变了神色,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什么什么啊你们才被简小猫附(身shēn)关心点病人看看”

    啊……我是,病毒吗?

    少年无心的话语却惹来一旁和自家宠物联系感(情qíng)的少女的关注。

    病毒啊……果然小月最可(爱ài)了~要知道病毒可是生物进化史上非常成功的案例呢~人类是没办法消灭任何一种病毒的哟~

    黑发少年想到某个恐怖生物对于自己这句话的看法,顿时僵住了(身shēn)体,偷偷往对面瞥了眼,却看到某恐怖生物一个人笑得各种欢乐,少年满头黑线的还是望回原本的地方。

    “爷爷……”林崎古轻轻的开口,虽然……和小猫酱说的一样,没什么希望,但……到底还是有那么点期盼,也许……这个人就是稀少的拥有抗体的呢?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吧……地球上六十亿人口……总有不会被病毒感染的啊……被这种东西毁灭了文明和世界什么的,这才是不可能的。

    然而他又(禁jìn)不住自嘲的笑了笑——不可能的也是可能吧。

    否则的话,玄乙门又怎么会挑上自己?人家好歹也是个修仙的门派,说东西不多,结果还是给了自己一大堆……只不过,用不上而已。没错啊,让一个根本没什么天赋又没耐心的人去修仙,这群家伙也看走了眼……我怎么可能修得了这种东西。

    如果可以的话,爷爷也不是现在的样子了。

    少年清晰的记得眼前的人离开木屋时候的模样,那时候沈台虽然已经成为了丧尸的城市,但还是有些安全的地方,比如说这里。自己狼狈的从家里逃出来,多亏了这人的帮助,都则也肯定是丧尸的一员。

    但食物还是要外出寻找,来到这里之后一直都是他在找食物,虽然很艰难,但老人却很少让自己单独出去。对环境的熟悉、对丧尸的了解……

    金发少年讽刺的笑容更加灿烂。

    对啊,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味的逞能。

    然后就爷爷就被丧尸抓走了,结果?结果就是现在这场景。

    “林崎古?”沐镜推了推(身shēn)旁神色奇怪的少年,“你没事吧?”

    卷发少女的(身shēn)材高挑,充满着成熟的气息,原本很欣赏这一类女(性xìng)的林崎古现在却丝毫也没有因为她的关心而激动。

    失落的摇摇头:“没关系,我当然要守着。”

    “不舒服的话可以去小猫那边的,小猫说她久病成医很厉害的。”沐镜对自己的好友充满着信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帮助眼前的老人,但少女还是选择了信任自己的朋友,

    毕竟小猫和这个人也没有很深的交(情qíng)……所以选择漠视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不、不用了。”

    金发少年瞥了眼简小猫——少女手上的小植物正十分精神而孜孜不倦的尝试着破开少女的防御。

    “爷爷。”林崎古重新看着(床chuáng)上的人,转化的程度显而易见,此刻的老人已经不复人形了,只是……没有咬人而已。

    简小猫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搂住七三的脖子。

    “是时候了哟~你们确定还要留在这里?”少女神色有些疲倦,半闭着眼眸,看起来昏昏(欲yù)睡。

    “没办法吗……”林崎古轻轻碰了碰老人的手,有些人在极度痛苦的时候会采取自残的行为,眼下老人双臂上被自己的尖锐直接划伤的口子,而让他们却手足无措,只能看着,“对抗病毒……真的那么痛苦……”

    “我是不知道有多难受了,不过这看起来还是很,惨不忍睹哟~”简小猫瞥了眼(床chuáng)上的人,自残的伤口往往可以看出痛苦的程度,在精神压力之下……这种行为总会得到进一步的放大,比如说现在。

    血(肉ròu)模糊的伤口最深处隐约看得见一点依稀的白色。

    “你还要让他痛苦下去吗?”

重要声明:小说《伪软妹的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一话 不同的人和痛苦的煎熬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