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话 所谓疏漏和白衣少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朔木子 书名:伪软妹的末日
    石西月向前站了一步,冷笑着说:“就是这么个意思,你们连枪都不给我们,倒是问我们要起吃的了,你觉得呢?”

    一个青年有些窘迫,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又大声说道:“那你们也不能不给我们吃的啊!再说你们那里反正都是女人,要枪做什么用?难道还可以带着我们逃到首都吗?”

    “那之前把你们带出酒店的就不是女人了?”桃小悠尖锐的反驳,“简单的说,就是有用的时候大家都是一样的,没用的时候女人就活该什么都拿不到?”

    “本来就是这样!这是什么(日rì)子,是你们女人可以参活的么?老子带着你们走都算你们三生有幸了!”

    “带我们走?真不知道是谁在领路。”石西月双手抱在一起,面色冰冷,“那就请你们几位带路的先走好了,我想我们自己也可以到达首都。”

    车里坐着戴稼、田裕齐和林兮泉,车外几个人在那里争执不休,声音也逐渐变大,简小猫一直藏在石西月的(身shēn)后,直到她的鼻尖传来一股丧尸特有的夹杂着血腥的腐臭味,耳畔开始响起细细的沙沙声,仿佛什么东西在地上拖着行走,而且,数量不少。

    扯了扯石西月的袖子,简小猫道:“回去车里,快。”

    而另一面的两个青年依旧不依不饶的在叫骂,看到简小猫让石西月等人回去,更是一把扯住矮个子的女孩:“想让他回去?有那么容易?不把吃的拿出来就别想走了,反正大家没吃的都是死路一条,我们几个实在不行也能和你们同归于尽,怎么样?”

    (身shēn)材矮小瘦弱的女孩并没有理睬他们,反而是将头转向另一面,青年见状,一把扯住简小猫的头发,女孩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一半哭闹,而是看着另一边已经全部上车的人们,用和她外表显然不相衬的冷漠声音道:“你们欺负我有意思么?”

    她的声音很小,两个青年若不是靠得近了根本就什么也听不到。

    但还未等到青年回话,简小猫便不管不顾的用手肘往(身shēn)后捅去,青年不得已松开了手,却也顺势把简小猫推倒了地上——公路上有不少汽车损坏后的零件碎渣,而非常不巧的是简小猫恰好摔在几片碎玻璃上——女孩皱了皱眉,受伤倒是不严重,只是行走会有些不便,过个几天估计也就好了。但当她望向公路的一侧时,几个丧尸正从公路的一个小缺口挤了出来,它们(身shēn)后还不知道有多少。

    想到还好丧尸们对血液似乎没什么感觉,简小猫稍稍松了口气,打算走向自家的车,只要走几步就到了,然后开车走人。

    正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丧尸们仿佛得到了什么令它们疯狂的气息,几乎全部大步迈向简小猫所在的位置,它们的速度已经相当于人们小跑时的了。

    两个青年原本还在骂骂咧咧,当他们看到那群在夜色的掩盖下不知其数的丧尸时,骂骂咧咧的对象立刻变成了丧尸,只见他们一面拿起手中的枪惊恐万分的(射shè)击一面脚步不稳的爬向小车,但丧尸们却越来越靠近两个青年,另一边的简小猫也瘸瘸拐拐的跑向汽车。

    只要到了车上,就可以立马走人。

    简小猫是这么想的,眼看车门已经近在眼前,只差几厘米的距离就要到了,而(身shēn)后的腐臭味道也逐渐浓烈,不像人类的嘶吼声也越加明显,皮肤上甚至被滴落了些丧尸的某种体液,(阴yīn)臭感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突然手却被(阴yīn)冷袭来,小猫全(身shēn)收缩了一下,然后让她根本无力抵抗的更多只手伸了过来,少女回头看了看,因为异化而格外尖锐的牙齿上满是透明的粘液,眼睛已经失去了其作用,只剩下满满的眼白和暗色的血丝,头发被不知名的液体缠绕成一缕缕。回头的时候她可以感觉到(身shēn)后的一只手扯住了自己的头发,而对面车里桃小悠几人的(身shēn)影也在渐渐远去。

