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基础七阶

    吴渐飞接过钥匙,问过那处房子的地址,便开车出了校园。而王丽珊却是幸福地躺在坐位上睡了过去。在梦中,吴渐飞把她当成了竹敏,和她亲,而她却调皮地配合着……

    大妈的房子自然不是别墅,只是一幢民房而已。她丈夫在蜀都市区里做点小生意,回不来。儿子没考上蜀都大学去了外地求学。所以这家里也就没有人。

    从大妈能给他们钥匙这点来说,还真是把他们当成了亲人。不然在她心里明知道这二人**会做什么事,还让他们在她家里,那可是大大的不妥的。

    吴渐飞来自乡下,对这样的房屋设计很是熟悉,也倍感亲切,把王丽珊放在榻上后,便去厨房弄姜汤。

    “飞,别走,我怕。”王丽珊梦呓地说道。

    听到有人叫自己“飞”,在吴渐飞的错觉中就尢如竹敏回到了自己边,不呆立了一小会,然后回头,却发现只有王丽珊一个人睡在上,在苦笑地摇了摇头之后,便进了厨房。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吴渐飞就是其中一个。这些厨房用具他都用的很熟。一碗醒酒姜汤很快就做好了。可是端到前要喂王丽珊喝下去时,这小妮子却不配合,一直喊着“喂我,我要你喂我。”

    吴渐飞只好又找了一个小汤匙,但一小勺姜汤送到王丽珊的嘴边她还是不喝,一直闭着眼撒似地囔道:“不嘛,我要你用嘴喂。你以前对竹敏姐姐都是用嘴喂,哼,你不公平。”

    之前这位王丽珊住在竹敏家时,其他什么都好说话,就是每次吴渐飞与竹敏想亲的时候,她就来寻求公平了。吓的二人想要拥抱一下亲亲嘴都是必须的躲着王丽珊才行,如果让她碰见,就要吵着同她那样一下才算公平。

    因为这点吴渐飞便有点点讨厌这位城里下乡的官家女孩,但是竹敏却总是笑道:“飞,珊珊妹妹要你公平,你也就公平一下吧。”

    现在王丽珊又在寻求公平,可是让吴渐飞心里想到只是竹敏这个清丽无双,无无求的绝美女子。

    “珊珊,你又调皮了。”叹了口气,吴渐飞说完,一指点在她上,便让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小嘴,然后端着碗把姜均匀地倒进了她的嘴里,最后让她安静地睡去。

    王丽珊睡下后,吴渐飞却更加地想念竹敏了。于是他来到了庭院中,看着那屋后那在黑夜中巍峨高耸的青阳山脉,不又开始感怀神伤起来。

    片刻后,吴渐飞就强制让自己人思念中回到现实中来。无端思念,不如勤而练功。子时已到,还是练功吧,这里的环境虽然比不上苗疆,但是总比爬到学校楼顶上好很多。

    在空中飘浮着的气体叫空气,空气中也含有很多种成分,而普通人所需要的是其中的氧气。

    而对于修真者来说,除了吸收氧气外,这空气中还含有一种极微量的气体就是玄气,这玄气虽然少量,却是真正的空气精华所在,只是不是任何人都能把玄气分离出来加以利用,增强自己的体能和力量。

    吴渐飞走到院落中,在那平时用着洗衣服的大石板上盘膝坐了下来,然后吸气入体,引气进脉,领气行功。当空气在经脉中行走的时候,体一些特殊的功法开始运行,并吸收着气体中微量玄气。

    在修炼中,吴渐飞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玄功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以前每一次修炼的时间,那空气中玄气虽然微量,但是却很快能把他贮玄经脉装满,让他想多修炼一会都不行。

    必须把玄气在经脉中散掉以后才能重新修炼,而这次却多修炼一些时间,除了这里玄气含量少一些,也有了他贮玄脉扩大了一些的缘故。

    终于两个时辰过去了,吴渐飞才收功睁开眼睛。从他的眼睛里也看到了一丝的惊喜。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基础玄气已经升到第七阶了。

    在他仔细地想了想,一定是一拳打退那豪车时瞬间透支了全部玄力,所以让自己的贮玄脉也因为瞬间透支冲出时被扩大了一些,所以现在能够容纳第七阶标准的基础玄气。看来被突袭那一下反而是帮了自己。

    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由于夏天天亮的早,远处的东方天空也开始发白,但是真正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吴渐飞回到客房,发现王丽珊正睡的香,也没打扰她,但自己在客厅的一张破旧沙发上睡下了。

    ------------------------------------------------------------------------------------------

    在吴渐飞没有回校的这天晚上,在他那小宿舍里也没生了一点事。

    那没来的两人终于来了。而且这两人果真是恶人,是打架的主,直到他们走进宿舍的时候头上和手臂上还缠着纱布。看二人脸色表,神并不沮丧,好像是他们打了人,然后偶尔受了一点伤而已。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丹晓在上看了一会书,便准备睡下来,这时宿舍门突然被推开,有两个头裹沙布的人提着行李走了进来。

    丹晓慌忙从上翻起来,在头桌上摸到眼睛戴上,在看清二人的装束后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堆着笑脸问道:“二位学长是住这间吧?你们怎么才来啊。”

    “才来?我们可是来了几天了,不过我们在忙大事,哪有时间来这鬼宿舍啊。”二人回答道。

    丹晓一听是忙大事的人,更是佩服的不行。“是呀,是呀,能认识二位学长,并且能和你们一间宿舍,真是万分荣幸啊。”

    其中一个人回头看了丹晓一眼,问道:“你怎么不问问我们做什么大事?”

    丹晓一愣,突然惊喜地道:“这可以问吗?”

    “当然可以。”

    “那学长是做什么大事?”

    “你猜。”那人神秘地说道。

    “草。”丹晓心里也说了一句脏话,**说可以问,问了又叫老子猜,那还问过啊。不过他不敢把心里想的说出来。

    “二位学长打架了,我想你们一定是黑社会的大哥吧?”丹晓小心翼翼试探地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天爆之美人星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