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负荆请罪

    没有看到那三个家伙,吴渐飞不得不先把心中的火气压了下来。想到那些人不但占了自己的,还把自己的行李被褥都尽数丢在了门外,心里便有一种忍无可忍要打人的冲动。

    他知道那绝不是丹晓做的,那应该就是之前自己帮助过的那两假道士做了啦。想到那两居然还想拜自己为师,又有点哭笑不得。

    “草,尽做坏事,专想好事。”吴渐飞在心里骂了一句。

    那冷酷的美女终于从窗外收回了眼光,看了看教室里坐着的几十个新生,用她那不冷不的声音说道。

    “各位同学好,我是你们的学姐,我叫袁丽,考古专业大三学生,现在是你们的辅助员,负责你们的生活起居与学习况。现在开始点名,点到名的同学请自我介绍一下自己,让同学们对你多一些了解。”

    于是冷美人辅导员拿出手中的花名册,一个个名字从她那血红的樱唇中念了出来,下面的新生们也一个个作出简单的自我介绍。

    有的很详细,居然列出了自己这家庭成员,也有的很简洁,生怕别人多知道了他什么。

    班上一共四十人,其中有三十三个男生,七个女生,比例差不多是五比一,严重的女生奇缺。

    现在的女生都贪图安逸平稳的生活,自然很少到这种明显受苦却又没前途,又很难接触年少多金的富家公子的考古专业来上学。

    不过考古班女生虽然少,但质量还是不错的。女生们个子都很高,均是穿的T恤牛仔一类的紧装,材苗条却是有力,这与她们平时都有良好的锻炼分不开的。

    除了两个面相平凡一些,其余五个也算的上是美女。并且一看就是体健康一类的。

    如果出去爬山涩水,这几个女生肯定是能PK掉其他专业的所有女生和大部分男生。

    相比于女生,考古专业的男生们在长相上来说就并不是那么的出色,但个个强力壮却是肯定的。张志感觉了一下,这班上的男女生大部分都是练有一点功夫的,至少也有一些防本领,要不然出去考古探险时是无法生存的。

    而且女生除了在考古探险时防,在这都市,甚至校园之内,也有很多色狼需要防的。

    但是吴渐飞却没在他们之中发现修真者。毕竟修真这种传说中的职业,是不容易见到的。到现在为止,除了苗缰那神仙老头外,吴渐飞也只发现两个,就是大巴上那道士,以及早上回学校在路上拦住自己的那神秘墨镜男人。

    这男女生的自我介绍中可以了解到,新生们都来自全国各地,有藏地的学生,有云滇的学生,古西域新缰,东北长白山一带……汉族,少数民族的学生都有。

    吴渐飞也很高兴,如果从这些同学的口中能知道他们各自家乡的一些外人不可知的神秘隐蔽地方,便有可能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最后一个轮到吴渐飞介绍自己。

    “大家好,我叫吴渐飞,来自蜀地长江流域的一个小县城。”吴渐飞也只作了一个简短的介绍。

    虽然吴渐飞说话很简短,却是在班上也引起一点小动。

    之前各位在作介绍时,除了那些女生站起来被别人投去了注目礼外,男生站起来却没人多看一眼。

    但报出吴渐飞这一名字后,前排几个女生突然回头道:“哇,你就是吴渐飞啊。昨天在食堂前打败了好多社团的联手进攻的就是你吧。”

    “听说你还空手一拳阻挡了一辆冲向你的豪华跑车?”另一个短发清爽的女生也惊喜地问道。

    吴渐飞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便坐了下去。

    那几个女生便小声讨论起来。“这下可好了,他这么厉害,居然是我考古班的人,那以后我们考古班组建社团出去招人就容易多了。”

    那位冷酷的学姐辅导员也对吴渐飞多看了一眼,但脸色没丝毫改变,还是用之前那种声音说道:“今天没有课,现在大家已经认识了。等一下凭你们的入学证明去后勤生活部领一适合自己的军装,明天开始参加军训吧。”

    ——————————————————

    当吴渐飞再回到宿舍门外,想起发生的事,心头又是一阵生气。

    于是他大力地推开门,随后又叫一声“不对”,便快速地退了出来。

    里面的影像让他怀疑自己走错了宿舍。里面居然摆着一个用课桌拼成的香案,香案上面摆满了拜神祭祖用的供品,有一个烤猪,鸡,鱼,水果拼盘等。

    正在吴渐飞退出门外时,突然听到那香案里边一个恭敬的声音传来。“师父,你老人家回来了。”

    吴渐飞一惊,循声望了过去。只见两个光着上,背上背着一些在学校人工湖边折叠的柳枝,规规矩矩在跪在香案后面。

    仔细一看,吴渐飞不又是哭笑不得地摇头,这两人正是他帮助了他们却反而把自己行李丢到门外的两个假道士男生,邱德军与马三千。

    “你们在做什么?”吴渐飞疑惑地问。

    “师父,你老人家原谅我们吧,我们在这里跪了很久了,我们要负荆请罪。”两人跪着用膝触地,跪行了几步,来到吴渐飞的面前。

    “我可不是你们师父,再说你们到底做错了什么哪,需要负荆请罪?”吴渐明知故问地道。

    问到这里,邱德军和马三千突然大哭起来:“都怪我们有眼无珠啊,才做出此等欺师灭祖之事,我们把你老人家的占了,还把你的被子扔了。我们对不起你啊。”

    “哎呀,别哭别跪了。快起来。”吴渐飞刚才还想着怎么收拾这两个吃了豹子胆的假道士,现在这二人闹这一出,突然又不忍心起来。

    “算了算了。这事算了吧。行李丢了我已经捡进来了。”吴渐飞说道。“我也不是你们师父,更不是老人家。说不定我比你们还小呢。”

    “不行。”马三千斩钉截铁地道:“师父不是以年龄为尊的,是以能耐为尊,你功夫那么厉害,我们就应该尊你为师。”

    吴渐飞苦笑了一下,突然想起那神秘墨镜男的话。现在与普通人相比,或许真是实力不凡高手,但在修真者之中,自己还真是幼稚院的小孩儿呢。

    “起来吧。要学功夫,以后大家交流就行,千万别叫师父。”吴渐飞说道。

    邱德军和马三千得到这话,便是大喜。忙跪下叩了三个响头,连声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师父,你看,你的我们给你铺好了。这是徒弟为你买的新单,新棉被……”邱德军和马三千从地上爬起来,把吴渐飞拉到那最好的位前,不停地讨好巴结着。

重要声明:小说《天爆之美人星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