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厉马秣兵

    这些兵,战斗力太差了,对付黄巾这些放下锄头农民还行,可是在以后几年的诸侯混战中,根本就不能与什么曹纯的虎豹骑、高顺的陷阵营、鞠义的先登死士等等各诸侯中的精锐部队相抗衡。

    萧圣皱了皱眉头,心里想着该如何训练这些新兵蛋子,可是他的脑海里,竟然冒出了一个比较可笑的练兵念头。

    “他们能行么?”萧圣笑着说了出来。

    萧圣心里想着:骑兵嘛,这当然要交给赵云训练了,毕竟在后世,赵云所在的白马义从可是非常闻名的。弓弩手嘛,这倒要交给张飞了。他自己跟潘文虽然都有练过弓弩,可是他们哪里及得上古人弓弩的娴熟?虽然他们4人中赵云的弓弩最娴熟,可是他要训练骑兵,所以这任务只能交给张飞了。至于步卒嘛,嘻嘻,那就由自己跟潘文一起训练了。特种兵们的魔鬼式训练,我就不信这帮新兵蛋子还是软蛋。

    不过不管咋样,他都要试一试了。于是,在萧圣的领导下,先把会骑术和回弩箭的士兵们挑选出来,并把这5000多名士卒交给赵云训练,而挑选出来的弓弩比较娴熟的8000弓弩手就交给了张飞训练,剩下的一万士卒,就由萧圣跟潘文一同训练。

    忙了几天,布置完练兵的任务后,萧圣才想起了自己跟潘文俩虽然把张飞拐来了,可是他们还没有拜把子。还有,他自己也没想到,在来广陵的路上竟然还遇到了赵云,还顺手拐了过来。萧圣想到现在还没有结拜,不如在拉多个人进来算了,于是,便向赵云说道:“子龙英勇,圣亦不及子龙。吾屋后有一竹林,吾兄弟三人今天于竹林结义,结为异兄弟。吾等邀子龙一同结拜,结为兄弟,不知子龙可否赏脸?”

    赵云听了后,心中是那个激动呀,于是便说:“萧兄不嫌云卑鄙,竟屈与云同列,与云以兄弟之交,云感激涕零,愿与萧兄结为八拜之交。”于是,两人便高高兴兴地拉着潘文张飞一同前往了萧圣后院的竹林。

    次,于竹园中,萧圣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四人焚香再拜而说誓曰:“萧圣、潘文、张飞、赵云,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誓毕,根据年龄大小,拜振夏为兄,兴华次之,翼德为三,子龙为弟,这就是后世所赞美的、传唱古今的竹园四结义了。

    结拜完后,萧圣便找来了广陵郡里最好的铁匠,分别打造了自己用的风火雷鸣枪、潘文用的落熔金刀、张飞用的丈八点钢矛、赵云用的银月残云枪,各人全置甲。

    中平元年正月内,疫气流行,张角散施符水,为人治病,自称“大贤良师”。角有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书符念咒。次后徒众多,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帅,称为将军,

    中平元年三月,张角讹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令人各以白土书“甲子”二字于家中大门上。青、幽、徐、冀、荆、扬、兖、豫八州之人,家家侍奉大贤良师张角名字。

    张角遣其党马元义,暗赍金帛,结交中涓封谞,以为内应。角与二弟商议曰:“至难得者,民心也。今民心已顺,若不乘势取天下,诚为可惜。”遂一面私造黄旗,约期举事;一面使弟子唐周,驰书报封谞。唐周乃径赴省中告变。帝召大将军何进调兵擒马元义,斩之;次收封谞等一干人下狱。

    张角闻知马元义被斩杀,事迹败露,于是星夜举兵,自称“天公将军”,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申言于众曰:“今汉运将终,大圣人出。汝等皆宜顺天从正,以乐太平。”四方百姓,裹黄巾从张角反者四五十万。贼势浩大,官军望风而靡。何进奏帝火速降诏,令各处备御,讨贼立功。一面遣中郎将卢植、皇甫嵩、朱儁,各引精兵、分三路讨之。

    而广陵城,亦毫不例外,也接到了有朝廷颁布下来的剿灭黄巾公文,黄巾之乱终于开始了。

    广陵城,经过了萧圣将近一年的励精图治,现在已经是兵精粮足了。这一年里,萧圣从卫弘手中购买了5000余匹精壮战马,组成了5000骑兵,而经过萧圣跟潘文的魔鬼式训练,一万步卒也脱胎换骨了。在张飞的训练下,8000弓弩手也略有小成。于是,萧圣令潘文赵云留下3000弓弩手跟5000步卒驻守广陵城,自己跟张飞亲率5000骑兵与一万步弓手前往广宗助卢植一臂之力。

    时张角贼众十五万,植兵五万,相拒于广宗,未见胜负。卢植听闻广陵太守萧圣率兵一万五千前来相助,于是大喜,连忙出营相迎。

    礼节过后,卢植问萧圣道:“振夏,贼兵势大,与吾等相拒于广宗,不知振夏可有妙计破敌否?”

    萧圣想了想,说:“办法倒是有,不过倒要委屈你老人家,不知卢大人可否愿意如此了。”

    卢植马上站起来,神严肃地说:“植愿为大汉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惜,还有请振夏赐教。”

    这时萧圣便站了,走到卢植耳边说道明天该如此如此······

    翌,卢植大军与张角的黄巾军在广宗城外展开决战,张角仗着自己人多势众,于是便领兵出战,卢植因寡不敌众,连忙退守广宗,张角眼见大胜,便连忙衔尾追杀。

    卢植等人刚进广宗城,还没来得及关闭城门,张角的黄巾军便杀到城门了。黄巾们奋勇直闯,一下子把广宗城的城门攻破了!正当这万分危急之际,在黄巾军的后方,竟发出了雷鸣般的响声,这究竟是什么回事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振兴华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