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干柴烈火

    但泰拳社长这一急,居然让他想到一个最好的下台阶的借口。

    “这位同学,看起来你也应该是手不错的练家子吧?”泰拳社长问道。

    吴渐飞笑了笑道:“会一点点,不过本人是华夏人,只学了一些华夏功夫。比如咏拳,十二覃腿之类的。对于一些外来洋拳法不感兴趣。”

    “好,那我代表泰拳要挑战你的华夏功夫,”泰拳社长说出挑战时,头上已经冒汗,他没有任何停顿便说出下面的话:“不过不是现在,每年一度的校园功夫争霸赛就在半年后举行,我想在那擂台上面挑战你,你敢答应吗?”

    泰拳社长说出这话的意思是,先要解决当下的麻烦,又不能失去面子。对于之后的比赛,如果真遇上这小子,在经过多方面的考查之后,确实打不过,那就装病缺席就行了。

    但他这话却让他的社员以及其他社团的人不由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泰拳社长果然厉害呀,一句话就让他把现在的矛盾化解了,而且还问人家敢不敢?哈哈,真是有才。

    而王丽珊却是对他比了一下中指,小声骂道:胆小鬼,把事推到年后,谁知道事会怎么样反展呢。而吴渐飞却是点了点头,他眼下也不想惹事,便说道:“那也好,随时奉陪。”

    那几个社长就这样退走了,吴渐飞才说道:“丽珊,走吧,我们吃饭去。想不到一来学校就发生这么多事,还真的有些饿了。”

    王丽珊高兴地走过来,挽着吴渐飞的胳膊肘儿。他想挣脱,却又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便知道在这个时候强制挣脱,会让这位美丽的准校花很没面子。

    于是只好放任她,随她挽住自己了。王丽珊也在那很多女生的羡慕之下,随吴渐飞走了。

    留下一大片男女发出无奈惊异的感叹。女生们道:“这位英雄不是王丽珊的姐夫么?她怎么能这样不要脸?对得起她姐么?”而男生呢,则是羡慕吴渐飞了,哇,这哥们真强啊,姐妹通吃。”当然如果他们知道王丽珊说的姐姐就是前任校花竹敏时,那男生们更是羡慕妒忌恨了。

    在吴渐飞和王丽珊去吃了饭之后,王丽珊又吵着要尽地主之谊,硬拉着吴渐飞陪她去之前说的梦缘酒巴唱了一会歌,喝一会酒,直到十点多,才出了酒巴回宿舍。

    梦缘洒巴里进出的都是成双的侣,王丽珊就和其他女生一样,硬往吴渐飞上贴,而后者也不好过了拒绝,只得半推半就,乐得王丽珊不停地得寸进尺。

    在这种况下,吴渐飞想占更多的便宜,那是伸手可得的。所况如此一位奔放,对他又有的大美女依偎在怀里,体不断地接触。心里不乱跳那就不是男人。

    吴渐飞是正常男人,他有,但是内心的负罪感总是阻止着他。

    王丽珊已经喝醉了,吴渐飞却是稍微一点酒醉不了他,何况他还会玄功。可以把酒全到某一处隐藏或出体外,交通警察用再先进的仪器也是检查不出来的。

    吴渐飞开车把王丽珊送到了艺术系女生楼下,按规定,男生是不能上楼的,因为没有人知道你是色狼还是正人君子,何况正人君子转化成色狼那也只需要一刹那的时间。

    于是吴渐飞只好到楼道口,让那楼道大妈通知她的舍友来扶王丽珊上楼去。

    王丽珊也是才来没几天,以她那开放大方的格,每次出去有什么好吃的东西,都会给楼道大妈带上一份,因此大妈也是很喜欢这位长的高贵漂亮却没一点架子的女生。并且大妈从心里边把王丽珊当女儿看待了,虽然她知道自己只够资格做她家的清洁工。

    看到王丽珊的车被一个男生开了回来,并且扶出酒醉熏熏的王丽珊,大妈担心地跑了过来扶住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喝酒了。”

    “阿姨,珊珊今天高兴,嘻嘻,所以喝多了一些。”王丽珊也清醒了一些,不过依然是站不稳脚,一的体重都支撑在吴渐飞上。

    楼道大妈见王丽珊眯着眼睛看吴渐飞的眼神,那有不明白这小妞的心思的。女生楼是不准男生上楼的,但是现在,她以为吴渐飞是王丽珊的男朋友,而且是恋中的那种。

    并且吴渐飞上有一种乡土纯朴的气质,让同是乡下人的大妈多了一分亲切。城里高贵的王丽珊能找一个乡下男生做男友,大妈真心希望他们能够长久幸福。

    “小伙子,快把姑娘背上去吧。”楼道大妈说。

    “谢谢阿姨。”王丽珊说着醉话,却着急地往吴渐飞上爬。

    吴渐飞没有办法,他本来是很抗拒上那女生楼的,特别是那间520室,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看到竹敏的位和她遗留的东西会发生什么过激的事,他想爆发,可是又知道自己必须的忍住心才能用心练玄功。

    可是现在大妈扶不动王丽珊,他又不能放着她不管。看来也只好背着她进那间宿舍了。

    正犹豫着背着王丽珊走了几步时,突然又听大妈说道:“姑娘。”

    吴渐飞忙背着王丽珊转过。只见大妈取出一串钥匙道:“姑娘,阿姨我在青阳山脚下有一处民房,虽然条件不是很好,但厨房用具和是齐全的,要不你们到那里住一晚吧,反正你们有车,去的也快。到时小伙子弄一碗姜汤给姑娘喝,酒醒的也快些。”

    “好啊。”吴渐飞和王丽珊同时高兴地答应道。只是两人想的有一些不同,吴渐飞纯粹是没有勇气进那间竹敏住过的寝室。而王丽珊却是高兴的是,能有机会和吴渐飞独处一间屋,想想都很让人向往啊。

    在男女独处时,姐夫他会不会撕毁平时正经的伪装,把我当成姐姐给……酒醉的王丽珊酒精上脑,脸色通红,头晕脑胀,胡思乱想着。

    但不管两人是什么心思,但在大妈眼里都是一样,那就是这二人**已经等不及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爆之美人星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