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宿舍风波

    “我们都是有份的人,当什么黑社会?”那人被认为是黑社会一脸不高兴?

    “你们是**?”丹晓又疑惑地问,怎么看这二人也不像**啊,黑手党倒有可能。

    那人耸了耸肩,无奈地道:“我倒想做**,可爹不争气。”

    “那,那我就猜不出了。”丹晓苦笑着说道。

    “嘿嘿,告诉你吧,我们是修真门派的。”那人得意地说道。“我呢,名叫邱德军,是全真教邱处机道长的后人,这位叫马三千,是鄙人先祖同门马钰道长后人。“

    这二人正在之前在食堂门口被其他社团联合殴打,最后被吴渐飞救下的其中二人,邱德军和马三千。他们的头领徐福才是他们老乡,大二的学生。

    “啊?是吗?那我真是太崇拜你们了。邱学长,马学长,可以让我也加入门派吗?我也想通天彻地,长生不死。”丹晓惊呼道。

    “报名费五千?给得起么?”马三千一直在拔弄行李,这时候才回头插了一句。

    丹晓咂了一下嘴,不过突然想起什么,张口问道:“那你们这么厉害?怎么会挨打呢?”丹晓问完这话,马上便后悔了。这不是明显打人家脸么?

    哪知道邱德军满不在乎地说道:“这有什么?男人上没点伤还算男人么?你知道有多少人打我们么?我们五个人打对方几百个,所以这点小伤算什么?哼!”

    丹晓一惊,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那这伤不但不是耻辱,反而是天大的炫耀资本啊。不又问道:“那你们五个人还打赢几百人?”

    邱德军白了他一眼,道:“能打赢还修什么真?还不直接就是仙人了。”

    “不过虽然打不赢几百人,但我们却找到一个大靠山,从今以后真的不用怕谁了。哈哈。”马三千兴奋地说道。

    “谁是大靠山啊?”丹晓又是一惊,心想这些人本就很厉害了,还要找靠山的话,那这靠山不是更牛了。

    “喂,你知道王丽珊吗?”邱德军用双手叉着腰,子微斜,脚尖有节奏地点着地。

    “不知道。”丹晓回答道。

    “靠,你是不是男人,这么大一个美女也敢说不知道?”邱德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那她爹是谁你应该知道吧?算了,反正她爹在这蜀地是一方大员就是了。”

    “哦,我明白了,这位王丽珊的爹就是你的的靠山。”丹晓点头道。

    邱德军伸手在丹晓的头上敲了一下,骂道:“白痴,你明白过。我说的靠山是王丽珊的姐夫,不是她爹。当然如果她姐夫罩不住了,她爹也会出面。”

    丹晓被打,却不敢生气,讨好地道:“学长的思维太跳跃了,丹晓愚笨,跟不上思维。”

    邱德军对丹晓的识趣,非常满意。便夸大其词地说道:“在我们五人和那社团联合的几百人从上午打到下午,只见天昏地暗,黄沙飞扬,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最后我们五人所借天地之力,慢慢消耗,最终不敌。但我们五位道友从没退缩,就算陨落于地,也绝不皱眉。”

    “在我们危难关头,王大美人突然如仙女降临,领着她姐夫急时赶到。哈哈,她姐夫可绝对是高手,三下五除二便把那些冲上来打我们的人给摞翻了。”邱德军一嘴唾沫星子乱溅,手舞足蹈地说道。

    “哇,她姐夫这么厉害?”丹晓也眼里亮着小星星,至于王丽珊是谁他不知道,她爹在蜀地是一方大员,他也可以不知道。但是听说一个人能将几百人摞翻,他可就佩服了。“学长大人,你帮我介绍介绍,让我认识一下那位高人好吗?”

    “哼,那种大人物可不是谁都能认识的。就是我们这些有份的人,最后想要拜他为师,他都只是勉强的答应了。”邱德军为难地说道。

    “那他也是修真者么?”丹晓问道。

    “他是不是修真者,却不是知道。但凭他的功夫,相信在这世上已经少有对手了。所以拜他为师,也不会侮没我们这些修真者。”邱德军说道。他不清楚修真者和凡人高手的区别,在这里乱说。

    但丹晓却听的心花怒放,连连点头道:“哇,我丹晓这次发达了,能遇上二位能干的学长,你们又有那么大的靠山。以后就和你们混了,一定要多提拔小弟啊。”

    “没问题啊,那要看你怎么表现了。”邱德军和马三千看了看丹晓,又对望了一下,会心地笑了笑。

    然后二人开始找位,首先便是发现一个靠窗的好位,只不过被人放了行李在上面占了。

    这位确实好,光线好,风水好,坐北向南,还能看女生,马三千回头问丹晓道:“这个被谁占了。”

    “是飞哥占的。”丹晓小心翼翼地道:“他下午把行李放在这里就出来了,现在还没回来。”

    “飞哥?是谁呀?”邱德军眼睛动了一下问道:“富二代?官二代?黑手党?竹联帮?”

    丹晓实话实说道:“应该都不是,他和我一样,是小县城来的。”

    “哦,原来如此。”那马邱二人再也没有顾忌了。马三千一把把吴渐飞的行李抓起来扔到地上,然后把他自己的被子单铺在了上面,然后舒服地躺了下去。

    马三千侧从那窗口看出去,发现对面有一处忘了拉上窗帘的女生宿舍里,正有一个只穿内衣的窈窕影子走动着,不大叫这真是一个好位置。

    邱德军闻言也一下扑在那上,果然也兴奋地大叫。然后邱马二人君子协定,这一人睡一晚。

    丹晓听他俩夸张地笑着,却不敢说话。走过去把他丢下的吴渐飞的行李,放在另一张位置差一些的上。

    丹晓一边拍着行李上的尘土,一边在心里说道:“飞哥,我早都给你说了,这大城市里很多人我们惹不起,你偏要去占一个好位置,看,这把你的行李扔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爆之美人星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