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3章 插进一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浮生若梦 书名:宦海弄潮
    刘盛给方海平打电话,话未出口,方海平抢着说,我的刘大秘书长啊,你就别催我了,案子正在侦办,一有消息,第一时间向你汇报刘盛说,你老方的队伍不是一直以破案神速著称吗?这么个小案子,就把你们难住了?方海平说,每个案子有每个案子的特点。刘盛不等方海平展开讲,迅速截住了他的话头,说,这个,你等着向马主席解释吧,下午他到你们局去调研。

    方海平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想了一会,才记起把分管机关的政委肖黎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安排了下午的接待事宜。等肖黎走后,他给政协的万文斌副主席通了电话。万文斌从清阳县县委书记的位子上,并不是直接到的州政协任副主席,而是在州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位子上干了一年多,十五个月之后,惹出了一件大祸,被省里问责,受了处分,直接被扔到了政协。

    方海平是万文斌在一年多的短命任期里提拔的唯一一个干部,他自然对万文斌感恩戴德,如今,万文斌的独子万天天带人砸了马骏的车和司机,他是了如指掌,第二天早上就查了出来,他想借此给万文斌报恩,准备拖上一阵,让万文斌想好对策再作打算。

    可是,眼看马骏把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烧到了自己这里,他不得不万分紧张。在马骏来洛山之前,州公安局一直由州副主席高尚分管,马骏来后,州常委会进行了重新分工,这个马常务副主席接过了分管的职责,一边是恩公,一边是顶头上司,他都不想得罪,也得罪不起。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普全知的秘书陆如虹打来电话,说有事相商。方海平连忙说,陆处长在哪,我现在就来。陆如虹说,我现在正上楼呢。方海平迅速起,小跑着出了办公室,急促地往楼下赶,在一楼的楼梯转角处迎到了陆如虹。

    应该说,陆如虹的模样长得还真不错,一米八的个头,脸皮白净,五官端正,具备了帅哥的基本条件,可他的嘴角上方,生了个黑色的胎记,蚕豆大的一块,想尽办法也除不掉,远远望去,就象他的嘴上,停了一只肥苍蝇,让人有扬手拍死这只苍蝇的冲动。

    陆如虹安之若素地享受着方海平对他的有加,他接过方海平递来的中华烟,叼在嘴上,明明有打火机,却不掏出来用,方海平又手忙脚乱地找打火机给他点火。

    陆如虹把两只脚一齐放在茶几上,窝在沙发里,懒洋洋地抽着烟。方海平知道这位普书记的心腹要么不来,一来肯定有事,却不便问,也点了烟,陪着陆如虹抽着。陆如虹抬起眼,瞟了方海平一眼,问,还好吧?

    方海平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泡了一杯茶,递到了陆如虹面前的茶几上。陆如虹说,老板让我来,问一下前几天的事。方海平一惊,说,这么一件小事,普书记怎么也知道了?陆如虹撇撇嘴,嘴角的那只“苍蝇”似乎振翅飞,他哼了一句,似乎不屑回答这个近乎于弱智的问题,潜台词是,在洛山,有什么事能瞒得住普书记?

    不得不说,就算是何自强的秘书来,方海平也不会像一个服务员一样忙前忙后,战战兢兢。当然,他并不在乎陆如虹的份,陆如虹的背后,可是洛山的铁腕人物普全知,打狗看主人,就是这个道理。

    方海平凑到了陆如虹的跟前,看着陆如虹脸上的“苍蝇”,有些奴才味地笑了笑,说,是啊,普书记是明察秋毫。陆如虹淡淡地问,你打算怎么办?方海平说,陆处长,你给我拿个主意呗。陆如虹喷出烟雾,直扑方海平的脸,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方海平会过意,折来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想了想,又拿了一个,塞进了陆如虹的包里。陆如虹看着方海平的一举一动,就象是一名与事无涉的观众。等方海平重新坐下,陆如虹才慢吞吞地说,老板的意思,是该怎样,就怎样,越严越好。

    方海平疑惑地看了看陆如虹,问,他可是万主席的儿子啊!陆如虹点了点自己的脑门,说,方局长,多动动脑子吧。我就说这些,你看着办吧,一会普书记要下去转一下,我就不逗留了。

    本来指望着陆如虹能够给自己一颗定心丸,没想到让自己更加徬徨无措,之前还是左右为难,现在普全知又插进了一只脚,方海平不住急出了汗。对于万文斌的独子万天天的事,方海平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这家伙曾经仗着他老子是公安局长的势,在洛山横行霸道,开赌场,办舞厅、打架斗殴,江湖人称万户侯。

    可是普全知的儿子普通从滨海市回归后,形势急转之下,普通回洛山,是因为在滨海市与一位副市长的妇搭上了,东窗事发,实在混不下去了,才扎根故土,他一回来,风头就完全盖过了万天天,几乎是转眼之间,就把万天天的领地蚕食殆尽,万天天不甘心就此落势,不听他老爷子的劝阻,有事没事就到普通的地头寻衅滋事,洛山的街头,时不时地上演只有得香港黑社会片子里才会有的镜头。

    难道说,普通的老爹普全知想借此事为儿子扫平障碍?方海平想了想,给方文斌打去电话,想给万文斌通风报信,人家毕竟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可是,万文斌此时正在普全知的办公室里,普全知正在对交通局的丁运强交待事,他不便接电话,顺手把电话给掐了,这一掐,让方海平不得不作出他的选择。

    当万文斌从普全知的办公室出来,回拨方海平的电话,他发现方海平的电话居然打不通了。尔后,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一接,里面传来了他的前妻吴秀丽的哭声,她说,你不争气的儿子,被公安的给抓了。

重要声明:小说《宦海弄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