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物

    萧圣跟潘文走了一整天,终于看到了乐平县城。

    低矮的城墙上,一面面黄色的大旗迎风飞舞,上面用隶书书写着一个大大的“汉”字。青色的石砖彻成的城墙,那古木做的红色的城门在夕阳中,显得那么沧浪。

    这就是古代的城池!真真正正的古代城池!

    萧圣跟潘文进了乐平县后,夕阳已经西下了。萧圣跟潘文来到这个世界后可是无分文的。天也快黑了,他们得赶快找到当铺把上值钱的东西典当了,才有前来投宿客栈。

    “这位小哥,不知道附近可否有当铺呢?”萧圣向一位路过的男子问道。

    “就在前面转左第一间。”那位路过的男子不不冷地指划着说。

    “多谢了。”萧圣跟这位指路的男子道谢后,马上和潘文一起小跑到当铺。

    可是在当铺门前,他俩却犹豫了。

    “小潘,看来我们要露宿街头了。我们上能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萧圣无奈地说。

    潘文也愣住了,对呀,我们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于是潘文把手申进口袋里摸了摸,想找根烟出来抽抽解解闷。

    对呀,真该死,我怎么想不到呢?哎呀呀,我真笨。潘文心想。

    “老萧,有火么?借个火来。”潘文嬉皮笑脸地说。

    “你这兔崽子,这个时候还想抽——”说到这儿,萧圣猛地醒悟了,笑着对潘文说,“你这兔崽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

    “老萧,我一直都那么聪明。你现在才发现,也太迟了吧。”潘文不满地嚷嚷。

    “好了,我们别扯淡了,要扯淡,就等进去再扯吧。”萧圣猾地笑着说。

    当铺内。

    “两位公子,请问你们要典当什么呢?”这个掌柜用眼角瞧了瞧萧圣跟潘文俩一眼,继续低着头干着自己的事

    对此,萧圣跟潘文也没有怎样。反正自己都要对不起他,他这样对待自己反而能让自己的良心好过点。这样正好为忽悠他找了个绝佳的理由。

    萧圣走到柜台前,把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交给了掌柜,说:“掌柜,这是传说中火神祝融与水神共工在凡间大战时留下来的神物,它拥有着火神祝融的少许法力。这宝物是我们俩兄弟在西域经商时买到的宝贝,请问掌柜这玩意怎样?”

    “这东西我怎么看都只是块质量上乘的镔铁,却并不是你们所说的那样是什么神物。看在这块镔铁手工不错,花纹也雕刻得精细的份上,勉强能当10两银子。”掌柜冷笑着说。

    萧圣什么话也不说,从那位仗势凌人的掌柜手中一把夺过那所谓的“神物”,然后对掌柜说:“这东西有它不平凡的地方,有请掌柜你睁大眼睛看好了。”

    只见萧圣吧那“神物”的盖子打开,这是,一道明亮的火焰飘了起来。

    那掌柜看到这块“花纹好看点的镔铁”竟然会喷出火焰!于是连忙向萧圣跟潘文道歉到:“两位上宾,刚才是小的懈怠了,请两位上宾原谅。这件宝物价值连城,小的恐怕做不了主,所以请两位上宾跟我到我家老爷处走一趟。”

    萧圣跟潘文跟着那位掌柜一起前往他们的老板处。他们俩才不怕那个掌柜回把他们绑了杀了,然后把那“神物”夺了。因为以他们的手来绑萧圣跟潘文,那就无疑茅厕点灯——找死。

    不一会儿,在掌柜的引领下,两人来到了一座端庄的大院中。

    一位英武的中年人跪坐在大堂中间,正细细地品味着浓香的茶。这时一名小厮走进来,将“神物”的事告诉了这位中年男子。

    “还愣着干什么,快快有请他们进来。”那中年男子着急道。

    萧圣和潘文在下人的指引下,来到了大堂。

    那名中年男子一看见萧圣跟潘文两人,马上站了起来,着急地说:“在下姓卫名弘,是乐平当铺的掌柜。你们那神物的事在下已经听安详说了。在下想跟你们商量件事,不知道那神物可否卖我?”

    萧圣跟潘文两人本来就想把那“神物”死当,结果这玩意却钓到1条大鱼。

    “这个······”萧圣与潘文对望了一眼,之后貌似“结舌”了。

    “我出1万金,怎么样。”卫弘惶急地说,生怕萧圣他们两不答应。

    萧圣和潘文笔直的站在那儿,心里在想:狗的,这次发大了。

    “怎么,还嫌少?那,那,那我出一万五千金。”卫弘央求道。

    萧圣跟潘文这次却愣住了。刚才刚想说成交两字,结果这卫宏又加价了,萧圣跟潘文是那个乐呀。这个年头的一万五千金,那可是一笔巨大的资产呀!

    萧圣跟潘文再次对望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好吧,那我俩就割相让了。”

    萧圣跟潘文心中是那个乐呀。有了这一万五千金,招兵买马,统一神州,振兴华夏,不是像做梦那般虚无飘渺了。

    卫宏立了一张字据,交给了萧圣,字据上的数目是一万五千两黄金。

    “我的主产业不在并州,而是在洛阳。你们俩可以拿着字据去洛阳找到我叔父兑现。”卫宏一边捧着刚刚从萧圣那儿买来的“神物”把玩着,一边跟萧圣他们说。

    “这个没问题。卫兄,你可否帮我俩一个忙?”萧圣恭敬地说。

    “什么事?”卫宏目光望向萧圣他们,问道。

    “可否借我俩一个向导,带我们去涿郡?”萧圣有点激动地问道。

    “小事一桩。安详,你明天带着两位小兄弟去涿郡。”卫宏笑着说,:“还有,打扫出两间厢房,让这两位小兄弟在寒舍留宿一宵吧”

    “诺。”那位叫安详的小厮应诺道,然后马上去打点一切。

    “谢谢卫兄好意。”萧圣和潘文一起说道。

    “不用客气。对了,跟两位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们俩怎么称呼,请问两位可否能让我知道两位的姓名与表字呢?”卫宏笑着问道。

    “在下萧圣,此乃我结义兄弟潘文。”萧圣回答说。

    “那两位的字呢?”卫宏好奇道。

    “额,那个,嗯。卫兄,我两目前还没有表字。”萧圣尴尬地说。那倒也是,他们那个年头哪有表字的。

    “哦,这样呀。那你们为何不自己取一个表字呢?”卫宏说。

    “嗯,也对。容我想想。”萧圣说。

    表字,应该取什么呢?

    守忠?我们俩为了中华崛起,那肯定要背叛大汉,如何守忠?

    敬孝?自己与父母分离了,而且还天隔一方,如何敬孝?

    有了,我俩的梦想!我俩曾为了同一个梦想,曾一起奋斗过,还不惜抛头颅,洒血。现在,用它来做表字,实在也适合不过了。

    “我,萧圣,取表字振夏。他,潘文,取表字兴华。不知卫兄觉得此表字如何。”萧圣望着卫宏说。

    “萧振夏,潘兴华。振夏、兴华。哈哈哈,振兴华夏!好表字!”卫宏佩服地说。

    振兴华夏,那是萧圣他们俩的梦想,也是各位读者的梦想!以此做表字,是最合适不过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振兴华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