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圣者与张力

    神劫点,那12个人各处一个方向,遥遥相对。

    “百年难得一见的神劫啊!”一位白发老者轻轻的感慨道,“这天下,又还闹腾了!”

    这白发老者名叫星涂,实力九阶巅峰,是一名至尊法圣,世俗份为东区最高魔武学院(以后简称东院)的名誉校长。

    “不知此次渡劫的是何物,”与星涂正好相对的一名九阶至尊斗圣,望着下方深不见底的巨坑将心中疑惑问出,希望能够得到他人的解答。

    “百年前的御神甲渡神劫,也无此次威力,”法圣星涂前方九点方向的握匕盗贼老者思索着说道,“这四周弥漫着的余威,除了神兵,应该别无他物。”

    12个人,其中9男3女,另外,3女5男是中年人,正值壮年。其余4位,则是声名远播了近百年的传奇圣者,而那8个新晋的圣者则不过才十余年而已。

    “那神器已经不知去处,我们来迟了,”手握星相法杖的传奇圣者斐言运,睁开闭着的双眼,看向叶缘他们那个方向。

    斐言运,九阶巅峰预言师,能够洞悉过去,看破未来,当然,是以命换“命”。任何事都是需要代价的,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我们就此停手吧,此事我们不宜多管,天有天命,人有人命,这大陆亦有他大陆之命。”斐言运望着远方的天边,苍老的眼眸中透露出一丝难言的意味。

    “斐老,你是否......”星涂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由出声相问。

    “此事不可多言,我不会告诉你们的,唯有顺其自然......”斐言运没有说完,因为此时的他,体虚弱无比,“你们要尽快突破九阶壁垒,时间不多了!不多了。”

    一件神器而已,为何会引得一位九阶预言师如此重视,又为何要放任他不管。斐言运到底是看到了什么?在众人的心中不泛起一丝的疑惑,这到底是为何。

    “刚才赶来之时,在那边留有3人,或许他们知道一些事,”八位新晋圣者,年至中年便有如此实力,他们没有哪一个是不存有野心的。此时正好是一个机会,得之,便能雄霸一方。谁都不想放弃,哪怕斐言运已经提醒过他们。

    “斐老、星老、索老、谭老,我们去询问一下那些人,或许能够问出一些东西,那么,就此别过。”这是一名中年斗圣说的。

    这12名圣者,可以分成2个系别,一方为信斐言运,其中就包括所有的传奇圣者,当然,另一方就不言而喻了。

    “天有天命,人有人命,他们的命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斐言运不会阻拦任何人做任何事,他能够看破未来,所以他更信命,做事更是顺其自然。

    星涂、谭烈、索易云,三人相互对视一眼,便统一了决定。随着斐言运返回各自的居住之所,对此事,只旁观,不理会。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可真多啊!”不远处正喂马儿吃食的车夫张力,抚摸着它们,轻声的自语着。

    “唉~这赶马的活也不好干啊,”成天看人行事,这就是底层人物的悲哀,“二十六岁还是二阶的实力,我算是废物了吧!马儿啊、马儿,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没权没势,没钱又没实力,我到底该怎么办!”

    张力从边上的袋子里取出一些马粮接着喂马进食,只是他的心却飘的很远。

    张力,二十六年前出生在一个大家族之中,当时的他虽不是什么天才中的天才,但他也是天才,16岁时实力更是达到了六阶,这是他拼命努力的结果。本来就这么下去,他也能够在一方称雄了,倘若再过几年,他更是有希望进阶为七阶凌空飞舞,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在他外出历练的时候,他与一头五阶魔兽发生了战斗,本来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六阶斗五阶魔兽,那是稳胜的,虽然需要受上一点伤。然而,就算是拥有稳赢的实力,也不能够轻视任何敌人,这是血的教训。就这么,老天给那五阶魔兽的运气,要比给张力的运气好上那么一点,也就这么多出的一点,废了他的一生。

    最后,虽然张力成功的杀死了对方,但是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或许就是这样吧,伤好后的张力,实力永远的停留在了二阶,这十年的时间,他不断的尝试着突破二阶,却总是以失败告终。