    但是他们的眼睛似乎在看着自己的上方,简小猫抬头,只看到一片白色罩来。

    然后自己被谁轻轻搂住,少女不用看也知道,外面传来一阵阵丧尸的肢体被切断的声音,然后(身shēn)边的人干脆一把背起自己,似乎在往车的方向走,把挡住视线的白色掀开,伸出一只手按住车门,简小猫忍住脚上的疼痛一脚踩了上去,而(身shēn)旁的田裕齐则趁机关上了车门。

    一阵剧痛向简小猫袭来——“田裕齐你疯了!小猫还没进来!”石西月一拳击向中年男子。

    只见简小猫几乎半边(身shēn)子卡在门外,丧尸被不断的袭上,却被她(身shēn)后的人一次又一次击退。

    “她不死我们都要死!”田裕齐似乎被外面已经数不清的丧尸吓到,眼睛充血,正要又一次把车门关上。

    “小猫要是死了我绝对要把你扔出去喂丧尸!”桃小悠一把抱住田裕齐的手臂,简小猫勉强打开了车门,却感觉暴漏在外面的右手臂被什么锐利的东西掐住,顿时撕裂的疼痛感又随即而至。

    “该死!”

    坐在后座的戴稼把田裕齐紧紧控制住,林兮泉几个抓住简小猫的衣物,一把把她拖了进来,连带白衣的人也一起进了车厢。沐镜急忙发动了汽车,将前方路上的丧尸全部撞开,桃小悠紧紧抱住怀中的女孩,不管如何,这一次始终是小猫先让他们走了。

    怀里人的体温已经开始缓慢的升高,不知道是闷(热rè)的缘故还是其他,桃小悠把头放在她的肩上,看着一直没有言语的女孩,她只是粗喘着,仿佛一条被捞上岸的鱼,她的汗水染湿了她的发丝,沐镜已经把车速加到最快,车窗上也满是它们的血,整个车厢都弥漫着难闻的丧尸味道。

    这时候简小猫才勉强睁开眼睛,除了熟悉的面孔外,还有个少年静静坐在她旁边,车厢因为不断的碰撞而并不平稳,女孩只看到一双琥珀色的瞳孔,真是难得一见的清澈干净呢……

    车里的人只看到女孩缓缓闭上了双眼——“喂!小猫你给我醒来啊!”

    一直撑着车椅的少年却也突然倒下,石西月望着自己腿上的少年一阵惊慌:“起来啊!老子的腿不是你枕头啊喂!”

    原本坐在后面的戴稼看着少年被丧尸血染红的白衣,脸色一沉,顺手把田裕齐用几根绑酒的(身shēn)子捆住,从石西月手中接过少年,少有的白色短发,柔软的贴在少年的额头上,眉毛是淡淡的一线棕色,五官柔美,不是精致之类的,而是透出一股清秀得近乎病态的神(情qíng)。伸出手抚上他的额头,还好没有转化时特有的高烧,看来只是累晕了的样子,不过一个人赤手空拳和丧尸打斗,这可不是正常人类应有的能力啊。

    冲过丧尸群后,陆以方迅速和石西月换了个位置,“我懂一点急救医术!让我来。”

    军人看了看简小猫的那只手,明显是被丧尸异化的指甲抓的,虽然伤口不深,但也是血淋淋的一片,隐隐含有丧尸的黑红色血液,混杂着刚刚被门压倒的青紫色痕迹,确实够骇人的。

    “还好没有骨折。”军人沉静的说道——但并不确定是否会感染,根据军队里看到的,被丧尸们抓到或者咬到的人们基本上,好吧,就他所看到的而言,是全部都会被感染,没有例外。

    “你们才疯了!你看她已经被抓到了!会变成那种东西的!”后面的田裕齐看到简小猫手上的伤口时显得激动万分,“你们想把全车人害死吗!还有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孩!你想让我们又多一个包袱?早知道我就去那一边了!”

    戴稼把(身shēn)旁的少年安置好,让他靠在林兮泉的(身shēn)上,转(身shēn)稍稍把田裕齐(身shēn)后的绳子绑紧了些许,随即传来男子的惨叫声。

    “别吵,现在不是时候。”

    石西月和桃小悠紧紧的盯着简小猫,看着陆以方给他简单的用布条包扎了一下:“现在这里也没有药,不知道她会不会被感染,总而言之,如果到了明天这个时候她有了感染症状的话就。”

    未完的语言所有人都清楚它的含义。

重要声明:小说《伪软妹的末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六话 所谓疏漏和白衣少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