    幸运的是,当时受重伤的张力得到了一户普通人家的救助,才免了他暴死街头的结局;而不幸的则是,在他受伤昏迷的一个月内,他的家族被帝国以通敌叛国的罪名彻底铲除,只余下了张力本人和他一个表妹。

    当时只有他们2个人在那段期间内不在家族内,直到现在,帝国依然在通缉着他们。

    “乐极生悲,或许就是在说我吧,呵呵!”回过神的张力自嘲的笑了笑,随后他的双眼中便再一次充满了坚定,“不过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马儿,你们快快好起来,这趟活干完后,我就要离开了,你们要好好的活着!”这些马,跟张力一样,都是底层的奋斗者,为了生存拼命的挣扎着。马儿伸出舌头着他的手,也不知道是听明白了,还是想要吃马粮。

    此时的叶缘正和倾恋在马车内休息,虽然叶缘的实力大增,但是他的心神却是消耗的非常严重。睡觉是很好的休养方法,但是叶缘现在还不能够睡去,因为他在感受到12股强悍无比的气势的时候,他就猜测,之后或许会发生一些事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些人来“造访”他们了。当那8位圣者站在马车前的时候,叶缘只能强打着精神出去应对。

    “小子,刚才发生的事你应该知道吧,说说看,都看到了什么!”中年男子科里盯着叶缘大声说到,他的语气很强硬,好像是在警告叶缘,不要胡说八道,否则......

    “此地与前方相隔甚远,方才发生的事我们并不清楚,我们只知道有一股非常强悍的气势将我们死死压制住,在那压力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行动能力。”叶缘的话说的很稳,但是他的心却不断的颤抖,没办法,实力的压制。

    “哦?小伙子可是还知道其他的况?”在边上的另一位头发开始泛白的九阶法圣轻声问道。

    “请各位前辈相信,在下的确知之甚少,我们只是过路的人!”叶缘再一次强调自己不知道,不怕来明的,只怕来的。这个人看上去比刚才那人要险很多。

    “是吗?呵呵,小伙子,做人可是要诚实啊,之前有一道流光从你这边飞过,你不知道吗?”依然是之前的语调,但是他却将本的威压释放了出来。

    “前、前辈,当时我们因为一道强光暂时的失明了,所以我们真的是不知道。”本就耗尽心神的叶缘,此时更是大汗直流。体也随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其实他们也都知道,以叶缘这样的实力,根本是不可能知道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们只是抱着一丝希望罢了。

    “真是一个废物,浪费老子时间!”最早那个问话的中年男子随手将叶缘打飞。在他们的眼中,16岁才二阶的废物是不会放在他们眼里的。

    “咳咳......”叶缘狂吐一口血,虽然只是随意的一挥手,但是却也不是叶缘能够受的起的。

    “科里,你这是在干什么?有必要吗?”这是一个女声,柔中带媚,她向着叶缘倒下的地方走去。

    “小弟、弟,不要怕,告诉姐姐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好吗?”一股香气从她的口中喷在叶缘的脸上,惑着他。

    “我,不知.....咳、咳,刚才,从那边有2位前辈从这边飞过,好像是在追什么东西,其、其他的就、就不知道了,”叶缘知道,这些人要是不问出点什么东西,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他只好装作被这女人惑了,随便编了一个答案,当然,这答案却是事实,之前的所有对话都是叶缘故意为之的,为的就是能够骗过他们,让他们放过自己等人。

    “嗯,小弟、弟真乖!”这女人从叶缘的眼中看出这个答案是真的,所以也就不在询问了,因为这已经是最有用的信息了。

    既然她已经得到有用的信息了,那么也就不再理会叶缘等人的死活了,返回去,她指着城塞的方向,对着其余7人冷声说道:“有两个人先我们一步来了,逃往那边!”

    “嘿嘿,竟然想从老子的手中夺取宝物,真是闲命多!”科里先是望向之前两人飞过的方向,随后又将目光移向叶缘。

    “科里,正事要紧,不能让那两人跑了。”一名九阶弓手将正准备击杀叶缘的科里阻拦了下来。

    “哈哈,算这小子命大,咱们走!”科里也不再坚持,杀个废物跟得罪一位强者的厉害关系,他还是明辨轻重的。

重要声明:小说《异世界游戏金手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